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疾速三十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球迷们的惩罚

疾速三十秒 陷井 3404 2020.03.30 21:00

  为了保证球员们比赛时有充沛的体力,往往比赛的前一天,球队都不会加强训练,而是选择去放假,法士利自然也不会例外。

  临近傍晚时,整个三楼的球员宿舍里,除了龙飞外已经空无一人。

  已经加训完的龙飞,正百无聊赖时突然想起,自己在上一世时,除了日常刻苦训练外,就会去附近的酒吧里喝上一杯,他会感受一下那里面轻松浪费的气氛。

  龙飞所说的酒吧是那种轻酒吧,不是那种夜生活混乱、乌烟瘴气的地方。

  而是一间能够让你听着让灵魂舒畅的轻音乐,浅酌一杯淡淡的鸡尾酒水,然后出神地透过明净的橱窗,呆望着街道外面的夜空。

  因为在那里他可以不用想足球场上的一切,在酒精的麻醉下完全可以放飞心灵。

  想想那时的感觉,就让现在的龙飞有种想立刻出去的冲动。

  来了英伦这段时间里,他还真没有出去旅游过一次。

  在岛上那个充满浪漫风情的小镇上,苍柏密布,吹着悠然舒适的海风,闻着带着些许腥甜与香草的气息。

  观看着途中曾见到的圣.马格努斯大教堂,这个拥有一百多年历史庞然而又神秘之物。

  可是现在已经是傍晚,显然不是去欣赏教堂的最佳时间。

  那么唯一还让他挂念于心的,就是当地风格独特的西式酒吧,品尝一杯美酒,听着西方人的侃侃而谈,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可是他囊中羞涩,这月的工资总额1600磅,换算成华币已经高达万余元,都已经让龙飞预先借支后,全额汇给了李强。

