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破碎虚空:真神的选择!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百零三章 上官云烟对喾的回忆!

  ‘你这小姑娘出手也未免太狠了吧!要知道这样子是不对的,你晓得伐?。。’望着自家孙儿居然突然间就陷入了颓势,随后被人直接给胖揍了一顿出局后,一旁正在场外边喝着玫瑰花茶边享受这场比赛的老爷子上官云烟顿时便坐不住了起来,也就是太多观众和高层看着自己,不然自己早就把王丽拖到阴暗小角落去好好教训一顿了。要知道王丽可是第一个敢对他孙子下这么重的手的人!

  ‘别絮叨了,当年我问个路差点都被你给烦死!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你居然还真混的有模有样,不错啊,战神!’这么多年过去,看来性格是一点都没改啊!望着护犊无比并且巨唠叨的战神上官云烟,王丽倒是一时间不由自主得感慨了起来,连上官云烟都已经从一个小伙子变成了老头了啊!时间可过的真快啊!

  ‘咳咳,爷爷算了,输了就是输了,我可不想让别人说我们上官家输不起,下去了下去了!’一听到王丽的话语,此刻好不容易从墙壁内缓缓爬出的上官墨差点被她给吓死,这么些年来他可从没听到过有人敢这样对自己爷爷说话的!别看自己爷爷平时唠叨的像个猴子,又没心没肺的,这要是真生气起来,即使是没什么情绪的上官墨见了都得害怕的躲开。

  ‘不过这小姑娘倒是少有的挺有意思的那种,看来等会得去要个手机号了!’正所谓真爱难寻,像上官墨这种性格的家伙更是难上加难!别说真爱了,就是连朋友都少的可怜!(为数不多的朋友也是看在上官云烟和他的实力上才有所图谋的靠近他)而王丽应该算是他这些年遇到过最有劲的小姑娘了(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这样的小姑娘,自己怎么能放过?自家爷爷还指望着赶紧抱孙子呢!

  ‘恩?你在说些什么?我怎么听不懂?问路?你向我问过路?’不过令上官墨惊恐的事情并未发生,很显然在这种场合,即使上官云烟脾气再怎么暴也不会当场对小辈动手。不然这不是不给人主办方面子得罪人么!所以虽然这么多年可是头一次有年轻人这么没大没小的和自己说话,但是上官云烟还是强行将自己的火气给压了下去,随后露出了他认为和颜悦色的表情对着远处的王丽疑惑道。在他的脑海里,王丽什么时候向自己问过路了?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

  ‘你这先天禹罡步从哪儿得来的你心里没点B数么?不过奇了怪了,我当初给了你上卷和下卷两本,为何如今这小子所使用的先天禹罡步只有前半段的步法?’很显然,(王丽体内神秘存在)在喾的印象里自己当初可是丢给了上官云烟上下两本卷轴,也就是先天禹罡步的上卷和下卷。可如今其孙子上官墨使出的却只有一半的步法和心法,这倒是让王丽丈二摸不着头脑了起来,你难道使用起来不觉得别扭么?

  ‘你!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此事的!’王丽的问语如同一道重锤瞬间便敲打在了上官云烟的心房里,她居然知道此事!她到底是谁!一下子,上官云烟便发觉王丽的身影和自己内心最深处的那道身影重叠在了一起,难道说?望着眼前的王丽,上官云烟突然间想到了一种可能。

  ‘恩,就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换了个身体而已,麻瓜!快回答我的问题!’在见到上官云烟如同看见了鬼一般的表情后,王丽哪儿还不知道其在想些什么,看来这兄弟总算是认出我来了啊!而王丽的话语虽然让一旁的上官墨完全听不懂其在说些什么,可是在上官云烟的耳里,这句话简直让其整个人都差点震惊的差点下巴托到地上,居然真的是她!

