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炒了大佬后成了他的心尖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拾捌章 慕槿

炒了大佬后成了他的心尖宠 渔玉余 2007 2020.12.01 00:09

  温暖暖轻轻点头。

  李严离开后,她逐渐平复情绪,长吁一口气,兴奋的开启了淘宝捡漏模式。

  异世那三年,最令她自豪的是学会了品文鉴古,成为一个文艺青年。

  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两个小时后。

  她苦着张脸站在路中央,心底失望透顶。

  整个古玩市场里面的古董全是山寨,偶尔几样有点价值的,价格高的离谱。

  看来利用古玩发横财这招行不通,还是老老实实的创业比较靠谱。

  “慕先生,我刚才说的事,您再好好考虑考虑!”李严跟着一个年轻男人从幕天楼梯上下来。

  年轻男人一身烟灰色棉麻中山装打扮,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祥和温润气息,就连说着婉拒的话都带着君子风度:

  “李先生,不好意思,我对传媒行业实在不了解,也不想涉足,你还是找别人吧!”

  李严本想再游说几句,见对方看似亲和眼底却无波无澜,淡漠的令人发指,心底一惊,识相的没有继续下去:

  “既然这样,我也不强求,如果慕先生改变主意可以随时联系我。”

  年轻男人翘唇颔首。

  远处,温暖暖的目光仿佛胶在年轻男人身上,心底十分复杂。

  她没想到能在这遇见那位近日风头正盛的慕家长孙慕槿。

  见到真人,发觉更像了。

  独特的气质!

  如果不看脸,简直就像同一个人。

  年轻男人感受到她的注视,蓦然扭头。

  刺目的光线下,人来人往,那道纤细身影仿佛鹤立鸡群般一眼就能看到。

  两人的距离有点远,也应证了那句茫茫人海中的四目相对。

  他微愣,礼貌的朝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温暖暖蹙眉,顿了下,下意识的跟上去。

  人的脚力速度有限,比不上车。

  烟尘滚滚,银白色的轿车很快的消失在这条古道上。

  “你还在啊!”正打算打车离开的李严见她跑过来,以为是在等他,立马笑着凑上去打招呼。

  温暖暖收回失望的目光,朝李严点头。

  午时,太阳正是火辣,李严抬头看了一眼如火球般的骄阳,从黑色皮包里掏出一把手掌大小的伸缩太阳伞,递给她:“太阳大,遮一下吧!”

  放眼看去,整条街上的女性,唯有她不遮不挡,不怕紫外线的照射,脸都晒的红彤彤的,她仿佛跟个没事人一样。

  这样的年轻女孩,在当今社会很少见了。

  温暖暖心情低落的摇头拒绝:“谢谢!”

  ***

  吃午饭的点,她没什么胃口,坐在饭桌上精神不太好。

  李严离开时,她没有向他询问慕槿的任何讯息,在回来的路上也想通了一些事情。

  她不该太执着于过去!

  “小妹,想什么呢?饭都要喂到鼻子里了。”温佳期用手肘撞了她一下。

  温暖暖摇头,夹了一筷子豆芽菜在碗里。

  温佳期看了她一眼,咽下嘴里的饭,突然笑起来:“哈哈,你们说奇怪不奇怪,隔壁刘胖子家的傻儿子从昨晚就在家里闹绝食,也不知道什么原因。”

  温暖暖听了一口饭差点喷出来。

  刘思阳这小子还真是个可塑之才。

  刘胖子两夫妻就他这么一根独苗,平时看的跟眼珠子似的。

  他来这么一出,无疑是在那两夫妻心坎上割肉。

  这么看来,投资也不是毫无希望。

  “你管那么多做什么,有那个八卦的闲工夫,还不如想想怎么找到工作。”温母抬头白了儿子一眼。

  两年来,几个儿子投了不知道多少份简历,很不幸的都沉大海。

  一开始她只当是凑巧,后来一次两次三次......,这才清楚,都是张孟两家搞的鬼。

  温佳期停下夹菜的动作,一脸无奈:“妈,你以为我不想啊!那也得有公司敢要我啊!”

  温母给温老太太盛了碗紫菜蛋汤:“谁说让你去公司了?找个卖力气的活,你爸不是说他那边刚好缺个搬运的,你去试试。”

  温佳期惊的三下两下把饭吃完,丢下筷子:“开什么国际玩笑,妈,不带你这么偏心的,你怎么不让小和去?”

  让他去搬货,要是被以前的那些熟人看到了,还不得笑死他。

  “臭小子,就你怕丢人,你妈我去做清洁工都没觉得丢人。”温母瞪着二儿子。

  温佳期边往自己房间走,边摆手,那意思很明显:打死也不去。

  温母收回目光,看向三儿子,声音柔了几分:“小和,你工作找的怎么样了?”

  温佳和放下碗:“搬货,我去。”

  温母还没说话,温父抢在前面:“你不合适。”

  让小和去搬货,那老板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在。

  温佳和呆呆的看着母亲。

  温母干笑两声:“你爸说的对,你不适合搬货,那个,没事,工作慢慢找,不着急。”

  小和这死孩子也不知道像谁,打人从来不计后果。

  “别看我,妈,我有工作的。”感受到扫过来的目光,温佳偶嘴快的道。

  “就你那炒饭摊子,都不知道惹了多少事。”温母抱怨的嘀咕两句,又看向正在擦嘴的温老爷子。

  温老爷子伸手从温佳偶怀里把温天赐抱下地,扶着重孙走路,也不抬头:“我下午跟你妈去菜市场那块把编好的竹篓扫帚卖了。”

  温暖暖一直没开口,直到帮着温母收拾碗筷的那会,才说出自己的想法:“妈,咱家就没想过重操旧业?您不是常说从哪跌倒就要从哪爬起来嘛!”

  温母端着碗筷往厨房里走:“怎么没想过,只是咱家现在一没本钱,二没渠道,私底下还担心有人使绊子。”

  温暖暖将桌子擦干净,拿着抹布跟到厨房:“爷爷养了那么多年的猪怎么会没渠道?”

  温母洗碗的动作一顿:“有他们两家在,别说渠道了,就算咱家现在把猪养起来,恐怕没两天猪就都死绝了!”

  温暖暖当然知道母亲所指的那两家是谁。

  如果是这样,那还真是个问题。

  实在不行,养猪厂开起来就轮流让人日夜巡逻。

  可这样恐怕只能防的住君子,妨不住小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