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炒了大佬后成了他的心尖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拾贰章 典当

炒了大佬后成了他的心尖宠 渔玉余 1989 2020.11.25 00:08

  温佳期系上安全带,回头竖起三根手指。

  “三十万?”温暖暖瞪着眼睛。

  就算那人在这家医院住上半年也不要三十万吧?

  不得不说,二哥还真是大方,都不带还价的!

  温佳期白了她一眼:“你哥我有那么傻嘛!”

  “是三万。”温佳偶在旁补充,眼神挪到温佳期脸上。

  “三万?二哥,你做了什么?”温暖暖看了一眼温佳期,冲着杨老板道:“杨伯伯,麻烦去典当公司!”

  三万恐怕医药费都不够吧!

  两人的表情都带着怀疑,温佳期气不打一处来:“你们这是什么眼神?我有那么不靠谱嘛?”

  回以他的两道眼神写着:你就没靠谱过!

  “温小姐,不是去鉴定机构?”杨老板将车启动,插上话。

  温暖暖摇头:“不去鉴定机构,典当公司也有鉴定人员,刚好在那把东西变现。”

  她也有想过先将东西拿去鉴定,拿到鉴定证书后,再拿去拍卖行拍卖。

  这样一来,出手的价格绝对高出典当公司很多。

  可一套程序下来,没有十天半个月怕是拿不到钱。

  那群债主肯定会借机挑事。

  与其说债主,还不如说是推波助澜的张、孟两家。

  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只能选择尽快把这件事处理好。

  杨老板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将车开到了一家规模比较大的典当公司门口。

  早上八点多,正是上班打卡的时候。

  穿着正装的年轻男女下了电梯,互相笑着打招呼。

  “你们找谁?”

  四人刚下电梯,就见一个带着工牌的年轻男人朝他们走过来。

  “我们来当东西,去把你们这里的负责人找来。”

  温佳期取下头上的鸭舌帽,露出光秃秃的脑袋,再配上花衬衫,大裤衩,夹板鞋,乍眼一看,就像是哪里来的小混混。

  年轻男人打量了他两眼:“当东西?当什么?”一个土包子能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他的轻视写在脸上。

  温佳期的脸色暗了下来:“你管你爹当什么。”

  年轻男人脸一黑,回头叫来两个保安:“把他们轰出去。”

  两保安二话不说赶人。

  “夏氏典当公司的员工素质也就这样。”温暖暖故意加大声音,一手拉着一人:“大哥,二哥,既然人家那啥眼看不上咱们,咱们又何必赶着去送钱?”

  她的哥哥再怎么样,也不容别人轻视。

  温佳期呸了一口,点头道:“对,咱们走,W市又不是只有他们一家典当公司,不欢迎我,我还不稀罕!”

  什么狗屁夏氏企业,当年他温家风光的时候,夏老头赶着给他递名片他都懒得伸手接。

  “夏卉,怎么回事?”听到动静,一个秃头中年男人从里面走出来。

  见到中年男人,叫夏卉的年轻人态度依旧不见好转,反而指着温佳期倒打一耙:“二叔,这小流氓在这闹事。”

  “你说谁是小流氓?”温佳期气急败坏的将手里的鸭舌帽扔向夏卉。

  夏卉没来得及躲开,帽子将脸砸红了一块,他气的跳脚,嘴里骂骂咧咧:“你们干什么吃的?还不快把他架出去。”

  “你们动他一下试试?”温佳偶卷起衬衣袖子,横眉立目的看着两个准备动手的保安。

  两年的市井生活,将他身上的贵公子气质消磨殆尽,剩下的就是为生活所迫的悍气。

  保安一时被他身上散发的气势震慑住,眼神闪躲的立在原地。

  眼看旁观的工作人员就要报警。

  一直保持沉默的杨老板走到中年男人面前。

  他一身名牌,就连穿着的西服都烫的平展整洁,跟温家两兄弟成了鲜明的对比。

  中年男人眼睛一亮:“你是?”

  “您好,我是杨大生物的杨华栋。”杨华栋给中年男人递过去一张名片。

  温家兄弟以前在W市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现在落魄了被人这么轻视,他实在有点看不下去。

  中年男人接过名片,立刻变了张脸似的友好地笑起来:“原来是杨先生,幸会幸会。”

  杨大生物在W市的影响力跟建材企业的夏家不相上下,而这位杨先生可是杨大生物现任董事长的长子。

  杨华栋礼貌的跟他握手。

  “杨先生这次过来是...?”切入正题,中年男人疑惑的问。

  杨家主营饲料,夏家主营建材,两家八杆子打不到一块,他实在想不出这位杨先生来他这的目的。

  当然,典当什么的,直接被他忽略。

  杨华栋侧过身,被挡住的温暖暖立刻露了出来:“这三位年轻人想在你们公司典当一些东西。”

  中年男人皱着眉头扫了一眼温家两兄弟,目光移到温暖暖身上,看了半天,似乎有点不确定:“你是...?”

  温家两兄弟现在的打扮气质跟以前相比,差了不是一星半点,而温家跟夏家也没有生意上的往来,中年男人只当他们兄弟像他侄子所说是来捣乱的,直到看到最后那位,这才否定了前面的看法。

  温暖暖猜到了他想问什么,点头道:“是我。”

  她现在素面朝天,高扎马尾,七分短袖T恤,铅笔裤,黑色球鞋。

  这身打扮,跟电视荧幕上容妆艳抹的性感女神装扮实在差距太大,又是过气港星,也难怪从电梯一路上来也没人能够一眼将她认出。

  中年男人斜了她一眼:“当什么?”

   W市张、孟两大巨头跟温家的恩怨,他早有耳闻,自然不想因为眼前的这位穿着一身地摊货的温小姐去触那两家的霉头。

  对于他的态度,温暖暖也只是微微一笑:“几样小东西,不过夏总看了肯定会喜欢。”

  在这个看脸的时代,相貌的确给她带来了不少便利。

  比如此刻的夏卉:“二叔,这位小姐都这么说了,你看看也碍不了什么事。”

  中年男人瞪了一眼侄子,又看向杨华栋,后者冲他颔首致意。

  温暖暖低头,取出出门时温母装进她包里的项链跟手表。

  东西一出,经常与奢侈品打交道的中年男人脸色一变,亲自带他们进了接待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