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光之子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回归柴房

光之子 唐家三少 2239 2004.12.01 18:21

    战虎皱着眉头检查着自己身体,一会儿,他的眉头舒展了,高兴的说道:“我的功夫又回来了,虽然只有三成左右的功力,但我修炼一段时间,肯定能完全恢复的。”其他人也纷纷表示有了同样的感觉。

  我顿时大喜,说道:“那就好了。”

  剑山说道:“长弓大哥,你现在可以说说是怎么回事了吧。”

  我的神色顿时暗了下来,徐徐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当大家听到我被黑暗魔法折磨的毁掉容貌时,不约而同的都露出了愤怒、关心的神色。

  ……

  战虎抓住我的肩膀,痛苦的说道:“长弓,苦了你了,在这种情况下你还拼死来救,大哥这条命以后就是你的了。”

  我激动的说道:“大哥,你千万别这么说,是我害的你们险些丢掉性命,将你们救出来是我必须要做的。”

  柴叔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长弓,咱们该回去了,虽然御膳房里有足够的柴和,但咱们要是长时间失踪,肯定会引起其他人怀疑的。”

  我赶快为大家介绍道:“这位就是帮助我救了大家的柴叔。”在刚才的叙述中我隐藏了柴叔的身份,只说是一位隐藏在魔族的异人。

  战虎等人赶快恭敬的向柴叔行礼,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柴叔看了看他们,微笑着说道:“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可没有你们现在的水平。”

  我说道:“以后有机会,还要您多指点我们才是。”

  柴叔说道:“时间不多,你的这些朋友就先留在这里疗伤吧,咱们赶快回去,找个机会,把你们的兵器全都弄回来。”兵器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我的苏克拉底之杖。

  我点了点头,对站虎说道:“大哥,你和众位兄弟先在这里休息疗伤,那边有个洞穴,如果有什么危险,你们可以躲进去,将大石盖在上面,10天以后,不论是否盗出兵器,我都会回来与你们汇合。”

  战虎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只要我们功力都恢复了,就什么都不怕了,你一切要小心,如果事不可为,就赶快回来。”

  告别了大家,我的心轻松了许多,毕竟,此行除我以外,并没有任何人受到实质性的伤害。

  柴叔问道:“你那个逃跑卷轴还能不能用?”

  我回答道:“能用是能用,但咱们必须要距离我定位的地方10里以内才可以,也就是说,距离御膳房10里,咱们就可以瞬间回去了。”

  “那就好,咱们只要进了首都就应该可以用了,一整天不见人,希望他们不要怀疑才好。”

  “应该不会吧,走之前,咱们将今天要用的木柴都堆放在门口了,何况,发生这么多事,谁还有心情吃饭啊。”

  城门处戒备森严,连城外到处都是巡逻的士兵,我在地上化了一个简单的传送魔法,将我和柴叔顺利的传送进了城。

  一进城,我立刻就用了逃跑卷轴,顺利的返回了——厕所。

  我们捏着鼻子刚走到柴房,一个做菜的大师傅就走了过来,对着柴叔说道:“老柴,这一整天你们跑那里去了。”

  柴叔支吾着说道:“今天我有点不太舒服。一直在屋子里休息来着。”

  大师傅很是粗心,一点都没发现我们风尘仆仆的样子,兴奋的说道:“你知道不知道,今天发生大事了,行刺陛下的囚犯,居然被劫跑了。”

  柴叔顾做惊讶道:“什么,在咱们的地界居然能劫跑犯人,是什么人干的。”

  大师傅说道:“听说是两个人干的,这帮皇家护卫队也不知道是干什么吃的,居然连一个人影都没抓到,不过,听说那两个人还用了禁咒呢,还有一只龙帮忙。不会就是你们俩干的吧。”

  我和柴叔同时大惊,我立刻将融合能量会聚到手上,警惕的看着四周,准备随时突围。

  正在我们惊疑莫定的时候,大师傅突然哈哈笑了起来,说道:“你们别怕,就凭你们这一老一残废,能干什么,我是开玩笑的。”

  我们这才松了口气,不由得心中暗骂。

  柴叔说道:“大师傅,话你可不能乱说,要是让皇家护卫对把我们爷俩抓走,我看谁给你们劈柴。”

  大师傅笑了笑,说道:“那你们快去劈柴吧,我要回去做饭了。”

  他那里知道,正是我们这一老一残废,将整个魔都闹的天翻地覆。

  看他走了,我抹了一下头上的汗水,看了看周围没人,低声对柴叔说道:“终于过关了。”

  一天后,我和柴叔基本上都已经恢复到了最佳状态傍晚,干完了一天的工作,夕阳照射的天边满是红彤彤的彩霞,看的我一阵迷醉。

  柴叔走到我身边,叹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啊。”

  我微微一笑,说道:“您怎么会老呢,魔族还需要您这棵擎天大树啊。”

  柴叔轻轻摇了摇头,“不管是什么生物,都有他生命的尽头,我早就看透了,我这把年纪即使死了,也算不上夭折了。但一定要死得其所才行。”

  听他这么说,我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对于我来说,柴叔完全是一位可敬可佩的长者。

  柴叔说道:“不说这些了,我的功力已经基本恢复了,咱们准备准备,去取回那些兵器吧。”

  其实,说要去取回兵器对我来说只是个借口,我真正的目的还是希望能再多看木子几次。我嘴上虽然说要离开她,可我的心却始终留在这里,留在她身旁,想起木子那动人的娇颜,我的不由得疼了、裂了。

  柴叔看我脸色突然变的苍白,问道:“你怎么了?难道旧伤复发了不成。”

  我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