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隔世情缘之恋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引子

隔世情缘之恋尘 朱与苏 2518 2019.07.11 17:30

  这是一个充满诱惑的年代,在这个年代里,充满着无限的可能。

  每天,这个世界都在变化,你得到了什么?你失去了什么?

  这个世界好象已经变味了。

  是世界变味了吗?又或许,只是人变了,人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也变了。

  但以前呢?

  比如说前生。

  那是一个纯真的年代,虽然你已经不可能再记起。

  这是赣南的一个小山村,这里群山绵延,风景优美。

  一条马路连接着一个又一个小村庄,路的两旁是稻田,还有小河,再就是一座又一座青山。

  山上当然有着各种各样的飞禽走兽,这里的村民当然也会想各种办法去捕猎,毕竟这能大大改善生活状况。

  捕猎的工具大多是铳,这是一种较早的火药枪,大多数人家里都有,这种枪需要慢慢的往枪膛装火药,再将钢珠或截断的钢筋装在枪管里,钢珠多是用来打飞禽,而钢筋则是用来打走兽的。

  还有一种是铁夹,也就是加大版的老鼠夹,有经验的猎人都能识别出野兽常经过的路线,在野兽常出没的地方挖个小坑,将张开的铁夹放下去,再铺上一层树叶,只要野兽踩上去,夹子巨大的咬合力能将野兽的脚夹住甚至将脚骨打折,因为铁夹被铁链系在树上,野兽无法摆脱,只能等着被捕。

  但这很容易误伤到人,这里的人都是用柴火做饭的,所以经常会有人砍柴被误伤,慢慢的就没人用铁夹了。

  人们又想出另一种捕猎法,将韧性极强的树枝一端绑上绳子,打上活结,将树枝折弯,绳子在地上形成一个圆形的陷阱,野兽踩进陷阱,就触动机关,树枝弹起,就能将野兽的脚套住,树枝弹力将野兽的脚吊起来后,野兽也无法咬断绳索,无法逃走,特别是比较小的野兽,这就叫下套。

  这是一个小林场,四面环山,一条山溪沿着山脚流过,溪水清澈透明,喝一口清凉甘甜。

  这里离最近的村庄需要从山路步行一个半小时,这片山上有着丰富的竹资源,所以附近村的篾匠便来这里买竹,然后就在林场的一个大竹篷里编成各种各样的竹制品,再拿到市场去卖。

  这林场的承包者姓凌,大家都叫他老凌,老凌是一个很随和的人,所以和大家都处得不错。

  老凌的竹蓬里挂着四五把铳,这是他用来狩猎用的,大多是用来对付野猪,因为每年春天竹笋破土而出时,总有野猪会把竹笋刨开吃掉,这就影响了竹林的产量,所以那个时候他就会背着铳满山巡视,如果打到了野猪,他就会招呼众篾匠大餐一顿,再把剩下的卖给篾匠,篾匠又顺便带去市场卖,从中赚点差价。

  老凌有个孙子叫凌风,才七岁,非常聪明,深得老凌喜爱,所以老凌有空便从村里把他带到农场住一段时间。

  这天,凌风象往常一样在竹篷里看篾匠编竹椅,手上拿着竹制的宝剑玩耍,突然听到山里传来异常的叫声,接着就看到老凌拿着铳从住篷里冲了出来,嘴里叫道:“套到东西了,套到东西了!”带着门口的猎狗便往山里跑去。

  凌风好奇,也挥舞着竹剑跟了上去。

  几分钟后,他们便到了声音发出的地方,只见一根树枝上,一只小麂子被绳索套住后脚,挂在树枝上,树枝下还有一只大麂子拼命的扒着树枝,想把小麂子救下来。

  老凌在十几米远的地方停下,举起铳,向大麂子瞄准,他心想竟有此事,套一只地下竟还有一只不跑,从来没遇见过此等好事。

  但这时候,猎狗已扑了上去,一般来说,麂子是很怕狗的,见了狗都是落荒而逃,可今天却怪了,那麂子竟回头对猎狗扑了过去,扭打在一起。

  老凌从旁捡起一根树枝,冲了上去,看准麂子就是一棍下去,麂子马上就瘫倒在地,老凌拿出准备好的绳索,将麂子捆住,又将小麂子取下,找了根树枝,一前一后挑在肩上,满载而归。

