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炒了大佬后成了他的心尖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肆拾壹章 开拍

炒了大佬后成了他的心尖宠 渔玉余 2063 2020.12.21 16:43

  刘月哭的伤心,毕竟在一起相处了那么长时间,李严心底有些动容,只能看向温暖暖。

  温暖暖嘴角抽动几下。

  让她来决定刘月的去留,这不是给她出难题嘛!

  刘月见李严看向温暖暖的眼神明显透着询问,而后者竟无动于衷。

  她压下满腔的恨意与不甘,一咬牙,不情不愿的冲着温暖暖道:“温小姐,对不起,希望你能原谅我。”

  温佳期嘲讽的抱着胳膊,轻飘飘的道:“嗤,口头上的道歉有用,那还要警察干嘛?”

  刘月的眼泪立时跟金豆子似的,哗啦啦往下掉:“我又没杀人放火,已经道歉了,还想我怎么样?”

  她虽接的是温佳期的话,眼睛却看着温暖暖。

  昭亚其他成员见了心生侧影,纷纷倒戈相向的将目光投向温暖暖。

  目光中的指责、恳求、焦急,让温暖暖有些头疼。

  这是逼的她出来替刘月说情啊!

  叹了口气,道:“李先生,也不是什么大事,就算了吧!”

  语气坦然,表情落得大方。

  李严点点头,心底对她更加欣赏。

  一个女孩,小小年纪能有这样的肚量,实在是难得。

  再反观刘月,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一场短暂的闹剧,在这无形的硝烟中结束。

  温暖暖的不计较,虽换来了昭亚成员对她的看法改观,却增加了一个隐形仇敌。

  “李哥,周围我们都检查过了,不会有人闯进拍摄场地,那边的村子东子已经跟村长交涉好了,咱们租用起来也不会有外人打扰,跑龙套的人员以及一些不怎么重要的配角,明天一早东子会将他们送过来。”

  一群人集聚在影棚里,江涛坐在一边给人发信息,一边向李严说了下当下的情况。

  李严放下手里的一摞资料,看向众人:“大家今晚幸苦一点,把前期工作都做好,明天一早开拍。”

  众人纷纷郑重点头,难掩激动。

  帐篷搭建了七个,除去放置设备以及摄影棚,供人休息的有五个。

  一行人加温家两兄弟以及司机在内,共计十六人。

  五女十一男,女人两个帐篷,男人三个。

  供人休息的帐篷很小,成弓形,也就四五个平方左右大小,地下垫着一床薄棉絮,棉絮上铺着凉席。

  “你睡里面。”监制戚雅将手里的包放在凉席的一端,朝里面扬了扬下颚。

  温暖暖看着眼前冷冰冰的美人,无所谓的点点头。

  睡在里面虽然热了点,总比睡外面喂蚊子强啊。

  一夜无话,她却辗转难眠。

  很想收回那句“总比睡外面喂蚊子强”,睡里面一样喂蚊子。

  直到天蒙蒙亮时,她再也耐不住困意,沉沉睡过去。

  戚雅早上起来,黑着脸,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气,比开了空调还管用。

  温暖暖打着哈欠只当没看到。

  跟戚雅一个帐篷,除了有蚊子,倒没感觉有多热。

  一大早,昭亚的人忙来忙去,场地布景道具都已经准备就绪,就等男女主登场。

  ***

  夏日炎炎,桦树林内却清风阵阵,虫鸣鸟叫异常舒适。

  温暖暖一身素衣民国女生打扮,盘扣碎花长袖褂子,配上黑色格子宽松长裤,再加上一双黑灰色的布鞋。

  两条长长的麻花辫搭在胸前垂到小腹,额前几缕碎发整齐掐断,鹅蛋脸不施粉黛,杏眼黑如点漆。

  明明很老土的打扮,搁在她身上却显的无比灵秀,浑身上下都洋溢着青春气息。

  绿色秋千轻轻的荡漾着,坐在秋千上的人影时不时的扭头四处张望,发现依旧空无一人时,满脸失望。

  “猜猜我是谁?”

  不多时,郑容只觉得双眼一黑,身后传出爽朗的笑声。

  “你来晚了。”郑容抓着遮住双眼的收,撅着小嘴嗔怪的道。

  赵江山将手从她脸上挪开,顺势刮了一下她的鼻尖,嬉笑道:“怎么?生气啦?家里有点事来晚了,小生这就给郑容姑娘赔不是。”

  他俊脸黝黑,五官清丽,狭长的双眸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

  郑容噗的一声,忍不住笑了起来。

  心爱的女孩儿娟秀美丽,笑起来仿佛星河一样绚烂,赵江山心底一荡,帅气的脸上露出一丝坚定,手快的解开了她垂在小腹的蓝色发带。

  郑容大惊,第一时间抓住慢慢散开的麻花辫,瞪着赵江山:“还我。”

  赵江山见她恼了,仔细收好发带,从怀里摸出一枚五星勋章。

  这个东西郑容见过,听说是赵爷爷年轻时,在一次机缘巧合下救了一名华夏军官,这枚勋章是那军官赠给赵爷爷的,代表着最高荣誉。

  平日里赵江山将这枚勋章看的比什么都重要,现在拿出来是什么意思?

  带着黄茧的指腹轻轻摩挲着金灿灿的勋章,抚刻着殷红的五角星轮廓。

  赵江山仿佛下定决心,在郑容不解的目光中,亲手将勋章戴在她的胸前。

  郑容从震惊中回神:“赵江山,你...是不是出事了?”

  赵江山没有解释,而是将她从秋千上拉起来,跑了几步,找到最大的一颗桦树。

  “Cut。”

  站在不远处的李严突然开口。

  蒋曰钰第一时间丢开牵着温暖暖的手,朝李严走去:“李哥,是哪里有问题?”

  温暖暖也跟过去,露出同问的表情。

  李严将手稿塞到身旁的江涛怀里,严肃的看向温暖暖:“温小姐,你到底有没有好好看剧本?”

  温暖暖虚心的点头。

  当然有认真看。

  “既然看过,你应该知道,郑容对赵江山的感情是少女春心萌动,却又羞于表达的心里,你虽然有尽力的去表演,并且肢体表情也相当到位,但我从你眼里没有看到对赵江山懵懂爱慕,你表演的太过直接了。”

  李严语言里含着满满的失望。

  蒋曰钰心底稍稍庆幸,还好不是自己这边有问题。

  还没等他将心底的庆幸表现出来,李严又转眸看向他:

  “还有蒋曰钰,从你的表演中,我没有看到赵江山的阳光爽朗,以及对郑容的爱慕胜过那枚勋章,你呈现出来的是“劳资天下第一,给你勋章真是亏大了的感觉”,面对你心爱的女孩儿,你要丢掉自身的傲气,融入到赵江山这个角色中去感受他的感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