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伤心醉别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念旧人

伤心醉别离 凌晨三点· 3707 2020.02.17 16:42

  “请问,你是林凯嘛,下楼取包裹。“一大早便被电话吵醒,虽然不情愿,却还是逼着自己起床,下楼,拿了一个沉重的快递,心里想着,这人是谁呀,好熟悉的地址。

  把包裹放在一边,先来罐清爽小啤酒精神一下,然后点了根烟,看着那个似是熟悉的地址,拆开包裹。

  一件上衣,几本旧笔记,还有一张照片,和一封信,看着这些东西,久久尘封的记忆,再次被打开。

  十年前,一所高校,从高中一年级横空出来十个人,从一年级,一直打到三年级,从本校,到外校,十人就好似惊鸿划过,一路走过,只留下了一些神话,如日中天,总会遇到一些人的觊觎,社会上的一个帮派,横街断刃,拦截这十人中的其中一个,一阵厮杀过后,街上只留下了一滩血迹,和一个倒在血泊的人。

  日落之后,街上站着九个,满是眼泪的男人,一个身材清瘦的男子跪在地上,只说了一句:安葬了吧。

  说完便转身离去,回到家中,思考着最近发生的所有,大口的抽了几口烟,试图用烟来麻醉自己。脑袋飞速的旋转,想着应对之法。沉沉的睡去。

  头七,没有亲人,只有九身黑衣。抬棺上路,路上的行人纷纷避让,看着这九个年轻人,想着: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压迫感悠然而来。

  路边的一个茶馆,门前摆着一口棺材,九身黑衣,九柄长刀,冲进茶馆,这个就是清瘦男子想出来的解决办法,也是送逝去男子的礼物,屋内刀光肆意,血气冲天。嘶吼呐喊,屋外的人听着屋内的的撕心喊叫,无人敢去上前。半小时,九个年轻人互相搀扶走出了茶馆,这个下午没有那些条框束缚,只有江湖道义,和兄弟之情。继续抬棺,走向城北墓地。下馆,立碑,没有拖拉,跟在身后的一些看客,看着这些年轻人做的毫无违和感,天空也弥漫开来沉重的气息,忽然下起毛毛细雨,很快,地面变得泥泞,九人跪在坟前,纸钱已经不能在烧了,都被雨打湿了,但是过了一刻钟,路边的人搭起了一个雨棚,还有人买来一堆纸钱,九人看到做这一切的几个人,冲着他们离去的方向,重重地磕了几个头,路边地人在想:这是什么样地感情,能让这群有着远大前程地年轻人如此疯狂。

  “神鬼莫问路,乱古今长存。”九人齐声呐喊。盖过雨声,压过雷鸣。十只大碗,和很多的烈酒,这些也是路人准备地。为首地清秀男子站起身,诡异邪气肆意开散,“兄弟,今世不能为你颠覆所有,只愿你我来世血染长街,,这酒,看我的。”说完,仰头,大口的喝着,有酒,夹着泪水,酒烈,伤心,其余的人见状,也起身,仰头喝着泪酒。此时寂寞如歌,声声似血,路边有血性的,鼓着勇气,看了看旁边的警车,还是直直地加入了进去。

  有一个人,便会有第二人,越来越多。清秀的男子转头看了看,对着墓碑说道:兄弟,等我们归来,为你披上锦衣,带你归乡。

  “时间不多了,兄弟们,上路!”

  “上路!”

  “上路!”

  “上路!”

  “……”

  九人怒吼,感动着那些身后的热血青年。九人没有回头,怕这一次回头便是永久,留个念想吧。九人钻进了警车,站的远远的一个中年人看到这个之后,便长出了一口气。

  这九人,来历不祥,只留下了一些传说。

  林凯收了心绪,不再去想那些不愿回忆的往事。打开书信:林子哥,我们在这里很好,每天都过得很充实,十年了,哥,你还好嘛?我们好想你,可是每天都在执行任务,不能回去看你,去看小刘旭,真的好想你们。前段时间我们又得奖励了。嘿嘿……哥,知道嘛?我们……写了很多得琐事。看到如此,眼泪再也忍不住了。知道看到最后一句,哭声在也不能忍住了。

  “王啸逝世于3月中旬,杨硕负伤,再也不能参加战斗。哥,你什么时候来接我们?”

  三月嘛?现在已是六月,早已泪流满面得林凯只有在没人得情况下才会如此脆弱,就像当年那样,如果当时强势一点,在硬气一分,或许兄弟们就不会走得走,伤得伤了。暗恼着自己的无能,包裹寄出的日期是王啸走的那天,过了这么久嘛?他们寄这个包裹,估计也会付出很大的代价吧,你们真傻,当年的事,怎能忘却,只是我不敢想起。我们十人如果当初不那么的锋芒毕露,不那么的嚣张跋扈,所有的事,便不会发生,都是我欠你们的,揉搓着那张快要泛黄的老照片,十个人,是那么的稚嫩,那么的青涩,那么的意气奋发,可是……

  哭累了,心碎了,林凯沉沉地睡在地板上,屋里凌乱着一堆堆酒瓶,烟蒂。屋内早已经被酒气和烟气充蚀。手中依然攥着那张照片,梦中地林凯彷佛又回到了十年前。嘴角泛着微笑,一会儿又哭,梦回当年。

  醒来时,已是傍晚,拿起手机看了一眼,都是大笨和王水儿打来的,多半是一些什么时候过来之类的话,心情低落,不想去理会这些。不愿意提起自己的过去,也不愿去回想,改了名字,换了城市,也变了性格,却不曾想,命运之轮又再次回转,这两天,遇到了一个人,想起了一些事,本以为这些对于现在的自己早已远去,没想到,原来这些都始终存在,只是被自己刻意的压在心底。

