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炒了大佬后成了他的心尖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伍拾肆章 噩耗

炒了大佬后成了他的心尖宠 渔玉余 2024 2020.12.29 23:54

  区区一部电影就想翻身?

  显然不可能。

  别说她不会让温暖暖称心如意,就是孟琪也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当即提议分两步行动。

  一面继续买水军,另一面找出那个影视公司的漏洞。

  只要整垮了她现在所签的新公司,那部叫什么军民一心的电影即便是拍出来,也没法上映。

  想法是好的,到实施起来困难重重。

  人找了,钱也花了,但一连几天过去,得出来的结果却是,那公司是新开的,内部人员都是自己人,而负责人做事也比较谨慎,基本上找不到可以栽赃嫁祸的点。

  “嘭!”

  得到这个结果,张梓萧恼火的将手中的玻璃茶杯砸在地下。

  站在远处的两保姆吓了一跳,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赶紧过来收拾,唯恐手脚慢了,她们又得挨骂了。

  “琪琪,孟伯伯知道这件事吗?”有气没处撒,张梓萧瞪了两保姆一眼,转眸看向坐在对面的孟琪。

  孟琪对着光,仔细的欣赏着自己刚做的美甲,嘴角带出一丝笑:“我爸他们正忙着那个什么项目,哪有空管一个***明星。”

  她说的不急不缓,把一心想整垮温暖暖的张梓萧急坏了:“那部电影怎么办?难道就任由温暖暖继续发展下去?”

  “好歹咱们跟她也算的上同学一场,不好做的太过分,人家靠陪睡赚来的那点资源,我们总要让她得意几天。”孟琪的视线从水晶般的甲片上移开,沉着脸看着正趴在地下擦地的两保姆:“给我倒杯水。”

  两保姆战兢的连连点头,敢忙爬起来去倒水。

  见张梓萧依旧一脸疑惑,她不耐烦的继续道:“萧萧,这两天你没关注娱乐新闻?温暖暖得罪了人,现在就算我们不出手,她的日子一样不好过。”

  真不知道张梓萧的脑子是怎么长的,一件事要跟她解释的清清楚楚,才能明白。

  “哦!我明白了。”张梓萧似懂非懂的点头。

  孟琪无声的瘪瘪嘴,端起保姆递过来的茶喝了一口,缓缓站起来:“萧萧,我现在要去试婚纱,你要一起吗?”

  张梓萧跟着站起来,走到孟琪身边,挽着她的胳膊,打趣道:

  “哈哈,W市四公子之首夏卉夏公子,终于鼓起勇气向咱们孟大小姐求婚了?也对,如果不是有天大的喜事,就算有别人对温暖暖下手,咱们孟大小姐也不会放过这么个羞辱温暖暖的机会,怎么样也会来个棒打落水狗啊,是吧?”

  她这话说的酸溜溜的,处在甜蜜幸福世界中的孟琪没有听出来,只当她是在恭维自己,得意的抬起下巴。

  ***

  短短一天时间,预售卡的退款金额超过了四十万,并且还在持续增加中。

  好在退款流程走的快,向嫣等人的态度也很好,到没人拿这个做文章。

  这个时候,军民一心的拍摄进展到了高潮部分。

  男主赵江山在一次营救任务中,为了让战友能够安全将百姓们全部救出去,光荣的引爆了绑着身上的炸药包,扑向了十几名敌军。

  噩耗通过一封家书传到村子,赵江山的爷爷跟爸爸,眼底含着泪,面朝战火纷飞的边境方向,打了个标准的军人敬礼手势。

  听到这个消息的郑容,却倔强的不愿相信心上人永远离开她的事实。

  不大的土胚房中,暗淡的光线从破旧的木窗中射进来,散落在地的青丝格外醒目。

  粗衣麻布,破草鞋,显得郑容本就清瘦的身体更加赢弱。

  木盆里清澈的水,映出清秀的五官,她伸手轻抚着白皙的脸庞。

  心底清楚,即便绞去了满头的青丝,这张脸依旧看起来不像个男孩。

  如果在路人被人认出来,别说去边境打听赵江山的消息,恐怕自己都会有危险。

  为了安全起见,她跑去厨房摸了几把锅灰抹在脸上,又将父亲破旧的围巾找出来,套在脖子上,这才长吁一口气。

  “小容,你真打算去找江山?”郑容的大姐郑玲刚喂完猪走进来,看着散落在地下的头发,可惜的叹了一声。

  郑容自顾的整理着脖子上的围巾:“大姐,你答应我不告诉其他人的。”

  “俺没有告诉其他人,只是现在外面不太平,你这一去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回来。”郑玲说着湿了眼眶,然后擦着泪走去厨房,拿着两个红薯跟几个黑黄色的窝窝头用布包好,塞到郑容怀里:“俺劝不住你,你将这些拿好,留着路上饿了吃。”

  郑容捏着怀里的东西,深深的看着一眼最疼爱她的姐姐,然后头也不回的踏出了家门。

  从村子一路向北,路途坎坷,刚出村子不久就下起了小雨。

  没办法,她只能找地方避雨。

  雨停后,山路湿滑,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

  毕竟是姑娘家,又从没出过村子,走完一段山路,就摔的浑身是泥,临走时郑玲塞给她的布包也滚下了山。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她又累又饿,为了能在天黑之前找个地方休息,她不能停下休息。

  冷风嗖嗖的吹,夜幕下的天空又飘起了绵绵细雨。

  静悄悄的视野里一片荒无,一条绵延弯曲的小路上,一个小小的人影蹒跚前行,每走一步,双腿都在打颤,最终体力不支,绊倒在一根木桩子上,昏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黑暗的夜色中蓦地燃起一丝火光。

  伴随着几道粗旷的嗓音响起。

  “老吴,你来添柴,我去那边方便一下。”

  “哈哈,俺叫你小子少喝点水,你就是不听,这黑灯瞎火的,小心被豺狼叼了去。”

  “去去去,碰到豺狼正好,打死了给弟兄们打牙祭。”

  瘦高的小伙嘴里打趣的朝远处走去。

  还没等他解裤子,脚下不小心绊在一个物体上,他回头看了两眼,只看到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也没太在意,站起来解开裤子,对着那物体放水。

  湿热的尿液浇在郑容的脸上,她痛苦的低哼了两声。

  听到奇怪的声音,吓的正在撒尿的瘦高小伙一个激灵,将还没解放完的尿硬生生给憋了回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