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2599 2006.01.07 15:00

    

  此前,在波波单人独枪准备拼杀敌军时,洪洪才首次看到她的容貌!在惊艳世间有如此绝色的同时,更震惊于对方竟有独力对抗洪族的胆量!看着眼前不曾想见的一幕,心里不由对这个既美貌又有胆识的女人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愫!

  在从未遭败绩的洪洪眼里,只有纵横无敌的自己才配拥有这样的奇女子!而雄雄不过是一个让自己撵得到处跑的手下败将,他怎么可以拥有这样的女人?他怎么能够zhan有这样的女人!这个想法让他忿忿不平起来。待看到波波与雄雄的队伍分开后,在权衡是追击雄雄,还是先得到这个女人时,这种潜意识便驱使着他作出了这种选择!

  此刻,看到对方只有十余骑人马在向前奔逃,洪洪哪里会将他们放在自己心上?自认为必是手到擒来!便高声叫道:给我活捉前面的女人!到了此时,那个小头目才明白洪洪真正的用意!心里不禁暗暗叹息:为了一个女人竟然放弃剿灭对手的绝佳时机,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

  洪洪的话也清晰无比地传入波波耳中,一种被辱的感觉愤然而生!心里恨恨地想道:想得到我?简直是做梦!不由回头冲风风说道:“如果我在拼杀中一旦有落入敌手,你就出手杀掉我。”

  风风听到她的话,平静地说道:“我不会让你死在我的前面!”

  波波听完粲然一笑,轻描淡写地说道:“也好,我自己解决。”

  风风见波波在这紧要关头,还能笑得出来!心里暗叹:自己能为了这样一个女人去死,也算是今生无憾!

  如果说当初他冒死去救波波是为了证明给雄雄看:自己是一个值得信任的男人!那么此刻,他已是心甘情愿去为波波战死沙场!在这个时候,他的心里早已忘记了自己和雄雄的约定,而只将自己看作一个男人,是在保护一个他所倾慕的女人。

  在倾盆的大雨里,二人都感到身下的座骑在泥泞中奔跑更加吃力起来!风风回头看去,敌人在自己的队伍身后已经只有几矛远的距离,接连的几柄飞斧又将两个族人砍落马下!不由回手向马屁股上拍上一掌,催它跑得快些。

  波波朝并骑的一个手下喊道:“你先走!赶到黑松林去迎上山山,通知他撤出战场。”那人听后,不再答话,单人一骑催马前行,在不远处转了一个弯就不见了踪影。

  这时,风风听到身后又不断有族人中斧后摔下马来,他没有再回头去看,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尽快护着波波远离敌人!

  波波在派人去给山山送出信后,心里的一块石头仿佛落了地!听到耳边传来族人惨死前凄厉的叫声,知道这些同族都是在为了保护自己才死去!在强敌面前不曾有过一丝惧意的她,此刻已经落下了泪。她攥紧手中的矛枪,回头对风风说道:“调转马头,迎敌!”

  风风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问道:“你说什么?”

  “我让你调转马头,我们杀回去!”

  风风这次确信自己没有听错!说道:“不行,我不能让你去送死!”

  波波说道:“难道你就让我看着自己的族人为了我白白送死?”

  风风说道:“他们都是你的属下,保护自己的头领是应该的!”

  波波大声地说道:“我不知道什么属下,我只知道他们和我都是同族兄弟!要死我们就战死在一起!我命令你!调转马头!回去!”

  风风避开了波波瞪视着自己的眼睛,低声说道:“除了这个命令,我都可以听你的!只是不能回去!”

  波波见风风不肯听命,喝道:“你如果再不回去,我就自己跳下去!”风风仍旧没有吱声,但是他已经暗地里小心戒备,锁在波波身体两侧的双臂悄悄加力,防止波波真的跳下马去。

  波波看见风风毫不理会自己的话,挣扎着就要往下跳!风风双臂用力将她紧紧地压伏在自己和马颈之间。这个动作使得他后背上的伤口立刻就撕开寸许,痛得他一裂嘴!险些在马上坐立不稳。

  波波趁着风风身体略一晃动的瞬间,拼尽全力向右一挣,身体就歪到了一侧,如不是风风早有防范就已经落到马下。

  此刻,二人胯下的座骑正奔至山道的转弯处,风风看到波波身体所在的一侧下面就是悬崖,立刻惊出一身冷汗!生怕她掉下去,只能用自己的右臂尽力擎住她的身体,口里急切地喊道:“小心悬崖!”

  波波回头一看,也发现二人所处的危险境地!她可不想因为自己拖累着风风一起摔落崖下,立刻用手紧紧地搬住马背,配合着风风稳住了自己的身体。

  就在这时,二人左侧的山体因连日的大雨突然滑坡,大量的泥沙夹裹着石块迅速向下倾泻而来!风风看到来势凶猛的泥流,暗叫一声:完了!知道两人实难躲过此劫!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胯下的座骑在这生死关头激发出内在潜力,拼命地猛力向前一冲,一股激劲在瞬间竟然生生窜出了两、三个马位,使他们落在了泥石流的边缘之上。他们虽然躲过了势头正猛的峰头,但是马的后腿却被急流打得立刻一歪,横在了路的中间。

  风风看到波波身体的一侧已经不在是悬崖,而身下的马匹却在向悬崖边上慢慢滑去,连忙松开手,抱着她的身体一起向外侧滚去。他后背的两柄斧头在一侧先着地时纷纷落下,但是有一支在挫动中带下了一大块肉,钻心的疼痛让风风这硬汉子也忍不住“啊!”地叫出声来!

  波波抬头一看,自己的族人和敌人前面的追兵因正处在泥流的峰头上,他们随着人影一闪就被冲下崖去,吓得后面的敌人忙不迭地倒退,但是与正向前赶来的人撞到了一起,队伍马上就乱作一团,又有几人在手忙脚乱中还是掉了下去。

  突然听到一声嘶鸣!扭头一见自己的马儿倒在泥沙里挣扎着,随时也有坠落的危险!只见它的眼睛绝望地看着自己,一声声地嘶鸣仿佛在惊恐中向主人求救。波波怎忍心让它救了二人性命后摔死?这时也不知哪里来的一股激劲,立刻跃起向前一扑,伸手够到了栓马的藤索,奋力向回拉来。

  她与马儿虽然处在泥流的边缘,但是只是向下冲击的力量有所减缓。此刻,她要将比自己还处于靠向中心位置的座骑拉上来,无疑是在加大了自己的风险!马的重量加上泥流的冲力立刻就带倒她向着悬崖方向滑去。

  风风一见,再也顾不得身上的巨痛,扑上一把抓住了她的脚踝,口里急切地喊道:“放手!不然你就会和它一起摔下去!”

  波波没有撒手,口里回应道:“它救了我们的命!我不能丢下它!”风风一听,又是气;又是好笑。心想:它只是一个畜生!你对它也要讲什么信义!但是因波波身处险地,所以他心中想是想,手里可不敢有丝毫怠慢,还是奋力往回拉去。

  这时,随泥沙而下的一块齐腰高的岩石,突然在半路里受挫后转向,猛然向二人身前滚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