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疾速三十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球迷之王狂战士塞利

疾速三十秒 陷井 2252 2020.03.31 13:41

  梅恩兰岛的南端就是普兰多足球竞技场,这个竞技场已经被改造了数次,从开始容纳数千人的场地,现已经扩充到三万人左右。

  斯特罗姆斯小镇位于岛屿的北端,常住人口不过一万五千人左右,其中九成以上都是法士利的忠实球迷。

  在北端的最高点,圣.马格努斯大教堂的顶台上,便可以遥望到远处的普兰多足球场。

  这个圆形壮观的建筑物,在小镇人们的心中,却是无比的高大与庄重,甚至可以与自由女神像相提并论,是他们不可亵渎的神灵。

  清晨仿佛就是经历过一夜沉睡后苏醒的婴儿,在第一缕金色温暖的阳光照射下,整个小镇都瞬间激活了起来。

  “铛铛铛!”悠扬地钟鸣在清晨的空气中回荡,象征着和平的白鸽扑棱棱地飞向天空,围绕着小镇疾速地转圈飞翔着。

  “出发了!!”

  一个年迈佝偻的教士,在教堂的顶部敲响了镇上最古老的铜钟,声嘶力竭地喊出。

  这仿佛是一声球迷们盼望已久的集结号!

  这时妇女们放下手中需要织补的鱼网,男人们迅速抛下沉重的船锚,孩子们穿上最鲜亮的衣服,手上拿起美味的早餐饼。

  家家的大门倏然被打开,兴奋地人们从四面八方的家中,开始向圣.马格努斯大教堂处涌入。

  不多时,小镇上的家中已经十室九空。

  黑压压的人群中,处于首领地位的狂战士塞利,在挥舞着手中醒目的旗帜,这是号召大家集合的中心标志。

  “出发!”只见他袒露着胸膛,上面浓重的胸毛,无时不再彰显着那彪悍魁梧的身形,大手一挥,豪气地吼道。

  塞利一马当先,渔民阿特立紧随其后,他们带领着浩浩荡荡地球迷们,直接奔向南端的普兰多球场,今天那里将承载着球迷们的梦想和使命。

  狂战士塞利是球迷们的老大,也是法士利球队当中狂热的球迷份子。因其性格尤其地火爆、粗鲁、真挚,所以才有了狂战士的绰号。

  而老渔民阿特立,在球迷中是那种低敛、斯文、温和的性格,不过显然塞利更合大家的胃口,俨然成了球迷协会的代言人。

  梅恩兰岛并不太大,从北到南端不过十几英里的距离,浩荡的人群队伍犹如一条长长的黑龙,井然有序地在地面上行进。

  与此同时,南端码头上岸的客场诺兹郡队球迷们,已经开始涌向普兰多足球场。

  这批忠实的客队球迷们男女混杂,人数却不少,足有五千余人,他们穿着整齐,统一的蓝白相间球服印着自己心爱球队的队徽。

  相比之下的法士利球迷们,衣着显然混杂不堪,倒像是杂牌军一样,只是他们这样显得更加的朴实无华。

  此时客场球迷们在高涨的情绪下,开始齐声吼唱着诺兹球队的征伐之歌。

  每当球队有客场做战的时候,诺兹郡的球迷们,就会用这首歌来替自己的球员加油打气。

  久而久之,这首征伐之歌便成了诺兹郡客场比赛的必唱之歌。

  数十分钟后,两支球队的球迷们已经能够开始在路面上相互遥望,不甘落后的法士利球迷们,在狂战士塞利的指挥下,唱起梅恩兰岛的蓝天小调。

  这首蓝天小调是出海远洋的渔民们,思念家中亲人们而写出的一首温婉低吟的曲子。

  但是面对客场诺兹郡球迷的高昂激情的之歌,显得不够有力度,有份量。

  情急之下的塞利,硬生生的带着球迷们把这首温婉思念的歌,唱得热血沸腾,不伦不类。

  主场的球迷们胜在人多力量大,人员数量足有对方近三倍。

  所以他们很快就用杂七杂八的歌声,将客场高昂热血的歌声给强压了下来,这马上引起了对方球迷们的极大不满。

  既然歌唱不下去的情况下,诺兹郡的个别球迷们就开始嘴把不住门,张口便开始用各种恶毒的语言攻击起对方。

  狂战士塞利显然是阵中指挥的高手,颇有大将之风,只见他不慌不忙之中,大手向前一挥。

  一群由男女老少组成的数千人左右队伍,齐刷刷地向前跨进一步。

  他们挺了挺骄傲的胸膛,亮了亮嗓音,开始用世界上最快口速及最锋利的措词,回敬着对方球迷。

  这支吵架队伍是塞利从球迷协会里,专门挑出会骂架的球迷组成的应急队伍。

  他们具有丰富的实战经验,受过塞利专门的训练。成功击败过数支客场球迷队伍,甚至还有一次击败主场球迷队伍的记录。

  他还有以狂战士命名的战斗队伍,首领之位自然是他自己领衔。

  协会中还设有进球后,负责进行欢呼庆祝的队伍,这支庆祝的队伍当然是当中人数最庞大的,因为是全员参加。

  在专业的骂架队伍面前,诺兹郡队的球迷们显然是不堪一击。

  他们此时只能愤愤不平的停了下来,他们需要一会进入场内,在自己的球队漂亮击败对方时,将会再还以颜色,进行最恶劣的嘲讽。

  两支球队还没有开始比赛分成胜负,而弱队法士利的球迷们,却已经在场外连续获胜数场,相护欢呼雀跃着。

  两处久闭的球场大门,在“吱哑”的声中被猛然拉开。这时两支球队的球迷们,分别从两处大门里鱼贯而进。

  普兰多环形的观众台上,客场球迷占据南面一角,其余三个方向都被主场的球迷占据,他们纷纷掏出各自的旗帜、海报、条幅及号角。

  甚至狂战士塞利的庆祝工具尤为独特,是一面巨大的牛皮战鼓,足足有正常鼓面的十个之大。

  他此时手握两根牛腿般粗细的重鼓槌,开始习惯以一副严阵以待的将军目光扫视着场内各处。

  主客场的球队从两边的通道内,开始进入比赛场内,在球迷的夹道欢呼下进入场地。

  这次主场作做的法士利球队,并没有受到球迷的辱骂和抛掷物品,只是因为狂战士塞利曾经说过那么一句话。

  “家丑不可外扬!我们不可以在外面给球队难堪,但是在非比赛期间,就一定会让球员们感受到,我们无时不刻存在的怒火与发泄!”

  双方球队先是按例排列成行,然后一一相互握手完成比赛前的仪式。

  接着双方球队的队长,在主裁判的组织下,很快完成了球队的易边选择权和开球权。

  龙飞因为未达到一定年龄,不能首发上场,还会受到球会的上场时间限制,因为这个教练马维度,曾暗地里咒骂多少次这个狗屁规则。

  所以好钢用到刀刃上,龙飞倒是无意中成了一枚暗器或者是救火队员,只有到关键时刻,教练马维度才会让他上场给予对方致命一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