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疾速三十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我们还是朋友吗

疾速三十秒 陷井 3619 2020.03.23 13:38

  龙飞打完比赛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跟郝宇一起急忙去了医院,郝宇的家里条件不错,买了不少东西一起带着去看望李强。

  看到躺在病床上,还处于昏迷中输液的李强,龙飞心里很不是滋味,不管如何毕竟李强是在替他受罪,要不现在躺在这里只能是他。

  陪伴着李强身边的还有他父母,这对已经步入中年的父母,却与李强性格完全不同,而是给人一种憨厚朴实,老实巴交的乡下人样子。

  这时刚从警察局回来的李教练,看上去面色有些凝重。他在跟医院沟通完李强的病情后,脸色更加的难看起来。

  看到教练这个样子,龙飞知道李强中毒后的状况并不太好,此时他的心里更加不好受。

  医院一处可以吸烟的楼道里,李教练将他们悄然喊过来。

  在龙飞他们期待的目光下,李教练点上一根烟烟,然后从嘴中喷吐出一股呛人的烟雾,才把从警察局打听到的事情经过,详细说给了他们。

  李强原本是龙飞与郝宇交情不错的队员兼朋友,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知道李博的父母,做的生意很大,

  李博的家庭拥有着数家体育用品生产工厂,同时还有一家贸易集团性公司,负责体育用品的销售。

  而这些正是父母在本市开设的小店里,赖以生存的上货渠道。要知道每件商品的成本价格如果低上一些,生意便会有很大的起色。

  而这些就是他家目前所急需的渠道,李强为了父母的生意能够好一些,渐渐地开始巴结上李博。

  而李博恰好利用到对方这一点,可以让他帮助办一些自己不方便的事情,这才有了上次喊住龙飞的事情。

  跟龙飞他们一样热爱足球的李强,过后知道了一些李博的事情,本性还没有变坏的他,受不了内心的谴责,很是后悔。

  所以渐渐留了心眼,在取得对方的信任后,把数次偷听到的材料交给媒体,才有了龙飞上次那样从容解脱的事件。

  这让心中原本愧疚的李强,又再次在场上毅然救了龙飞,为了不连累父母,他天真地把那瓶矿泉水喝掉后,原本就以为会息事宁人。

  听完这些话后,这让龙飞和郝宇很是感动,心中也开始重新认可这个朋友。

  可是李强喝下的那瓶矿泉水里,有一种可以伤害脊柱神经的进口药物。

  即使他们送医及时,但这种药物仍然会导致他上半身瘫痪,或许他的后半生将在轮椅上度过。

  这种进口药品,在国外仍会有一丝的可能性治愈。但是昂贵的医疗手术费用,却是让普通家庭闻之望而却步。

  治疗所需的费用,将会是一笔高达数百万甚至千万的天文数字,这可不是单凭的社会捐款就能解决的。

  这让本想回去带动大家发起捐款的龙飞,一时心中无法接受。

  久思之后的龙飞,针对未来发展的计划重新作出了改变。因为李强的遭遇,不得不让龙飞对未来有了新的定位。

  一向知恩图报的他,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朋友不管,任其自己飞黄腾达,这样他的内心不会答应,也会看不起自己。

  哪怕有一丝的可能,他也要想办法让李强这个朋友重新站立起来。

  面对三番两次暗中帮过他的李强,龙飞和郝宇一起和他的父母,共同守护到第三天早上,才见他缓缓地睁开眼睛而苏醒过来。

  李强醒过来的第一眼,就看到眼前这两位曾经的好友,病态苍白的脸上,多出了一丝红晕。

  他用起皱干巴毫无血色的嘴唇,喃喃地说了句:“我们还是朋友吗?”

  听完这句话后,龙飞和郝宇都落下了眼泪,紧紧抓起他的手,重重地猛然点了下头。

  ......

  心情比较低落的龙飞,在回去的路上不发一言,马路上呼啸的车辆从身边驶过,夜晚炽白的路灯映射着他那略显孤寂的身影。

  龙飞深邃的目光一直看向远方朦胧的夜景,直至那星光璀璨的夜空,他的心中仿佛在默默地思考着什么。

  数天后,运华队与另一组出线的球队,进行了城市组最后一场的交锋。

  依靠着龙飞稳定的发挥,在上半场便轻松地打进对方三个漂亮的进球,然后就悄然被替换下场,独自来到医院看望着病床上的李强。

  这场比赛,虽然缺少后半场的龙飞,依然毫无悬念地击败了对手,运华队历史上成功地拿到,第一个充满荣耀的市级冠军比赛奖杯。

  按照比赛后续的日程安排,将在一个月后,龙飞和球队一同前往省会栗城参加省级比赛。

  这里将迎来十六个地级城市中的冠亚军球队,组成三十二支中学队伍,进行省级组中学比赛的淘汰赛。

  正所谓王者争霸,谁又是真正的淘汰狼!

