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长夜无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生死一线,一线生死

长夜无仙 樨山 3222 2021.06.11 12:04

  陈道回过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这声音他听起来不仅觉得有点熟悉,只是一时半会实在是在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你不怕师父发现此事吗!”那熟悉的声音质问道。

  “哼,师父?……”后面的声音便低了下来,陈道也是没有听清楚。他本能的站起身来,他来玄阴观半个月时间,基本都是在劈柴砍柴,怎么会有熟悉的声音?他心里顿时大概有了个猜测,他小心翼翼地摸了过去。

  竹林深处一个身影浑身散发这黑气看不太清楚身形,只能大致判断出是个男性。在他身前,一个黄袍男子正瘫靠在一颗毛竹上,看起来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之力。

  “居然是外门弟子?”陈道看着那倒在竹子上的男子身上的制式黄袍瞬间认了出来。“袁师兄,我才刚刚入门半月,也从未得罪过你,你为何非要置我于死地!”那瘫倒的男子显然愤怒不已,用尽力量问道,只是此时的他显然已经浑身乏力,声音也实在大不到哪去。但是由于距离的靠近,陈道还是听出了这声音的主人是谁。再加上背影的判断,他已然走了七八分肯定,此人正式半月前第一梯队里的唯一一个凡人:孙勇。

  这一发现不禁让陈道顿时感慨良多,半月前两拨人分别,如今看来孙勇依然被收为外门弟子,两人的地位也是天差地别起来,毕竟陈道半个月都在努力劳作,而人家却是师傅带着,每日修炼。可是,又有谁能想到,堂堂玄阴观这么大个宗门,现如今竟然出现,半夜三更同门相残的事情出来。

  修仙!修仙!就修出个这么个东西出来。陈道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但是此时可不是发笑的时候,孙勇此刻正是危在旦夕,陈道实在是有些不能见死不救。只是,他又能做什么呢?对方怎么说也是个黄袍弟子,他能与其制衡?

  “你就不怕师傅发现此事吗……”孙勇已然开始气短,他问着他口中的袁师兄,企图让他知道这件事被发现的严重后果,以能救自己一命。只是很明显,他这个袁师兄比他想的要精明也思维周密的多。那黑气中传出一阵冷笑:“我的好师弟,这我怎么会没有想到呢?只是,你中的不是别的毒药,只是这普通的番木鳖,这种草药山上哪里找不到,又有谁知道是我找来的呢?而且,我和你来到此地我也吃了这隐踪丹,就算是师父明日探查也是只能察觉到你一人气息。又与这几来速来和你关系最好的我何干?”那黑影还在那看着孙勇,看来他是打算一直等到孙勇断气才会罢休了。

  陈道明白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这番木鳖,别名马钱子,虽说不那种至烈的毒药,最初只会头晕、呼吸加重、肌肉抽筋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就会演变为:吞咽困难、胸部胀闷。继而发生典型的惊厥症状,最后窒息而死。而这袁师兄明显也是知道这药的毒性,他就是要等着孙勇窒息而亡才肯罢休。

  陈道一边心里暗暗计算着时间,一边也在思考着怎么救出孙勇。他绞尽脑汁也是没有想出什么太好的办法,但是此时已经是人命危在旦夕之际,陈道也来不及再多想。偷偷跑到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坡哦,拾起地上的干草和堆沉的落叶,手中开始掐诀,这是先前在杂物处领的宗门规矩的那本书后面几页里记载的一些小法术之一:火球术。他努力沉下心来,回想着书中的细节,引动灵力汇聚在指尖。试了多次无果之后,终于在指尖唤出了一团火苗,他将这些干草引燃然后堆积起来,很快火势便越烧越大,开始顺着地上的落叶和竹子向远处以及高处蔓延。

  他故意跑的远远地开始大声喊道:“着火啦!着火啦!”他喊了一会,感觉各院子里已经有人注意到了此处,立刻狂奔向刚刚孙勇所在的位置。靠近那里时,他又放慢了步子,观望了一会确定那个袁师兄已经不在了。就立刻跑了过去,孙勇此时已经昏倒的地上,呼吸已然变得十分微弱。他赶忙拉起孙勇,直接将他背在自己的身上。这时孙勇似乎也醒了过来,他迷糊地问道:“你是谁?”