  在很久很久以前,那时候的战魂大陆比现在可要乱的多,而上官云烟也不是什么传说中的战神,那时候的他只是个初出茅庐的二愣子,就算是放在大街上估计也没人认得出的那种。而上官云烟人生的前期这段时间几乎可以说是无比凄凉的,由于自己是私生子,所以还未等自己成年,自己便被自己的家族扫地出门。随后眼睁睁的在家族门外看着自己的父亲和生母因为偷腥而惨遭家罚致死。那时候的他没有亲情,没有友情,没有爱情,没有钱,反正是什么都没有!

  ‘你对我真是很不公平啊!老天!’在不知向着什么方向毫无目的的走了许久后,上官云烟终于因为饥饿交加,体力不支的倒在了大街上。等他再醒来时,自己已经出现在了一辆马车内的囚牢里,感情自己被人贩子给卖了!一想到自己这样的人生,小上官云烟顿时便放弃了抵抗,算了,被卖了做苦力甚至奴隶也比饿死强啊!然而天不从人愿,也不知道人贩子驾照到底有没有考出来,这兄弟居然把马车开沟里去了,最后整车人里只有上官云烟一人迷迷糊糊的从水中爬了出来逃离升天。当时要是这兄弟没从沟里爬出来,如今名扬天下的上官家族估计也就不会出现了吧!

  ‘老天,你有没有人性啊!’望着烂命一条却偏偏命贼硬的自己,上官云烟顿时便不管全身湿淋淋对着天空大骂了起来,直骂了估计有1个多小时,把自己的喉咙都快喊哑了,云烟还不罢休。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年的喾这才机缘巧合的找到了上官云烟。也正是因为这个美丽的巧合,上官云烟的命运就此改变。

  ‘咳咳,这什么鬼地方啊,连人都没有!恩?什么声音?’当年的喾寄存在一位30多岁的中年男子体内,因为一些缘故,喾必须横穿这片连自己都叫不出名字的森林,可是因为自己是第一次走这条路外加森林里人烟太过稀少,喾顿时便在这里迷失了起来。我该不会一辈子都被困在这里出不出去了吧!望着天色逐渐变暗的森林,即使是活了无数年的喾都瞬间有些害怕了起来,森林的晚上,可是贼吓人的!有没有人啊?没有人,导航也行啊?导航没有,野外搜救队也行啊!

  就在喾越来越着急完全找不到出口时,突然间,在自己的身旁右侧大约数百米处传来了一道道撕心裂肺的吼声。总算有人了!感谢佛祖!在听到人类的声音后,喾顿时便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疯狂的向着叫声处跑去,5分钟后,其便发现了这噪音的制造者,小上官云烟。

  ‘这兄弟怕是精神方面有点不正常吧!哎,不过也没办法了,试试吧!’望着全身湿透如同水鬼一般坐在一条小沟边破口大骂苍天的小上官云烟,喾差点都露出了失去梦想的表情。这家伙该不会是个神经病吧?不过没办法,望着周围方圆500米都再没什么人的黑漆漆的森林,喾只能开始尝试和远处的上官云烟沟通,说不定这兄弟知道出去的路呢!

  ‘大兄弟,你好,你知道这森林怎么出去么?’处于礼貌,喾足足等了上官云烟喊完了一个多小时喉咙都快哑掉不叫后,其这才突然间出现在了上官云烟的身侧询问道。

  ‘算了,既然命运如此待我,那我就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自古在战魂大陆便有一种说法,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虽然自己的命运并不好,但是只要心存善念处处行善,无论多么悲惨的命运都能逆转过来,这在战魂大陆上可以有着很多先例的!所以一想到这,上官云烟顿时便很详细的将方圆500米内的所有大路小路暗道全都告诉了眼前的这位陌生人喾,希望自己能帮助他离开这里。

  也正是看在这一份善意上(或者说BB太久喾实在受不了了),喾在问完路顺便拎着这个落汤鸡走出森林后便看他可怜,随手丢给他了一本(上下两卷)先天禹罡步的修炼卷轴,也算是报了自己能出森林之恩。(至于为什么喾会元始天尊的步法,很简单,为了战胜他,你觉得喾会不好好研究一下么?无数年来喾早就将元始天尊的技能和CD什么的全都研究透了,所以此刻也就正好派上了用场交给了上官云烟防身!)

