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隔世情缘之恋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一:年轻的心

隔世情缘之恋尘 朱与苏 2022 2019.07.31 17:16

  “骑单车?”赵军大声道:“我天天上学都踩单车,好不容易放假,你还叫我踩?”

  “要不划船吧?”方芳道。

  “这个可以有。”赵军附和道。

  说是划船,这船其实是不用划的,就是相对两个座位,一边脚下有一个踏板,踩下去船就会前进,还有一个方向盘,用来转换方向。

  六个人共三艘船,赵军,方芳一艘,张伟华,肖晨一艘,楚南寻和柳如诗一艘。三艘船开始还是并行,大家有说有笑,慢慢的就各自任船漂浮,三艘船也就相距越来越远了。

  “这里真的很舒服,我只要来到这样的地方,我就感觉心情特别好。”如诗道。

  “那是因为这里空气新鲜,风景优美,而且放眼望去都是一片绿荫,人在这样的环境下,当然心旷神怡了。”南寻回答道。

  “是啊,我就常常会想,为什么我要有那么多功课,物理,化学,几何,还有一大堆作业,我只要看到那些公式,元素符号我头就疼,而且我想我以后也绝不会靠它们吃饭,那我为什么不能选择我自己喜欢的呢?”如诗幽幽道。

  南寻笑道:“这是个问题,但我想知识多总是件好事吧,万一哪天就用上了呢。”

  “说的也是,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对这些不上心。”她突然看着南寻,“你的学习是不是很好啊?我是说各方面。”

  南寻耸耸肩道,故作神秘的道:“我告诉你个秘密。”

  “什么秘密?”如诗看着他,一脸好奇。

  “其实我的学习最差了,每次考试都是偷抄同桌的,还有,这次住院,就是因为我知道我肯定考不好,所以那天你撞上来,我就刚好找到机会了,在医院躺了几天,完美的避开了这个危机。”

  如诗瞪着她,足足瞪了有一分钟,突然就哈哈大笑起来,直笑得花枝乱颤,“原来真是这样啊?”

  “什么叫真是这样?”南寻道。

  “那天我把这事说给方芳听,她就说你是不是因为怕高考所以故意装病,要不怎么没撞到怎么会那么严重,我当时还说她瞎说呢。”

  “哦,”南寻点了点头:“看来她果然厉害,这都能猜到。”

  如诗终于停住了笑,道:“但我认为你肯定不是。”

  “哦?为什么?”这次南寻感到有点意外了。

  “因为我每次去看你,你都是满腹心事,焦虑不安,根本没有因为躲开了考试而觉得如释重负的感觉。”

  南寻直直的盯着如诗,她双肘撑在膝上,手托着下巴,因为笑得太厉害,整个头的力量都压在了手掌上,头发垂了下来,遮住了大半边脸,露出一双含水双眸,正望着他。

  他突然这样看着她,如诗有点不自然了,她伸手撩了撩头发,“咳,其实你一直都在为考试的事担心,不是吗?”

  南寻终于笑了,他没有说话,将脚下的踏板一踩,小船马上缓缓向前驶去,驶过湖心,往对岸驶去,对岸有一排小树,树枝直垂在离水面一米高的地方,般在树枝前停了下来,南寻伸手摘了一片树叶,他将树叶轻轻含在唇边,一阵清脆优美的音乐声响了起来。

  他吹的是一首老歌,“透过开满鲜花的月亮,”这歌如诗熟悉,因为柳佑先除了写作,还有一个爱好就是听音乐,这首歌就是其中一首。

  树叶在南寻口中发出的声音清脆,有点象笛子发出的声音,随着歌曲的旋律,悦耳动听,如诗忍不住就跟着轻轻哼唱了起来。

  透过开满鲜花的月亮

  依稀看到你的模样

  那层幽蓝幽蓝的眼神

  充满神秘充满幻想

  一种爽爽朗朗的心情所有烦恼此刻全遗忘

  只想只想在你耳边唱

  唱出心中对你的向往

  古老的传说今日的承诺

  美好的感觉永不停地闪烁

  你像那天上月亮停泊在水的中央

  永远停在我的心上

  你像那天上月亮你不会随波流淌

  永远靠近我的身旁……

  如诗突然停了下来,她看着南寻,南寻的眼神也正深情的看着她,她脸瞬间就红了,她明白了这首歌,也明白了他的心。

  一曲吹完,两人都默默不语,过了很久很久,如诗才低声道:“很好听。”

  她坐在那里,没有抬头,头发将整张脸都遮住了。

  这时,方芳的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哇,真好听,再来一首。”

  南寻转头,赵军和方芳的船正向他们驶了过来,方芳站在船头,一边招手一边叫着。

  很快,赵军就把船和南寻的船并排靠着,方芳道:“没看到你带乐器啊,你怎么做到的?”

  南寻把手上的树叶递给她。

  “树叶?不会吧?这也行?”方芳一百个不相信。

  南寻将树叶递到唇边,一阵清脆的声音从他唇边响起。

  “这也太神奇了吧?”赵军瞪着双眼,怀疑自己看错了。

  “这没什么奇怪的,我老家是农村,很多人都会。”南寻答道。

  “教我教我!”方芳兴奋的道。

  “没问题。”南寻从树上摘下几片叶子递给方芳,然后道:“你看将叶子轻轻含在嘴里,双手捏着叶子两端,舌尖顶着叶子,然后吹。”跟着就发出了一阵尖锐的声音。

  方芳也学着南寻的样子,但不但没吹响,还把叶子给吹到湖里去了。

  试了好几次,连叶子都被她扯断了,还是没发出一点声音,方芳叫道:“怎么不行啊?是不是你耍我啊?”

  赵军和如诗笑得腰都直不起来,赵军道:“这什么东西都得学会才行吧?哪有这么容易呢?”

  南寻也笑着说:“你自己多揣摩揣摩,慢慢的就行了。”

  “不行,你再吹个完整的听听,我刚才太远没听仔细。”方芳道。

  “那好吧。”

  于是南寻又吹了一首“月亮之上,”方芳边听边唱,然后一竖拇指道:“不错,果然有才。”大叫嘻嘻哈哈又是一阵大笑。

  “要不,我们从这里走到钟村出口再坐车回去吧?”上岸后肖晨道。

  “不是吧?你知道多远吗?你是不是疯了?”方芳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