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炒了大佬后成了他的心尖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肆拾肆章 蛇

炒了大佬后成了他的心尖宠 渔玉余 2041 2020.12.23 19:01

  温佳和将握紧的右手张开:“她丢了东西,我捡了。”

   温暖暖拿起躺在他掌心的黑色U盘,递还给戚雅:“我相信我三哥不会拿你的东西,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别说是什么不值钱的U盘,就算是一块金砖放在三哥前面,以三哥的性子,也是不屑去碰的。

   戚雅接过递过来的U盘,冰川雪莲般的脸上勾起一丝嘲讽。

   只要大家都相安无事,温暖暖也不会在乎其他人怎么想。

   可温佳和却跟她的想法不同。

   “道歉。”他拦住转身准备离开的戚雅。

   戚雅扭头斜了温家两兄妹一眼:“跟她,还是跟你?”

   “道歉。”

  温佳和不答,深邃的眼底划过一抹暗光。

   温暖暖赶紧手快的拉住自家哥哥,冲着戚雅道:“不用道歉,我三哥是随便说的。”

   戚雅眼角抽动几下,大步钻进了帐篷。

   温暖暖看了一眼帐篷,伸手将温佳和拉到一边,低声问:

   “三哥,你不是跟二哥去前面村子里拍戏了?怎么会捡到戚监制的东西?”

   温佳和道:“二哥去了,我来找你,就捡到了。”

   他说话简洁,温暖暖早已习惯了他说话的方式,也能很快明白其中的意思。

   “李严让你回来的?东西是在帐篷外捡到的吗?”

   温佳和默默点头。

   温暖暖安抚的拍了拍温佳和的手臂:“没事,咱大度一点,不跟她计较。”

   难怪三哥拦着让戚雅给他道歉,堂堂一个大男人,被人平白无故的冤枉偷东西,搁任何一个男人身上都会让对方道歉。

   温佳和轻轻摆头:“她看不起你。”

   温暖暖一愣,看来三哥是见戚雅刚才看自己的目光中带着鄙夷,这才坚持让戚雅给自己道歉。

   “没关系,只要家里人看的起我就行,咱不需要外人看的起,他们这是羡慕。”

   三哥的脾气她知道,现在只能连说带哄的将他稳住,不然一会怕是要闹出事。

   听着帐篷外两兄妹的对话,戚雅整理背包的手一顿。

   羡慕?

   她会羡慕他们?

  ***

   刘月跟着昭亚成员去了前面村子一趟,偷偷摸摸回来时,手上多了一把漆黑的烧火钳。

   齐腰深的杂草内窸窸窣窣,她一手抓着棍子,小心翼翼的扒开茂盛的野草,一手抓着烧火钳谨慎的盯着脚下。

   还没入秋,正是蛇虫鼠蚁出没的季节,特别是野外,时常能看到各种蛇类的身影。

   无论多大胆的女孩,对无骨爬行物,总是出于本能的害怕。

   当刘月看到一条手臂长的碧绿小蛇时,紧张的脸上露出邪恶笑容。

   有了这条蛇,就算温暖暖侥幸没被伤到,那也恐怕会被吓的半死。

   想到温暖暖惊吓过度的模样,她骤然心情大好。

   黑色的火钳毫不犹豫的夹住了,正抬起小脑袋的绿色小蛇。

   刘月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袋子,慢慢的将蛇放进去。

   还没来的及高兴,眼前的一幕让她的笑意定格在脸上,瞳孔极速放大。

   “啊!”

   一声惊恐到极致的喊声从不远处传来,站在帐篷外闲聊的温家两兄妹齐齐扭头张望。

   帐篷内整理物品的戚雅也闻声从里面走出来。

   “妈呀!蛇啊!”温暖暖张着嘴巴大叫一声,条件反射的撒腿就跑。

   跑了两步,见温佳和还傻愣愣的站在那,又回头拉着他一起跑。

   她发誓,除了在电视上,这绝对是她见过最大的蛇。

   只是,这蛇特么哪来的?

   这里一不是原始森林,二不是热带雨林,怎么会出现这么大的蛇?

   看着朝桦树林跑去的两人,戚雅顿了一下,朝另一个方向跑去。

   人可以分散,蛇却只有一条,现在只能赌运气。

   被甩在后面的刘月又怕又气,可现在除了跑,也没有其他办法,眼看跟前面人的距离越拉越大,她急了:“等等我。”

   带着哭腔的喊声让温暖暖下意识的回头。

   靠!

   有毒吧!

   不带这么祸害人的!

   往哪里跑不好,偏偏跟着她。

   “三哥,我们分开跑,你去那边村子里叫人来。”说完,不等温佳和回应,她松了拉着他的手,独自跑进树林。

   温佳和也清楚分开跑是最明智的决定,但又怕蛇追着温暖暖,可如果让他赤手空拳的跟大蛇搏斗也不切实际。

   眼看刘月将要跑到跟前,他想也没想,直接伸腿将跑的气喘吁吁的人绊倒,自己则立即站起来跑开。

   有人绊住大蛇,这样大蛇就追不上小妹了。

   他高兴的想。

   刘月一个趔趄,装着小蛇的袋子脱手。

   袋子口没有封住,在这力道的冲击下,里面的小蛇飞了出来,朝温暖暖的方向射去。

   听到响声的温暖暖扭过头,就见一抹碧绿直直的朝自己的脸飞来。

   她惊呼一声,用力的一挥手,将飞来的小蛇打落。

   小蛇板砸在地下,扭动几下身体后,就一动不动。

   温暖暖在这个时候哪有心思管小蛇是死是活,逃命要紧。

   腰肢粗细的大蛇卷起刚从地下爬起来的刘月。

   蛇身还没缩紧,刘月吓得毫无形象的哭喊求救:“救命啊!啊...,救救我,救救我。”

   跑出一段距离的温暖暖只当没听到,自己都自身难保了,哪有能力管别人?

   再说,这个刘月一项看她不顺眼,恨不得事事都要给她穿小鞋,她凭啥要冒着生命危险去给蛇当活靶子?

   况且,这里除了刘月,一个人也没有,她就算掉头回去,也是送人头。

   但是如果不回头,刘月就会被大蛇活生生的绞死。

   这样一来,她恐怕一辈子都会受到良心的谴责。

   不管了!

   死就死吧。

   看着停下脚步,扭头找了根四五米长的树枝,正朝她这个方向跑来的温暖暖,刘月忘记了哭泣。

   刚才求救是本能,她没想过温暖暖会回头来救她。

   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即便是兄弟姐妹也会下意识的抛弃对方,更别谈是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而拼命。

   温暖暖拖着长长的树枝,害怕的慢慢靠近卷成一团的大蛇。

   穿着布鞋的脚踩在不知死活的绿色蛇身上,有点滑。

   她咽着口水将小蛇踢开。

   不等她靠近,大蛇动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