  十年前,血染青春。

  五年前,无意遇见。

  十年后,兄弟不再。

  五年后,再次相见。

  摸了摸身上的老伤,看着镜中的人,满眼血丝,脸色苍白的可怕,凌乱的发丝如同杂草般,突然啪啪啪地,自己扇了自己几巴掌,让自己清醒过了,已经答应过一个人,不去念,不回忆。随波逐流。不想让这些陈年旧事重提,不想让那些苍白岁月再忆。

  最后一次再念吧,不是我绝情,只怪我们的力量太过弱小,如今的我们,天各一方,只愿你们出入平安,事事顺利。倘若真有那天,你我兄弟定会聚首,把酒言欢,只畅未来,不念过往。

  家里的客厅,放着一个无字灵牌,在香炉里插了三根香烟,灵牌上没有字,只有刀子划过的裂痕,如今又要在添一道了…把照片卷起,放在灵牌的背后,旧笔记就不看了,想来也是一些任务和他们生活的点滴,既然能寄出来,也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想着把这些书信收起来的时候,忽然,信的背面,一行字,醒目刺骨:孩子,别逃了,有时间回来看看我吧。眼中的泪水再一次无力的滑落:对不起,怪我当年心气太高,给你惹了太多的麻烦。

  入夜,又下起了雨,雨点肆意的拍打在窗户上,站在窗边,望着外面的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的生活似乎跟自己没有关系,一个永远活在梦里的人,他是不快乐的,一个不敢去面对过去的人,他是脆弱不堪的,一个不想去拥抱未来的人,他是懦弱可怜的。划过几道闪电,玻璃上也映出了此时的容颜。如果说吸血鬼存在世间的话,此刻的自己便是…外面的雨倾盆而下,屋内的人憔悴不堪,生活还要继续。

  简单的吃了一口饭,暂时抛开沉重的杂念,打开电脑,好几封邮件,不打开,都知道,肯定是老板发来的催命符,工作一直持续到半夜,被一阵电话铃声打断,都这么晚了,谁来的电话呢,陌生的号码,这个时间应该不会有推销或者诈骗电话了呀,想了想直接挂掉了,刚放下手机,电话又响了。还是这个号码,烦人,挂掉。“嗡嗡嗡”,这次是一条短信:大笨蛋,赶紧接电话…再不接电话,我把你家门给拆了。看着这个莫名的短信,心里想着,您是何许人也呀,这个大笨蛋的词语应该不适合我的呀。还没想出是谁,电话又再次响起:大笨蛋,你挂我两次电话…

  电话的一头传来的是一个女声,声音略显生气,却很好听,努力的回想,我应该不认识女孩的呀,除了单位上的几个同事,但是从来没有说过话呀,更别提得罪了。小心翼翼地回了一句您是哪位?那个人的声音再次提了一个声调:林凯,你是猪,大笨蛋…,忽然从电话里听到了一声咳嗽声,好像是大笨,看了看时间,这时候,早就已经关门了,不应该有吃饭的人了。“凯哥,快来救我,带着钱,别报警,要不然,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确定了是大笨的声音,听到他如此,心里猛然一惊,急忙穿衣服,朝着楼下跑去。电话里时不时的传来几声大笑,听的我心烦意乱:你到底是谁。

  “你来了就知道了呀,听你朋友的话,可别报警哟…嘿嘿嘿…”

  我的住处离大笨的小饭馆隔着七八条街的样子,雨天的半夜,出租车也早早的收工,只能用跑的。电话那头早已经挂断,用尽全身的力气,冲向大笨的小饭馆,大约十多分钟的样子,我已经能看到大笨的小饭馆了,大门紧闭,屋内的灯还是亮的,屋内时不时的传出几声笑声,什么情况…刚要抬脚踹门,听到大笨的一句话顿时怒气冲天:美女,你到底跟凯哥是什么关系?该说了吧,我都已经配合你了。

  “李大笨…”说完,一脚把房门踹开…屋里就俩人,一个扎马尾的女人,和抱着酒瓶子傻乐的李大笨,“凯哥,你来啦,快快快,陪她喝酒,我是喝不动了,她说了,今晚喝多少酒,都算她的。”显然,大笨已经喝傻了。虽然财迷的他,但是却也有自己的原则。看到大笨安然无恙之后,又转头看向那个扎马尾的人。

  “你没完了?这种玩笑也能随便开嘛?”

  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天救得人,吴悦。

  吴悦那张被酒气微醺的红扑扑小脸蛋,笑着说道:谁让你不接我电话的,活该…

  我说大姐,您有啥事,直接说。

  吴悦满脸不快的说道:你怎么老是凶我,以前是,现在也是,你知不知道…本来想着乘着酒意说出压在自己心底的秘密,却还是没有说出口。

  本来心情不好,在加上这么一出,早已不耐烦地我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还是压了压性子,说道:我什么也不想知道,以前的事我早忘了,现在只是现在。我也跟你说了我的名字了,还是希望别打扰了。好吗?吴悦听到这句话,再也不做声,狠狠地看了我一眼。转身离去,只在门外留了一句话:大笨蛋,你跑不掉的。

  如果说,斩断过去,是无情。那么这个人还值得去留念?

  如果说,活在当下,是现实,那么这个人还值得去拥抱?

  如果说,未来可期,是美好,那么这个人还值得去拥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