  陈道灵力直接凝聚在两条腿上,快速跑了起来。他头也没回地答道:“陈道。”他也不管孙勇是不是还记得他,因为在他看来和一条人命相比已然不重要。此时,那个沈记里的“陈郎”好像又回来了。那个把病人的时间视为生命的陈道又回来了,可是,有些人,却永远回不来了。

  陈道恨不得三步并作两步走,大概一盏茶的功夫他终于赶回了记名弟子的院子。这里距离竹林有些距离,所以那里失火的事,他们并不知道,而且大家每日工作的都很疲惫。此时基本上睡着了,陈道犹豫了一会,径直奔向了柴房。他将孙勇的衣服解开平放在地上,一转身又立刻马不停蹄地冲了出去。

  他接着月光一头扎进后院的林子里,埋头不知道找些什么。终于,他一把抓住了一个藤状植物,一把拉了下了,手都被梭破了也全然不知。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沈老附身了一样,此刻心里只有病人再无其他。他又在地上拔起一种草药,然后就冲了出去,跑到了厨房。找了几样食材,然后立刻生火支起锅来。如果此时有人细细地听着还能听见他嘴里念叨着:“番木鳖,味苦,寒有大毒。需以甘草、绿豆、防风、铭藤、青黛、生姜入瓮以水煎服。”他添着木柴将火候掌控到最大,很快就进锅里的水烧的滚滚起来。他来不及擦干净额头上的大汗,又是跑到锅前,乘出一碗药来,碗外壁上的温度将他的手烫的通红,他也只能忍着痛先不去管,然后又将碗放在凉水上进行降温。

  他暗暗的计算着时间,然后才算是有些舒了口气。他知道,只要有了这碗药,孙勇的命暂时应该也是保下来了。他时不时的去试着碗的温度,等到温度正好适合服用的时候,立刻将碗捧去柴房。他蹲下身来,捏开孙勇的嘴巴。将汤药一丝丝地,小心翼翼地灌了进去。然后他又帮孙勇按压了几下胸腔,他将耳朵贴了上去,听到那慢慢变得有力的心跳声才终于站起身,一屁股坐倒在柴堆上。

  他瘫倒在那白日劈出来的木柴上,

  看着地上的孙勇,黄色的道袍掩盖着他身上的肌肉,可是再健壮的身体在小人的毒药下也不过是不堪一击罢了。他又不禁想起了沈老,如果不是沈老教他的对待各种毒药的方法,他又怎么能刚刚如此顺畅的解决?如果说老祖是他的救命恩人,那么沈老就是他的再生父母,沈老总是一脸和蔼地看着他,他失落犯错时,沈老也只是会拍拍他的肩膀,从无责备。可是,就这样一个一辈子救人无数的大好人,又落了个什么结局呢?

  那一团团血雾此时好像又弥散在陈道的眼前一般,他终于没有哭出来,只是那种悲哀和无助确实任由他怎么阻拦也是阻拦不下去的。

  陈道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只是他在梦里好像又做了一个梦,还是那么白发老人,只是这一次,陈道又觉得这个白发老者好像是沈老。他同样拉着他的手,慢慢向前走着,渐渐的又是只剩下了一个人,也不知道是谁在路上走丢了……

  第二日,陈道只觉得自己还在梦里找着方向。突然一声巨响将他好像震的魂飞魄散一般,然后就是一道亮光直接扎进他的梦里把他刺醒。他睁开眼睛,只看柴房的门不知道怎么回事已经被拦腰折断的倒在他不远处。一个青衣男子站在门口,配合着那从门口大量涌入的阳光,直刺的陈道只能眯着眼睛。他只觉得眼前一晃,那个青衣就一下子来到孙勇的身边。他打量起这个青衣来,大概只有四十多岁的年纪,眉宇之间除了有一股凌厉之意外,甚至还有一股肃杀之气。

  这时门口渐渐地又多了些人出来,为首的就是那个邹师兄,他没有关心柴房的门被踢碎。而是一眼看到了陈道,他直接就大怒道:“好啊你陈道,你现在胆子是肥了啊,这外门弟子也是你这种腌臜泼皮能动的?来人,直接拖出去乱棍打一顿,剥了他身上的道袍,逐出这间院子!”

  见邹子名居然不由分说地就给他定了这么大一个帽子,陈道也是正准备还口。趋势听到旁边的青衣喝道:“都给我住嘴!”此人虽说声音不大,但是一句喝声就让陈道等人胸口一闷。顿时不敢再多说些什么。后面陆续赶来的弟子都是一瞬间噤声,此时感觉留下也不是走也不是。

  青衣蹲下身子,手指在孙勇的胸口连点几下,输出一股股灵力。不一会,孙勇就睁开了眼睛,他看着青衣用微弱的声音喊了一声:“师父。”

  “嗯。”见孙勇醒来,青衣那一直紧锁的眉头也算是终于松了开来。“你怎么中毒了?又怎么会来这里?”他简明扼要地问道。

  陈道的心也是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他也不知道孙勇有没有记得昨晚是他将他背了过来。要知道,此刻孙勇的回答可是直接关乎着他的命运。

  “我自己不小心吃错了东西中毒的,是陈道救了我。”他看向陈道,却是不知道怎么地隐瞒了昨晚一开始发生的事。

举报

作者感言

樨山

樨山

新的一天,要过端午小长假啦,提前祝大家放假快乐!端午安康!

2021-06-11 12:0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