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炒了大佬后成了他的心尖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柒拾贰章 要死要活

炒了大佬后成了他的心尖宠 渔玉余 2034 2021.01.16 23:50

  抖乐被收购的事很快被众人丢到一边,各自站在各自的岗位上。

  利落的短发配上干净的白大褂,脸上的坚韧不拔是经历了无数生与死的那股冲劲。

  女性身份暴露,郑容被调到了后勤部,专门给受伤的士兵包扎伤口。

  老旧的医用箱跟着她经历过数场战事,几个镜头拍摄出数十年的艰险与辛酸。

  短时间内要转换多种表情,眼神从明澈到内敛再到沉稳最后是沧桑,这对演员的要求非常高。

  经李严的指点,重拍了三次后,温暖暖终于找到了感觉。

  金晃晃的徽章在耀眼的阳光下绽放出绚丽的色彩,齐耳短发女人含泪摩挲着徽章,抚刻着上面的每一道痕迹,嘴里情人般呢喃呓语。

  “OK,好,翩翩,快给温小姐换装。”

  小半天的拍摄,让温暖暖有点头晕目眩,额头冒着冷汗。

  经孙翩翩不赖烦的一扯,踉跄几下差点摔倒。

  一个凌厉的眼神扫来,孙翩翩气焰立马灭了,嘴里嘀咕道:“看我做什么?不就是好心拉你一下嘛!李哥都说让快点,是你站在那磨磨蹭蹭。”

  温暖暖懒得跟她计较,还有白桦林的几个镜头,这戏算是拍完了。

  咬咬牙,再坚持一下。

  “你没事吧?”即便画了妆,蒋曰钰依旧察觉到了温暖暖的精神不太好。

  温暖暖冲他摇头:“没事,可能没休息好。”

  本来是同事之间的正常关心,因为蒋曰钰不喜欢主动跟人接触的性格,孙翩翩自然而然把这当成了两人之间的暧昧,一丝嫉妒油然而生。

  “咔嚓。”

  这时,骤然一闪而过的闪光灯在人群中引起了一阵骚动。

  “谁?滚出来。”江涛怒斥。

  电影还没上映,就有人偷拍私自传到网上,这种做法是犯法的。

  既然是犯法,谁会傻不愣登的跑出来承认偷拍?

  “涛子你让人去白桦林那边查一下场地,我们随后过去。”李严将江涛拉到一边小声交待。

  “李哥,这事怎么解决?”

  “拍摄的视频如果赶在军民一心上映前被爆出来,一定会对票房有影响。”

  “哎!如果抓不到人,只希望没拍到多少。”

  “这荒山野岭的,偷拍的人怎么找过来的?”

  孙翩翩帮温暖暖重新画好妆,收拾着东西,阴阳怪气的道:“还能怎么找过来,顺着网上传出的那段花絮,找到这个位置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这句话让温暖暖成了众人中的焦点。

  “嘁,这话你该对涛子说,花絮视频他可没少发。”蒋曰钰丢下这句话转身就走。

  孙翩翩委屈的盯着蒋曰钰的背影。

  她就那么惹人讨厌嘛?

  干嘛总喜欢针对她?

  温暖暖看了一眼众人的脸色,从凳子上站起来,跟上蒋曰钰:“喂!等等我。”

  ***

  白桦树林内,清风阵阵,吹的树叶哗哗作响。

  秋风萧瑟,拂起耳边的碎发,白发苍苍的老妪佝偻着身体,粗壮的树干上歪歪扭扭的刻着两个名字,经过多年的风霜,字迹不但没有模糊,反而越发的清晰深刻。

  枯朽的手指一寸寸的抚摸着字迹上的一笔一画,遥望远方,那双浑浊不堪的眼底流露出满满的温柔与眷恋。

  瘪下去的嘴带着一丝柔软的笑,发白的唇瓣轻轻嚅动,仿佛倾诉着什么。

  电影到这里就落幕了,只是段时间内没有一个人说话,就连一向要求高质量的李严都久久无法开口。

  如果不知道温暖暖的实际年纪,忽略她的真实长相,这种巅峰的演绎,很难让人相信她只有十几岁。

  “啪啪啪!”

  也不知道是谁率先带头鼓起掌。

  接着所有人开始鼓掌,脸上的崇拜毫不掩饰,就连一向看温暖暖不顺眼的孙翩翩都目瞪口呆。

  直到李严开口,温暖暖才从状态中退出,整个人也彻底松懈下来。

  还没等她说上话,两眼一黑,赫然迎面朝地下倒去。

  “温小姐!”江涛最早一个发现,不过离的较远,有心来个“英雄救美”可惜力不足。

  一阵风刮过,原本靠着树干一幅吊儿郎当样子的蒋曰钰,二话不说冲过去,抱起即将与地面接触的温暖暖。

  “好烫。”他低声咒骂一句,抬头看着江涛:“涛子,快把车开过来,赶紧送她去医院。”

  突发状况,让场面一度陷入混乱。

  好在有李严在场,很快的稳住情绪,让蒋曰钰跟江涛送温暖暖去医院,其他人忙着处理后续工作。

  ***

  温暖暖这边出了状况,刚回到家不到一天的温家两兄弟也遇到了麻烦事。

  “我们家阳阳小不懂事,温叔,你们这么大把年纪了难道也不懂事?怎么骗起小孩子的钱?”

  刘思阳撞墙的做法并没有让刘母打消要钱的念头,她苦思冥想了一整夜,还是决定把儿子投的钱要回去。

  面对刘母的泼辣,温父示意温佳偶将两个老人送回房。

  “话都没说清楚,走什么走?”刘母张开双臂挡在众人面前。

  “明明就是你儿子死皮赖脸的要跟我妹妹合伙做生意,合同都签了,现在想赖账,门都没有。”温佳期一把推开刘母,扶着温老太太往后屋方向走。

  刘母被扒到一边,索性拍着大腿朝地下一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踢着脚大哭起来:

  “你们家仗着人多欺负人,国家刚赔的钱就被你们这些杀千刀的骗了个精光,这日子没法过了...我不活了......。”

  温母虽出生豪门,但性格却像个男人一样大大咧咧,对于刘母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她抄起门后的扫帚,对着地下一阵猛扫,地下的灰层扬起,呛的人直打喷嚏:

  “张匹珍,合同是你儿子签下的,没有人强逼他,乡里乡亲的多少给对方留点面子,在这要死要活我也没钱给你,这事就算是闹到法院,我们家也占理。”

  “唉哟!这没法活了,你们看我儿子傻,一大家子人合起来哄他还有理了?太欺负人,今天如果不把钱还给我,我...我就死给你们看。”

  刘母捏着鼻子甩鼻涕,蓬头垢面、灰头土脸,让人看着有点恶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