  回到林场,老凌将一大一小两只麂子扔进铁笼里,这时,那些篾匠都闻风而来,这个说出多少钱,那个说出多少钱,都想着买来转手赚一笔。

  麂子是一种象鹿又象小牛一样的动物,却是难得一见的美味,所以价钱自然不菲。

  大家哄吵了一阵后,又各自忙去了。

  凌风很好奇,因为他没见过这东西,便凑到铁笼前想仔细看看。

  那小家伙显然看到人害怕,紧缩在笼角瑟瑟发抖,而大的那只躺着一动不动。

  “难道死了?”凌风拿竹剑从笼缝伸进去点了点母麂,口中叫道:“喂,喂。”

  母麂突然一滚而起,惊慌的眼神一扫,便走到小麂旁,伸舌头舔了舔小麂的眼睛。

  凌风道:“它是你小孩吗?”

  “你为什么不跑啊?”

  “你又打不赢猎狗,为什么还自讨苦吃呢?”

  凌风看着一大一小两只麂子,口中自言自语。

  那母麂看着凌风,眼中突然流下了泪水,不知是受伤还是体力不支,腿一曲,竟对着凌风跪了下来。

  “爷爷,爷爷。”凌风一边叫着一边跑了出去。

  老凌正在竹篷里和大家聊天,听到凌风的叫声还以为出了什么事,赶紧起身走了过去。

  凌风拉着老凌的手,把他拉到铁笼边,指着里面说:“爷爷,你看,它们哭了。”

  “哭了?”老凌低下头看了看,确实看到母麂的眼睛有泪水流下。

  “爷爷,要不我们把它们放了吧?”

  “为什么?”

  “你看它们多可怜,一个还这么小,一个又是它妈妈,你想想,如果我被人抓了,我妈妈是不是也会哭?”

  “可是,它们确实能卖不少钱呢。”

  凌风愣了愣,马上又拉着老凌的手道:“要不这样,等我长大了,赚好多好多钱给你用好不好?”

  老凌心里已在偷笑,没想到这小子倒挺心善的,但脸上却故意迟疑道:“多少啊?”

  凌风想了想道:“赚多少都给你。”

  “那如果我不答应,你是不是就不给钱我用啊?”老凌故意逗他。

  凌风呆了一呆,但眼珠一转,抱着老凌道:“爷爷这么疼我,我怎么会不给呢,爷爷常教我,做人要善良,要有孝心,我都常记在心,所以就算你不答应,我也会听你的话,做个孝顺的人,但是……”

  “但是什么?”

  “我现在想做一个善良的人,你当然也不会不答应吧?”

  “哈哈哈,好好好!”老凌大笑道:“你小子竟然给我下套。”

  “我只是听从爷爷教诲,何况,它们真的好可怜。”

  老凌满脸笑意,他从心底感到满足。

  “爷爷,你答应我好吗?”

  “好,我答应你。”

  “真的?”凌风眼睛发出了光,他高兴得想要跳起来。

  家乡风俗,放生的东西都要绑上一条红丝线,意示辟邪,所以老凌与凌风便在两麂的脖子上各系上一根红丝线。

  老凌把铁笼搬到往山里的旁边,示意凌风打开笼门。

  凌风轻轻的把笼门打开,对着它们道:“出来吧!”

  母麂迟疑了一下,“唰”的一声就冲了出来,跑了几步又停了下来,看着笼里的小麂,小麂看了看周围,终于也冲了出来。

  一大一小两麂撒腿往山里就跑,跑了一段距离,竟又停了下来,转身往凌风望了一眼。

  凌风挥了挥手,大叫道:“走吧,下次小心点别再被人抓到。”

  两麂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为这事,凌风整整高兴了一天。

  晚上,凌风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一对夫妻带着一个小女孩来向凌风道谢,然后化做一缕轻烟,消失不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