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炒了大佬后成了他的心尖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肆拾贰章 对戏

炒了大佬后成了他的心尖宠 渔玉余 2099 2020.12.22 16:26

  蒋曰钰脸色一僵。

  他不是科班出身,即便有再好的表演天赋,也跟那些经历过多年跑龙套的艺人有所差距。

  本以为两年的段子生涯,让他的演技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没想到,只是短短的几句台词,就将他心底的优越感给狠狠地击碎。

  呵!

  傲气?

  原来他在别人眼中是这样的。

  温暖暖缄口不言。

  在这群人当中,她是唯一一个参演过多部电影的人,想必当初李严找上她,也有这方面的考量。

  对于角色,她不能说得心应手,但短短几个镜头就被导演喊停的这种情况,也只在她刚进入娱乐圈时发生过。

  李严说的委婉,表演的太直接,其实意思就是浮于表面,没有融入到角色当中。

  按道理说,她现在这个年纪,正是情窦初开时,扮演男主的蒋曰钰长的也是相当养眼,根本就不需要费多大精力去飙演技,直接本色出演就好。

  问题是,在这之前她就遭逢家变,又在异世摸爬滚打三年,骨子里早已不是什么青春少女,对于懵懂的爱情她也是一知半解。

  细想一下,能让她脸红心跳、神情忸怩的也只有那个人。

  李严看着仿佛醍醐灌顶的两人,不禁暗自欣慰。

  面对脑子灵活的人,你只需要明确点出其中的问题,他们便能很快会意过来,不需要你去多加提点。

  “你们两个尽快调整好心态,十五分钟后再来一次。”李严低头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冲着垂眸沉默不语的两人道。

  两人点点头,暗自酝酿着下一场戏的情绪。

  十五分钟后。

  男女主角再一次对戏时,眼神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林子中斑驳的光斑如零碎的星光,打在两人脸上,挟着几丝温柔,仿佛能照出两双眼睛深处的柔情似水。

  目光交汇处,少女春心萌动,时而嗔怪,时而欢脱,时而娇俏,又时而紧张。

  少年阳光爽朗,豪情万丈,对上少女时,眼神无限宠溺。

  两人的一举一动谈不上多亲密,但呈现出来的感觉,甜蜜的让人羡慕。

  “你还没告诉我,干嘛给我这个?”郑容轻抚着胸前衣服上的徽章,不解的看着赵江山。

  她双眸似含剪水,水灵灵的煞是好看。

  赵江山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黝黑的脸上带出几分羞涩:“我...。”

  郑容眨巴眨巴眼,示意他别吞吞吐吐,快点说。

  “定情信物。”赵江山鼓起勇气说完,一脸期待的看着郑容。

  郑容愣了一下,然后双颊飘红的低下头,过了许久才抬起头,绕开那个话题的看向眼前粗壮的树干。

  粗糙的树皮被扒掉了,露出光滑的树干,微黄的主茎上刻着两个人的名字。

  赵江山见她不语,急了:“小容。”

  郑容噗嗤一笑,红着脸指着挂在自己胸前的胸章道:“傻子。”

  少女的娇憨,让赵江山眼睛一亮,后知后觉的笑了起来。

  昭亚的成员在这一刻,仿佛忘记了两人是在拍戏,自身也被带入到眼前的画面当中。

  身临其境的跟着剧情而起起落落,那种初恋时的悸动、纯真,会因为对方一个眼神而心跳加速,身心都冒着粉红泡泡。

  “好甜蜜啊!”

  不知道谁感叹了一句,众人才如梦初醒。

  “OK。”

  李严扬手喊道:“先到这,吃完饭继续。”

  能够呈现出这么好的效果,是他万万没想到的事。

  由此可见,两人的悟性不是一般的高。

  那么后面的拍摄进度就能够大大提高了。

  温暖暖长吐了口气,没想到这招将情绪转化还挺管用,一条就过了。

  “紧张啊?”蒋曰钰一改刚才阳光大男孩的样子,邪气的挑起眉梢。

  听着他欠扁的语气,温暖暖白了他一眼:“别说你不紧张。”

  刚才飙演技的时候,抓着她的手都在冒汗。

  蒋曰钰将手插进裤兜,边走边说:“面对你,别说是演戏,就算是真的,也没什么好紧张的。”

  温暖暖暗道一声嘴硬。

  也不知道是谁刚才耳根子都红了。

  “小妹,你可真厉害,演的跟真的一样,我都看入迷了。”温佳期一脸崇拜的跑过来,嘴里不住夸赞。

  以前看小妹演戏都是在电视看,现在在现场观看,视觉冲击不是一般的强。

  网上那些说小妹是“花瓶”的人,绝对是嫉妒。

  有了上半天的铺垫,下半天拍摄起来顺畅了许多。

  “赵江山,你今天怎么了?怎么感觉怪怪的?”

  白桦树下,两人并肩席地而坐,郑容抱着双膝,疑惑的看着心不在焉的赵江山。

  赵江山嘴里衔着根狗尾巴草,屈膝仰头看着被树冠遮住的天空。

  “听我爷爷说,边境打起来了,R军一路烧杀抢掠,已经到了湖江一带,说不定很快就会打到咱们村。”

  他说的平淡,但跟他从小一起长大的郑容却知道,他越平淡就代表越愤怒。

  赵江山打小受家人的影响,恨透了毫无人性的R军。

  “那你是要去参军?”郑容心底纠结,既支持自己的心上人成为一名有责任担当的战士,又不想让他去冒险。

  赵江山靠在树干上,双手叠起来枕在脑后:“今早我看到上面来人了,几个背着长枪的男人被村长领回了家。”

  郑容惊奇的看着他:“你的意思是,上面下来招军?”

  赵江山丢掉了嘴里的狗尾巴草,陡然兴奋的站起来:“一定是,看那几人握枪走路的姿势,唰唰唰,可真威风。”

  心上人一脸向往的表情,让郑容失了声,挽留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江山,你怎么在这?你爹正到处找你呢!”发小何子健的声音从林子外传进来。

  赵江山高声回应:“哦,好,我马上回去。”

  然后扭头看向郑容,激动的心情一下被压下,剩下的只有无尽惆怅:“小容,我可能要走了。”

  郑容情绪低落的哦了一声。

  能不走了?

  这句话,她说不出口。

  赵江山替她顺了顺垂在两边的麻花辫,脸上的表情异常认真:“小容,我会回来的。”

  他宣誓般的语言,让郑容神情一怔,立刻将心底自私的想法甩到脑后,自己喜欢的不正是他身上的那股正义与热血?

  想通后,她抬头正色看向赵江山:“我会在这片桦树林等你,一直等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