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4247 2008.06.24 08:04

    “你的副手都可以替代波波,那你这个原来的族长就可以替代我了是不是?!”尽管雄雄的语调不高,但这劈面而来地质问仍像一颗炸弹在众人耳中突然爆响!非非惊闻此言心中一颤,再看他的脸上已无一丝血色就如同死人相仿!

  你道非非为何竟会吓成这个样子?那是因为在这个远古时代,无论哪个部族当中,只要有人敢于公然挑战族长,一旦失败后必将面临着种种惨绝人寰地酷刑而死。这个非非当年刚刚夺得首领之位后,对那些敢于挑战自己的对手更是从不手软,对手临死前的哀嚎让他至今难忘,所以他在听到雄雄这句话后,马上便知道如果自己一言不慎就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你让他还如何能够处变不惊!

  媚媚这里起身刚要帮助对方辩解,雄雄已经点指非非一声暴喝道:“说!”就这一嗓子吓得早已没有了魂魄的非非“扑通!”跪倒在地,口中连声说道:“非非绝没有这样的想法,否则甘愿领受族长的任何酷刑!”

  “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

  “没有最好!你给我记住今天的话,不要说波波在族中的地位无人可以撼动,就是其他头领的升降,也不是由哪个人可以随意妄言!今天我可以念在你初到本族尚不知规法饶过这次,但不会再有——下次!”

  “是。”非非知道自己的性命已经保住,这才无比狼狈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归位座上。

  雄雄转头看向仍站在那里的媚媚问道:“你有话说?”

  媚媚见非非已经无事,想到如果自己再为对方辩解反倒会弄巧成拙,于是便摇了摇头说了声:“没有。”重新坐了下来。她一边在心中暗暗回味着刚刚发生的这一幕;一边想道:非非何时会对旁人恐惧至此?料来他定是有什么事情隐瞒着自己!

  雄雄正要说话时,富富已经用一个硕大地食盘托着烤羊、弯腰从帐外钻了进来。波波为缓和帐中的气氛,便笑着对他道:“你让她们来做就行了,何须你这个统军的头领亲自动手!”说完,示意后面跟进的女兵把带来的短匕交到非、媚二人手上。

  快人快语地军军马上接过话茬笑着说道:“他每日里都要比我们吃得早,不知今天是不是良心发现才忽然伺候起我们?”

  富富一边将食盘放到地当中;一边对军军笑道:“我今天可是一心一意来悔过,你都没有看见我冻在外面为你们站了多久的岗!”说完,偷眼看了下没发话的雄雄。

  雄雄看也没有看他道:“既然我们有劳你富富头领,就赏你一个座位一起吃吧!”富富见首领终于不再对自己紧绷着脸,这才将心放宽挨着助助坐了下来。

  雄雄一边为尚未相识的三人互相作着介绍;一边拨出短匕割下烤羊身上一大块最为肥美的熟肉,而后将它塞到非非手中说道:“你接连劝服两位下属功劳不小,所以这餐最好的美食理应由你先尝!”非非听到这话慌忙起身推让,但见雄雄只是不准方才作罢!媚媚看着雄雄施展出刚柔相济地手段,不由在心里发出一声冷笑!

  众人见雄雄已经示意可以进餐,便纷纷拔出短匕在烤羊身上选择自己喜爱的地方下手。雄雄这才转向富富说道:“知道我今天为何让你在外面冻那么久吗?”

  富富听到首领当着众人提起这个令他尴尬的话题,只得在讪笑中虚应道:“我知道。那些下属每到进餐前总是嚷着饿,所以我这个当头领的人也只好替他们着想,否则征战之时又怎好让人出力不是?”

  雄雄待咽下口中的肉食后,直斥其非道:“就你的下属需要征战,别人的队伍都不需要?你可以这样做,别人明天也可以这样搞,今后族中岂不乱套!当头领的人为下属着想没有错,但是你把自己的队伍凌驾于所有同族之上,这不是为了逞一时之快而埋下对立的根苗?你今后还让其他队伍如何同你合作?所以我绝不会允许部落当中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刚刚已经吩咐过后勤队,她们今后为各队配送食物会依次轮替,并将新融入的队伍排在当天。如果我今后再听到你的人从中挑事儿,那么你这个头领也就干到头儿了!”

  媚媚见雄雄当着自己和非非斥责此人,明显有敲山震虎之意,再觑眼见那个富富脸上虽有一丝不甘心的样子却不敢出言辩解,心中不由暗自疑惑道:这个雄雄到底有什么本事竟能让所有的人都肯臣服?在没有琢磨出这个结果时,她更是不愿轻意表露内心的想法,以免搞得不好时先惹祸上身!

  正当众人因雄雄的话而让气氛冷场的时候,震震一掀帐帘从外走了进来。波波见他进来便笑着说道:“你来得正好,干脆坐下来凑个热闹!”

  震震笑着回应道:“现在恐怕所有的人都吃过了,只是你们还没吃完,我哪里还吃得下!”说完,便向雄雄打了一个问询的眼色。

  雄雄这才想起自己还没有通知他的事情,逐转向媚媚问道:“你可向属下转达过已经并入汉族的事情?”

  媚媚闷头说道:“我已经通告所有下属,并把掠获的那个哨兵也带了回来。不过因为先前并不知道两族合并的事情,所以我给他吃了不少苦头儿。”说到这里后,她稍稍顿了下方看向雄雄说道:“还希望首领不要怪罪我才好!”

  雄雄听完先扭头向震震说道:“你带人去看地形吧,然后把那些头目都带到我这里再商量下有关的细节!”震震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开,雄雄才转向媚媚说道:“你那时并不知部落归顺的事情,我怎能怪你。”

  媚媚问道:“你刚才让他去查看地形,可是准备即将开打的那一仗?”她见雄雄点了头,马上又问道:“不知我的队伍怎样安排?”