  除了疾速系统中又自动增加了15%的经验值外,离升到下一级还是遥遥无期。

  这次有了想去酒吧的念头。只是因为他之前曾听队友私下说过,法士利的球员可以免费在酒吧里喝酒,无论多少一概免费。

  这是小镇的酒吧商人们,对自己球队升到乙级联赛后的一种奖励。

  只不过曾听汉那说过,他们之前去过几次后就不敢再去,因为接连后面六场比赛他们都没有赢过球,球迷们这时总是会找他们的麻烦。

  开始时一些相对文明的球迷,只是在酒吧里数落他们不够努力,他们还能够忍受,大不了左耳听完右耳冒,谁也没有当回事。

  接下来,他们的酒里被人偷偷倒入了尿,最后一些强壮蛮横的球迷,看到他们来胡混喝酒而不是去训练,甚至挥舞着拳头要暴揍他们。

  球迷们甚至还组织一个巡查队伍,每天夜晚都会挨个酒吧里乱窜。

  他们一旦发现有法士利的球员出现,就会将酒毫不客气地倒在他们的头上,然后将球员胖揍一顿扔出酒吧。

  虽然球员们每次都只是受皮肉之苦,不会让他们真正伤筋动骨而影响到比赛。

  但是变本加厉的球迷们,却锲而不舍地坚持监督起他们。

  弄得这些爱酒的家伙们,天天鼻青脸肿地在训练场上出现,让其他队友们嘲讽不断。

  长期下来搞得他们现在个个都成了杯弓蛇影,心里产生了严重地创伤。

  球员们有时在自家里喝酒时,都生怕那些巡查队伍们一头闯进来。然后不由分说地挥拳相向。

  他们身处岛屿之中,除了小镇无处可去。想要出去喝酒不被发现,还不能像其他球队的队员,那样大不了驱车到其它城市来个一醉方休。

  可是现在,哪怕是这种短暂的放假时间,他们想喝酒最安全的方式就是待在家里,紧锁房门。

  然后在夜晚的家中,端着一杯充满香味的美酒,透过玻璃窗外,看着街上灯火辉煌的酒吧,心中的愁苦难奈。

  每个球员们的心里都很清楚,这是球迷们对他们的变相监管,也是一种残酷的鼓励方式,是想让他们把每一分的精力都用到球场上。

  球迷们不想让酒色淘空了他们的身子,让本来就上不了台面的球技在踢得一团乱遭。

  后来这种惩罚,已连延伸到马维度教练和俱乐部经理身上,球迷们认为养不教,父之过!球队的成绩不好,更多的责任在于管理者和教练。

  有一次球员们亲眼看见,马维度教练深夜喝完酒后,回来时那满是淤青的狼狈面孔,还有那一身灰尘扑扑被撕烂的脏衣服。

  不过龙飞却是一个全新面孔,最起码现在对小镇上的球迷们是完全陌生的存在。

  他只要在酒吧里别时间待得过晚,在偷偷带上一枚队上的球员盾章,就是印在球衣上那种金色盾牌的徽章样式,用来付账即可。

  这种神不知鬼不觉地去喝酒,还带着些许危险感的冒险行动,想一想都让龙飞心里刺激不已。

  他从法士利俱乐部出发,在拐过两条僻静的小路,就会来到镇中心。

  这时他远远地会看到,月光下披着诡秘色彩的大教堂,正在夜空下散发出古老沧桑的气息。

  教堂外的四周,散布着十几家具有古典特色的酒吧,此时正是灯光酒色,红绿相映,令人目眩神迷。

  这里是男人们忙碌一天后聚集聊天的地方,凭着上世数十年的泡吧经验,龙飞很快从外观上,找到一家认为适合自己的轻酒吧。

  他安抚着此时激动地内心,望着闪烁不停地霓虹灯牌,深深吸进一口气,满怀期望下,用双手推开那木质包铁的厚重大门而入。

  顿时,室内一股浓重带着混杂的异味扑面而来,接着他便有股缺氧般的窒息感觉。

  这股刺鼻的味道里面,混杂着鱼腥味、汗臭味、雪茄味、烈酒味,构成了一种化学反应,让门里门外的空气流,形成格外鲜明的对比。

  这已经完全违背了他上世泡吧的意图,在如此巨大反差下,龙飞心里不满地嘀咕着:“都说人不可貌相,这酒吧也不可貌相!”

  此时酒吧里的人很多,里面的空间很宽敞,喝酒的人们都各自在角落里大声聊着天。

  身穿咖啡色服饰的年轻女子在酒桌前来回穿梭着,他们用锃亮的盘子,托着着硕大的酒瓶四处给需要的客人倒酒,这时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到来。

  新的酒吧环境,让有些不太适应的龙飞,眉头硬是挤成了疙瘩,他眯缝着双眼,在有些昏暗的灯光下,看着屋里正喝酒聊天的人们。

  感受这乌烟瘴气的环境,跟记忆中相差过多。龙飞踟躇了一下,没有转身离去,而是缓步走向了酒吧柜台。

  因为这里只一个年约五旬略显精壮的英国人,在独自喝着闷酒。岁月的印痕不光刻划他的脸,也铸就了他臃肿的身材。

  龙飞绕过他走到柜台前,抬腿做在高脚凳子上,熟练地向酒吧老板点了一大杯啤酒,慢慢品尝了起来。

  已过不惑之年的老板,很少看到东方的客人,不觉间多看了龙飞几眼,感觉有些失礼后冲他善意地笑了笑,然后冲着一旁喝酒的阿特立看去。

  有些老迈的渔民阿特立,是法士利最忠实的球迷,从年轻时起就是球队的拥趸。可以说他品尝了一个球迷对球队所有的辛酸苦辣。

  他独自一个人在柜台上,已经喝了很长时间的闷酒。手中的这杯烈酒这已经是他的第十一杯。

  他那双惺忪迷离的双眼,布满着道道红色的血丝,有力的双手青筋凸显,紧紧地攥着手中的酒杯,醉意下小声嘀咕着含糊不清的话语。

  法士利队是他从丙级业余队开始,看着一天天长大的,更像是他的孩子。

  可是自家孩子不听话他可以揍,法士利队却不行,虽然对其有些恨铁不成钢,多少次都想亲手胖揍这些不努力的家伙们。

  可是内心总是不舍得,就像面对自己亲生孩子一样,总是下不去手。

  早知道他还不如象狂战士塞利那样,加入到球迷巡查组中,在夜晚下,一天天还能追着那些不上劲的球员打得不亦乐乎。

  这个新赛季以来,渔民阿特立已经经历过太多次失望,可是他内心里,却依然对法士利队能够取得后面的胜利而充满着渴望。

  “如果这次我们能赢诺兹郡队就好了!哪怕小胜一个球!”

  有些难过的渔民阿特立喃喃地说道。

  “你喝多了阿特立!你的愿望除非在梦里实现。”柜台上的酒吧老板看了他一眼后,摇了摇头叹息地说道,显然他也是法士利的球迷。

  坐在一旁的龙飞,此时十分理解渔民阿特立的内心,不知不觉中将目光转向了他。

  球迷的渴望不外乎看到喜爱的球队,有着无往无利的拼劲,一次次在球场上吹响胜利的号角,就像利物浦的红军精神那样。

  有些球迷甚至比球员更爱自己的队伍,球员踢好了可以转会出去,投奔新的球队,反过来在对付自己曾经的球队。

  可是球迷们却不会,他们一直都在。甚至用生命守卫着自己喜爱的球队,。

  哪怕他们处于极度的失望与丧气之中。也许此时在梦里,才是这些忠实法士利球迷们的归宿与解脱。

  “法士利万岁!法士利一定会胜利!!”

  也许心中的渴望压抑得太久,也许阿特立,特别更想把内心的愿望喧泄出来,他突然在酒吧内用尽全身的力气而大声呼喊出来。

  “阿特立不要这样,我们跟你一样渴望着他们获胜!”一个角落里的中年男人,重重地吸了一口手指中的雪茄,大声地回应着。

  “喂,老头!别发疯了,我们的V级球员史密斯一听到诺兹郡队的到来,都快吓得尿裤子了!”

  酒吧内另一位已经喝得满脸通红的男人,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

  他手中的那瓶酒因为晃动过大而溢出到瓶外,鲜红的酒汁洒了满手满裤子而不理不顾,却冲着阿特立发泄般地吼道。

  “不,这次法士利队会赢得,相信我,一定会的!”龙飞突然站起身来,环顾四周的客人,大声地说道。

  酒吧内原本的喧闹变得悄然无声,寂静无语。大家有些茫然地看着眼前这个东方少年,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说,他又是谁?

  “让我们球场上见,记住我叫龙飞!”他说完这句话后,将兜里的队章掏出,重重地放在柜台上,然后起身离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