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炒了大佬后成了他的心尖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柒章 人心不古

炒了大佬后成了他的心尖宠 渔玉余 2038 2020.11.20 11:03

  温暖暖脸色一转,取下手腕上的手表跟脖子上的项链,抬头看着一众债主:

  “在场各位老板在W市也算的上有头有脸的人物,我手中的这两样东西,想必大家应该不陌生,两三百万应该不成问题。”

  以前慕颐送了她不少价值不菲的东西,当时的她没有感到一丝高兴,反而觉得受到了侮辱,然后想方设法的把东西一件件的还给他。

  直至现在,唯一留下的这两件奢侈品发挥了这么大的作用,她才真正意识到财富的重要性。

  温家人羞愧难当,出声阻止。

  温暖暖回头冲自家人安抚一笑:“爸,妈,二哥,我也是家里的一份子,我不希望你们做任何事都将我排除在外。”

  放在以前,她说不出这样的话。

  不是她不爱家人,而是她思想不够成熟,想不到这个上面去。

  温家几人愣了愣,眼底闪过水光。

  一向强势的温母更是将脸扭到一边偷偷抹泪。

  她捧在掌心长大的女儿,这两年在外面到底吃了多少苦才变成现在这样,懂事的让她心疼。

  “你当我们是傻子?一块破表跟一条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项链,能值两三百万?”

  胖子挤出人群,显摆的掂了掂脖子上的大金链子:“那手表就算是纯金打造的也值不了这么多钱吧!”

  温母被他的样子逗笑了,扶着温父的肩膀,说了句:“土鳖。”

  温佳期从家里端出一个凳子让母亲坐下,冲着胖子道:“死胖子,就我妹妹手上的那一块表能在市中心全款买套房,也就你把那狗链子当个宝拴在脖子上。”

  穿着西装革履的杨老板,在这群债主中见识最广成就最大的一个。

  他向前走了两步,仔细的盯着温暖暖手中的两样东西看了几眼,朝她点头。

  胖子还不算笨,迅速的抓着脖子上的金链子往衣领里塞,扭头小声问着杨老板:“杨总,那丫头手上的东西真这么值钱?”

  杨老板回头看着众债主:“如果我没看错,温小姐手中的手表是去年江诗丹顿发布会上的最新款,而项链是宝格丽“闪耀之辉”盛典上模特脖子上戴的那条。”

  众债主不太懂。

  但听着就很牛掰的样子。

  “很...很值钱?”胖子没了底气。

  “不多,一块手表也就两三百万的样子。”温佳期挑起眉稍。

  温暖暖斜了一眼自家哥哥,转眸看着杨老板,道:“杨伯伯不必担心真假,等明天一早你们派个代表跟我去鉴定机构鉴定一下就清楚了。”

  她一语戳破了杨老板心里的顾虑,不禁正视起眼前的这个小丫头来。

  十八九岁的孩子,白皙小巧的脸蛋上带着少女的稚嫩,澄澈的眼底是不属于她这个年纪该有的成熟与稳重。

  “妈,我害怕,爷爷爬那么高做什么?快让他下来啊!”

  骄阳烈日下,人群将大楼围了个水泄不通,温家掌舵人站在几十层的楼顶,那个缩在母亲怀里瑟瑟发抖的孩子懵懂的问着母亲。

  当年的情景,他还记忆犹新。

  现在看来,那个单纯懦弱的女孩,经过两年的光景,蜕去了青涩稚嫩,变的坚强了不少。

  远处的野草,被风吹的沙沙作响,也吹乱了她额前的碎发。

  温暖暖把手里的东西推给母亲,伸手将挡住眼睛的几缕碎发勾到耳后,抬起头,沉声道:“杨伯伯,你们今天来我家,是不是张、孟两家给你们透露了什么消息?”

  杨老板惊讶。

  他的表情已经揭露了答案。

  温暖暖想了想,语气十分笃定:“他们是不是跟你们说,我跟湾港的老板闹翻了,以我们温家目前的情况,完全没有偿还你们债务的能力?”

  笑了笑,继续说:“他们还说,如果现在找我们家要债或许还能拿回一块地皮,不然晚了,说不定我们温家悄悄卖了地皮,拿钱跑路了?”

  她每说一句话,杨老板的脸色就精彩一分。

  直到她把话说完,杨老板才收敛表情:“温小姐,既然你什么都知道,我也不瞒你,张总的确向我们透露过一些消息。”

  知道这些事的人不少,他只当温暖暖是从别人口中听来的。

  “人家张总又没说错,现在国家大大鼓励城市建设,你们温家的这块要不了两年就会拆迁,你们完全可以以拆迁这个由头去卖地,能多卖不少钱。”

  温暖暖冲着说话的胖子点点头:“你们的担忧我能理解,不过现在银行已经下班了,你们是打算在这守一晚上,还是明天一早再过来?”

  只言片语的对话,概括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她母亲口中的张、孟两家的老爷子,当年跟她爷爷可是穿着开裆裤一起玩到大的铁哥们。

  只不过,过命的交情只能同甘苦,不能共富贵,最终选择了背叛。

  她一直都知道,人心经不起诱惑,只是没想到,张、孟两家会做的这么绝。

  就算她家变的一无所有,完全威胁不到他们两家在W市的地位,更扯上不上什么利益关系。

  他们依旧死咬着不放,有什么深仇大恨非要把人往死路上逼?

  最后,能让她想到的。

  那就是。

  人心不古,世态炎凉。

  一众债主你看我我看你,围在一起商议了半天,最终决定先离开,明天一早再过来。

  “妈,家里其他人去哪了?”饭桌上,温暖暖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母亲。

  温母将摞起来的碗摆好,把手里的一把筷子递给女儿:“你爷有高血压,不能受刺激,现在在后面屋里,你奶奶带着天赐在屋里陪着。”

  温暖暖接过筷子,一双双的放好,抬头问:“那大哥跟三哥呢?”

  “佳和那小子下手没个轻重,一听咱妈被车给撞了,通过监控查到那家伙的车牌号,提着家伙直接把那人给废了,现在人在警察局待着。”温佳期端着盘醋溜大白菜从厨房里走出来。

  温母看着嘴上泛着油光的儿子,没好气的一顿臭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