  雄雄说道:“你那里不是这次交手的主战场,所以你仍可利用原有的一切抗击敌军,直到我下达新的命令为止!”

  媚媚刚想追问时,雄雄却说道:“大家先抓紧吃,我们接下来还有一件事情要做!”众人听到他这样吩咐,只好加快把肉食填进肚子。

  少顷,一只烤羊已被众人消灭干净。雄雄先在女兵们端过来的热水盆中洗净了手,而后便喊来外面的哨兵,吩咐对方把被俘的杀手押进帐中。也是直到了这个时候,众人方才从雄雄三言两语的说明里,知道他险些被刺地事情!

  工夫不大,非非同媚媚看到一个侏儒被五花大绑地推了进来。二人一愣之下不由互相对视一眼,都不认识这个冒充族童的杀手又是何人?

  雄雄起身上前在对方身上一扯,也没见他如何用力,便将数条错综纠缠在一起的藤索尽数绷断!媚媚看着他这个轻描淡写的动作心中一震,因为她知道用油浸过的藤索异常柔韧,不是说是数条,那怕仅仅是其中一根要想如此不费吹灰之力绷断它都绝难做到!到了这个时候,她便隐约猜出非非定是在同对方交手时吃了大亏而隐瞒自己,否则以非非的性情绝对不会肯于就范!

  这时,雄雄看向那个杀手笑道:“怎么样?你我二人还需不需要动手?”

  那人听到雄雄的这样说,不由白了他一眼,而后说道:“打,我承认打不过你!但你如果妄想从我嘴里套出什么,我劝你还是别做梦了!”

  雄雄仰头笑道:“我想从你那里得到什么?我什么都不需要得到。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我想知道却不知道的事情!”

  “哼!”重重地鼻音再加上对方满脸地不屑,已经明白无误地表明他对雄雄这番话的轻蔑!

  “你不信是不是?好!我今天就给你个机会来证明此事,让你看一看自己知道的事情当中,有什么事情我不知道!”随着雄雄的话一脱口,除去波波之外,众人无不愣在当场,他们都在心中暗想:雄雄这话有点托大!

  那个杀手这时益发认定雄雄所说不过是一句狂话,为了给自己一个可以趁机奚落对方的机会,当下便翻着眼睛问道:“你知道我是谁?”

  “你叫刺刺,是攻族当中的一位头领。对吗?”

  刺刺听到这话立刻在紧张中站直了身体!他心中暗想:自己混入非族的事情,除去攻攻之外连其他同族都一概不知,眼前的这人又是如何知道自己的身份?他这般想着,马上便把这个问号抛给了雄雄!

  哪知雄雄听完只是微微一笑,说道:“你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就不要问,我也不想告诉你!”

  “那你知道我到这里干什么?”

  “为了实现攻攻的一个阴谋!”

  “阴谋?”刺刺听完不解地问道。

  雄雄自顾在帐中踱步说道:“其实,攻攻早知道放放心中的打算,所以他才故意挑动原来的那些部落互相征战,并一手促成放放吞并西面的敌族,且就此让外面的部落只剩下三个来减少他日后需要亲自动手时的麻烦!这样当不知是计放放得手后,便会实施潜入山谷的计划,而到了那个时候,你们便可以悄悄地跟在他们的后面占领山谷,不费吹灰之力便拥有这里的天险和那些充足的食物。而你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就是因为要随时摸清山谷内的一切,以便帮助自己的部落顺利进入!我说得对吗?”雄雄说到最后,目光已经定在对方的脸上一动不动!

  “你怎么会知道得这样详细!”随着刺刺发此疑问,实际上也就等于是证实了雄雄所言不假!

  雄雄听完笑道:“我说过了,你不知道的事情就不要问!”

  如果说旁人听到这番对话只是心存好奇,那么非非同媚媚听完后却是异常郁闷!二人先前无不将本部的防线视为铜墙铁壁,但是随着雄雄轻易攻破南面的险隘后,这个刺刺竟然也在神不知、鬼不觉地情况下便能潜入山谷,这对于两人先前强大地自信心来说,无疑是将最后一块遮羞布突然扯落,让他们既感到尴尬,更伴随着一种无可形容地失落!这种心理上的变化,使得非非更加相信了雄雄有关敌人即将进攻山谷的说法;而媚媚则对雄雄的未卜先知惊骇至极,这就不能不让她想到如果自己暗地里做些什么手脚后,一旦被对方发觉便会惹火烧身!

  雄雄对刺刺说道:“你在攻族当中也是一位身经百战的头领,以你的经验会知道当行动计划被对手提前知晓将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更会知道在那样地势当中,只要我想针对你们的部落下手,就不会再有一个人能够跑掉!”刺刺听完雄雄的话后,额头上已经渗出一层冷汗!

  雄雄知道自己已经击中对方要害,而后说道:“不过,我可以给你的那些同族一个机会,但至于能否把握则要看你是否配合?”

  刺刺闻听昂然说道:“攻族上下绝无忍辱偷生之辈,如果你想用我来做出背弃部落之事,我劝你还是趁早灭了这个心思!”

  雄雄听完哈哈大笑道:“你以为他会强迫你做出谋害同族的事情?”

  “那你想让我做什么?”

  “在战役结束之前,一步不离地跟在我的身边。这样你既可以知道我的所有部署,又不会去为同族通风报信来促使我改变计划!不过我要警告你不要试图跑掉,否则不仅你会死在这座山谷,我也再不会放过你的同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