  ‘小子,别哭了,好好按着这东西上面写的修炼,即使日后成不了什么气候,你也不会混的太惨!’就这样,在安慰了一下上官云烟后,喾便顿时消失在了人群中将上官云烟一人独自留在了大街旁,而上官云烟望着喾远去的背影,随后便低头看向了喾给他的这本先天禹罡步卷轴(因为是喾当场抒写,所以其并没将先天禹罡步的名字写进去,导致上官云烟也不知道这步法该叫什么,最后取了个龙腾步法的名字!)

  也正是因为这卷轴,一开始只是抱着碰运气的心理修炼的上官云烟居然渐渐的练出了心得,就这样10年后,大陆的一颗冉冉新星升起了,战神上官云烟!也不知道这家伙从哪儿冒出来的,但是因为其古怪却强悍的步法和轻功,所以年轻一代,没人是他的对手!

  ‘如果有一天我们能再见面的话,我想亲口对你说一句,谢谢你!’而又过了10年,那时的上官云烟早已被天龙帝国征召,随后为帝国付出了汗马功劳,一步一步的爬到了两人(皇帝和老卡)之下,万人之上的位子。终于,年轻时什么都无法拥有的上官云烟终于什么都拥有了,也正是因为如此,虽然对于喾长什么样他早已忘了个清清楚楚,但是上官云烟对其却是发自内心的感谢!如果有一天自己能再遇到他,上官云烟发誓自己一定要好好报答他!

  ‘真!真的是您?啊,我的天老爷!也许我这句话说的有点晚,但是我还是想对你郑重的说一句谢谢!没有你就没有我上官云烟!日后有事尽管找我!恩?哦,对对对,为什么只有上半部的步法和心法,那是因为当时的我身上身无分文,所以就随后将下卷当给了一家杂货店换了3文钱买了2个包子吃。。呀呀呀!’

  很显然,到了此刻,上官云烟哪儿还不知道王丽到底是谁?还未等王丽反应过来,上官云烟便在众目睽睽之下对着如今是自己晚辈的喾狠狠的跪了下来郑重感谢到,这可把所有人尤其是一旁的上官墨给惊呆了。没错,你没有看错!大陆的至高强者战神上官云烟居然向一个小丫头片子下跪了!更令众人石化的是,也不知两人交谈了些什么,王丽闻言顿时便脸色铁青的对着上官云烟拳打脚踢了起来,而上官云烟居然毫不还手,任其殴打自己,这是哪儿一出?

  ‘真是个特别的小姑娘,不过,我喜欢!’望着这辈子自己都不应该见到的场景,一旁的上官墨顿时便望着王丽傻笑了起来,原来世界上居然有那么让我感到特别的小姑娘,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居然拿这么珍贵的东西当了去买包子!你简直是!。。还有你,傻笑什么?’一听到上官云烟的回答,王丽差点气的连自己手中的九彩伏羲琴元魂都差点脱手,这家伙居然拿这东西去换包子?这要是元始天尊知道会不会被气死?而一旁上官墨的傻笑更是刺激到了王丽,顿时可怜的上官墨也被拉了进来被王丽暴捶了一顿。

  令众人恐怖的是,被殴打的上官墨居然丝毫没有还手,这不由得令众人倒吸了口凉气后又重新审视起了王丽来,这家伙到底什么背景?难不成是神之子?连上官家族都惹不起?也正是因为如此,接下来的比赛,凡是抽到王丽的选手,全都吓得直接弃权保命,这程度简直比抽到吴远还要惊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