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隔世情缘之恋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三:又见故人

隔世情缘之恋尘 朱与苏 2022 2019.08.02 15:14

  如诗:这也太玄幻了吧?

  南寻:我说的是真的,所以那天你踩单车撞到我后,我一抬头看到你,头中一阵眩晕,就这样送到医院去了。

  如诗:我怎么感觉象在听故事一样?不错,把这做题材写成小说我感觉还行。

  南寻:但我又不是凌风,你也不是恋尘,你说,她是不是找错人了?

  如诗:也许上辈子你就是凌风,我就是恋尘呢?哈哈哈……

  南寻:……

  南寻:我觉得有可能,呵呵。

  如诗:没想到你还挺能编。

  南寻:没编,我说的是真的。

  如诗:可惜我一点都不信。

  南寻:是啊,这事真的说出来都没人信,连我自己都不信。

  如诗:哦,我要下了,一会老爸该要用电脑了。

  南寻:哦,那你什么时候才有空了啊?

  如诗:再说吧,有空再联系你。

  南寻:好的。

  如诗:你傻得很可爱,拜拜。

  南寻:傻?我傻吗?

  ……

  南寻:喂……

  没有回应,想来是下了。

  南寻坐在电脑前,他又看了一遍如诗的照片,每一张他都觉得是那么美。

  这,应该是每个恋爱中的人的感觉。

  “咳,想什么呢?咦,这是谁啊?”南玉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身后。

  “咳,这是我的一个……同学,你怎么进来都没声音啊?”南寻有点支唔。

  “我开门这么大声你都不知道,是太入神了吧?同学?不会只是同学这么简单吧?”南玉眨了眨眼,试图从南寻脸上看出点端倪。

  “姐,我问你件事。”南寻正色道。

  “什么事?”

  “如果你老是看到一个男孩脸红或不自然,会是因为什么原因?”

  “这个啊?如果是这样子的话,那应该是对他比较在意吧,或者说是有点什么微妙的心思吧。”

  “哦。”

  “我看你肯定有问题,来,跟老姐我说说看。”

  “没,我就是随口问问。”

  “是吗???”南玉满脸不信任的看着他,让南寻感觉自己就象个被审讯的嫌疑犯。

  南寻摊了摊手,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

  如诗关掉QQ走出书房,柳佑先正坐在沙发上呆呆出神,如诗知道他肯定是在构思他的作品,所以也不打扰他,这时,电话响了起来。

  “喂……”如诗拿起话筒。

  “请问是柳先生吗?”传来的是个女人的声音。

  “哦,稍等。”她放下话筒,“大神,找你的。”

  “哦?”柳佑先走过去接过话筒,“你好。”

  “你是柳先生吗?”女人的声音。

  “正是,请问你是??”

  “我在xx网看到你的征婚信息,请问我们能碰个面吗?”

  “碰面啊?这……我这两天……”话还没说完,话筒就被如诗抢了过去。

  “没问题,在哪里见面?位置你选。”如诗忙道。

  “请问你是???”对方有点懵。

  “我是他女儿,是这样的,我爸是个文化人,这人比较传统,有点怕羞,你选好地方,我把他押过来。”

  对面传来了笑声,“你们可真逗,还有姑娘押着老爸相亲的?”

  “不不不,你听我说,我老爸这人呢,做人处事比较务实,他认为相亲太费力了,所以就有点不愿去……”如诗赶紧解释。

  “不用说了,我都清楚,你是如诗吧?”对方问。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这次到如诗懵了。

  “这样吧,我和你先见个面吧,我们可以聊聊。”

  “这……”这是什么鬼?

  “这样吧,明天早上九点,悦凯酒店见。”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如诗拿着电话,心里转了无数个念头,谁呢?为什么知道我名字?见面,会不会有什么阴谋?大白天的又是公共场合,应该没事吧?

  柳佑先看着她那表情,问道:“是谁啊?还知道你名字?”

  “我也不知道。”如诗道。

  ……

  悦凯酒店离如诗家并不远,走路也就十分钟左右,如诗在九点准时出现在酒店门口。

  “你就是如诗吧?”如诗刚到门口,旁边就走过来一个女子。

  女子看起来很年轻,一头短发,面容清秀端庄,穿着一身印花长裙,显得落落大方,就象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书卷气十足。

  “你是???”如诗对她并没有印象。

  “我叫王萱。”女子展颜一笑,“我们找个地方坐下聊吧。”

  悦凯的早点在这一带算是有名的,所以生意也是好得不得了。

  两人找了个靠角落比较安静的位置坐下,如诗点了份粉肠粥,王萱点了份肠粉,又点了几份小吃,然后问道:“你真的对我没一点印象了吗?”

  如诗摇了摇头。

  “也是,那时你还小,都十年了。”王萱叹了口气,“时间过得真快啊,那时你才七岁,现在都变成个大姑娘了。”

  七岁?如诗在努力回忆自己七岁时在哪里。

  “那时你爸在陕西支教,我是个实习记者。”

  如诗好象有点记起来了,“你是……王阿姨??”

  “是啊是啊,”王萱高兴的道:“原来你还记得我啊?”

  “我只是记得有这个人,但模样我却不记得了。”如诗还在努力回忆。

  “那当然了,你那时还小,当然不会记得,何况还那么久了。”王萱道。

  “那你怎么找到我们的啊?”

  “说来也巧,我也是浏览网站时看到了你爸发的征婚交友信息,但我用qq联系了他几次他都没有回复我,后来我就找到你家电话。”王萱道。

  “你们现在还好吗?”王萱问。

  “还好吧。”

  “这十年来,一直都是你们两个过的吗?”

  “是的。”

  这时候她们点的早点已经送了上来。

  “王阿姨,你来的目的是???”如诗问。

  “就是看看你们怎么样了。”

  “哦,我还以为你是来和我爸相亲的呢。”如诗有点失望。

  “我是想见见他,但我也不知道他是否愿意见我。”

  “为什么不愿?”如诗问。

  “这个……说实话,我也不知道。”王萱低声道。

  “那你……结婚了没有?”

  王萱摇了摇头。

  “有男朋友吗?”

  王萱又摇了摇头。

  “真的?”如诗精神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