  原本可以一起前去的李强,却永远留在了后方,龙飞从曾经非常热爱足球的李强眼中,能看出那一丝丝的倔强与不甘。

  比赛间歇期间,耐不住内心煎熬的龙飞,曾偷偷去报社找过爱笑。

  据报社的人告知,她早已外出去深造学习。这将会是数年的学习时间。报社的人出于谨慎,并没有将爱笑学习的城市和地点告之龙飞。

  得知消息的龙飞,让他的内心瞬间变得空荡荡,仿佛丢失了什么,本想准备将满腔诉说苦衷的话语,只能给硬生生的憋回去。

  这一个月里,身边发生了太多令他伤感的事情,也让一直淡然的龙飞,无事时变得沉默寡言起来。

  每天除了例行比赛训练,就是与郝宇一起去看望李强。

  他们每天轮流推着坐在轮椅上的李强,将学校发生的一些足球事情讲给对方。

  当对方听得津津有味甚至开怀大笑的时候,龙飞愧疚的内心,这时才悄然有些抚慰。

  岁月不堪数,伤感的内心未等平复,一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

  这是龙飞来到这个世上的第二个月,时值五月的华国南部某省会栗城,早已是炎热无比,潮湿难奈的气候,好在树高柳绿,遍地鲜花怡人。

  李教练带着球队一路五百多公里的客车奔波,到达下榻的酒店后,他又急忙来到比赛筹委会,参加小组的抽签活动。

  提前到的李教练,看到眼前不太大的会议厅内,此时早已人满为患。

  三十二支球队的主教练大多已经来到现场,一排排如电影院般的横长座椅,九成以上都已经被坐满,座椅的对面则是巨大的电子屏幕。

  时间尚早,抽签活动还没有正式开始。

  一般相邻的几个城市教练,都会无事时坐在一起闲聊着,场上是对手,场下依然还是朋友。聊天的话题当然离不开以往的比赛成绩。

  李教练第一次坐上校长和主教练的位置,因为上次市里成绩较好,校长前面那个代字已经被上面拿掉。

  但是这一次带队前来省城,并没有熟悉的教练朋友,基本上对这种后续比赛是一无所知。

  只是听说陈教练带队的时候,以往的省级淘汰比赛成绩非常糟糕,都是惨烈的输完一赛后,便会灰溜溜打道回府。

  但是此次参赛却大不一样,因为有了龙飞这样的变态足球少年出现,让他和球队扬眉吐气的日子不远了!

  李教练寻一处地方开始坐下静待,心里美滋滋地幻想着,自己将带队拿下后面的每一场淘汰赛,晋级后的那份荣耀将会是如何的灿烂!

  当他正做着自己的美梦时,旁边的一位看上去,跟他年龄差不多的其他球队教练,突然热情过来与其搭话。

  “老兄,看着面生,您来自哪个城市啊?”

  “噢,您好!我来自运华!”面对别人的热情搭讪,李教练当以笑脸回报。

  “运华啊?我知道,呵呵我太知道了。我们离得不远,我是青岗市的教练。”

  青岗队教练的笑容里,看上去有一种怪怪有些玩味的表情,总之在听说李教练的城市后,便没有初始的那种热情了。

  这时旁边几位聊得正热乎的教练,似乎听到青岗这位仁兄的话,也纷纷转过头来,看着李教练。

  大家的射过来的那些目光,就像是在观看一种稀奇地野生动物,带着一种让人很不舒服的感觉。

  “噢,你们好!我姓李,怎么各位都知道运华队吗?”出于礼貌性,李教练面色有些不自然地,再次报上家门。

  “唉,兄弟不是说你啊!只是说运华,这都多少年了,你们都成了助功之王,也不好好加强一下球队建设。”

  “弄得我们都想跟你分在一个小组里,你们可是晋级第二轮的保障啊!简直就是一个作弊器,谁遇上谁晋级。”

  这位青岗教练的感叹话语,立刻得到那几个回头者的充分肯定。说到这里,青岗队教练脸上的笑意越发的自得起来。

  李教练此时脸色立刻成了关公,前几届成为亚军时,陈教练带队来到省城的时候,基本都是第一轮大比分被淘汰掉。

  就是运华另一支的数届冠军沙曼队也是如此的命运,跟其它几个城市的队伍,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连续数届以后,被其他城市的教练,暗地里称为足球游击队,意味着打一枪就要马上换一个地方。

  因为对方说的比赛成绩倒是实情,容不得李教练急忙去申辩什么,这让他的现场尴尬无比,心里却还十分委屈。

  此时的他,只能满心寄托那个八卦的青岗主教练,此刻闭上那个乌鸦嘴。

  可是李教练的期望有些落空了,对方依然不肯轻易放过他。

  “兄弟,如果我们碰到一起,赛后我请你喝酒怎么样!”回头那几位当中的一个教练,面似真诚的跟李教练说道。

  “你可拉倒吧,他明天比完赛,后天就回去了,你想请都找不到人,简直太没有诚意哈!”

  青岗这位丝毫没拿他当回事,竟然又开起损人的玩笑。

  李教练自从带队以来,哪吃过这样的亏,刚想说点什么时,现场的灯光骤然一暗,小组抽签分配比赛的活动恰巧开始了!

  经过几轮繁琐的环节后,运华队被分到B组,另一支同城球队则去A组参加淘汰赛。

  恰巧的是,青岗队也是被分配在B组,还是他明天的场上比赛对手,两者之间的胜者将会晋级十六强。

  闻知此事的其他几支球队主教练,纷纷以一副羡慕、嫉妒的神情,看着青岗队的教练,此时这位仁兄,浑身肥胖的肉开心得抖动了起来。

  “游击队队长,还是咱们有缘啊!发自真心得谢谢你!”

  青岗队教练不由分说,抓起李教练的双手,幸福的神情溢于言表,都激动得快说不出话来了。

  李教练的脸色由红转白,又由白转青,青里透着红,脸部的肌肉抽搐了几下后,深深地看了一眼对方,直接转身就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