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隔世情缘之恋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五:住院

隔世情缘之恋尘 朱与苏 2220 2019.07.24 20:52

  南寻醒来时,发现自己已躺在医院病床上,手上还连着输液管。

  他想坐起身,但头一动,就感觉一阵眩晕,眼前发黑。

  他闭上眼睛,待那一阵眩晕过去,再睁开双眼,头轻轻的往一边转动。

  透过窗户,他看到了外面,外面阳光普照,难道自己昏睡了一夜?

  母亲坐在靠墙的一张靠椅上,头倚在墙上,可能是整晚没睡吧,此刻睡得正香。

  他手一动,输液管竟牵扯着输液瓶,在挂架上发出了轻微的撞击声。

  钟晴被惊醒了,她睁开双眼,发现南寻正看着她,她突然从椅上弹起,扑到南寻床前,激动的道:“南寻,你终于醒了,你吓死我了。”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妈,我怎么了?”南寻问。

  “医生说你没事,可能只是压力大,身体虚弱,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头好晕,全身无力。”南寻道,“我已睡了一个晚上吗?”

  “是啊,你太累了。”钟晴道。

  南寻首先想到的,就是明天就是考试的第一天了。

  钟晴显然看出了他在想什么,她安慰道:“你先好好休息,别的就不要多想了。”

  “可是……”南寻想坐起身,但头一抬,就感觉天旋地转。

  “我是不是有什么重病啊?为什么这么严重?”南寻问。

  “说什么呢?医生已对你做了全身检查,除了血糖低,身体弱,没发现任何问题。”钟晴帮他理了理被单。

  “你肯定饿了吧?我出去帮你买点吃的吧,你爸爸店里有事,刚刚才走不久。”

  这一说,南寻还真感觉饿了,他轻轻的道:“嗯。”

  钟晴又帮他整理了一下被单和输液管,然后就出去了。

  南寻轻轻的闭上眼睛,他想回忆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想起了那天他们回去的路上,一辆自行车撞在他脚上,这并不是问题,问题是他看到骑单车的人后,他头瞬间炸了。

  那声音,那一身黄裙?

  这个纠缠了他无数个夜晚的梦魇。

  门口传来轻轻的开门声,跟着门又关上了,接着就听到轻轻的脚步声走到床前。

  可能是护士来查看情况吧,他想。

  “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这样都能把人撞成这样。”一个自言自语的声音传进他耳里。

  他全身一震,他想起了那一身黄裙。

  他闭着眼睛,装着仍在昏睡。

  “我为什么会遇上你呢?你这是面粉捚的吧?轻轻一碰就倒下去了。”

  为什么遇上我?

  南寻又想起了那个梦。

  “凌风,我是恋尘,你要记得我,我一定要找到你。”

  是啊,总算找到了,还不往死里整?但是,我不是凌风啊。

  他轻轻的将眼睛眯开一条缝,他想看看这个千里追魂,万里索命的女罗刹到底有多恐怖。

  首先映入眼帘的,还是那身惊魂的黄裙,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张脸,一张白晳精致的脸,配上一头及肩短发,显得清纯唯美。

  她坐在对面空着的病床边沿,眼睛盯着输液瓶,好象在想着什么,脸上似乎有着某种忧虑。

  南寻深深吸了口气,将发麻的手调整了一下。

  “你醒了?”一个急切而惊喜的声音传了过来。

  南寻呼出一口气,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这次,他才算真正的看清了这个“女罗刹”,一头短发,小巧挺直的鼻子,弯弯的眉毛下,那双如湖水般深不见底的眸子正凝视着他,脸上露出一丝惊喜。

  “你叫恋尘?”南寻问。

  “恋尘?”少女呆了一呆,“不,我叫柳如诗。”

  “柳如诗?”

  “你终于醒了,你不要紧吧?”如诗问道。

  “我也不知道,就是感到头晕。”

  “你是不是本来就有什么疾病啊?”如诗又问。

  “没有啊,只打懂事以来,感冒都很少。”南寻道。

  “哦,”如诗一脸无奈,“看来,这锅是背定了。”

  “你说什么?”南寻道。

  “哦,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你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

  “我也想快点离开这里,谁愿意呆这里。”

  “我明天还要考试呢。”南寻道。

  “你?”

  “是的,我是一中高三一班的,我叫楚南寻。”

  “哦?我二中二一班。”

  “你刚才问我是不是恋尘,恋尘是谁?”如诗停了一会问道。

  “哦,我也不知道她是谁,”想了想又道:“应该是个讨债鬼吧。”

  “讨债鬼?”如诗笑了,她一笑,南寻只感觉整个房间都突然明亮了许多。

  “那她肯定很讨厌吧?”如诗忍住笑问道。

  “以前我不知道,但现在我想,她肯定是个很漂亮,很可爱的讨债鬼。”南寻笑道。

  “为什么?”

  “因为……”

  这时候房门突然开了,钟晴手上提着一大堆东西,看到如诗,愣了一下。

  如诗赶紧站起来道:“阿姨你好。”

  钟晴将手上的东西放在桌上,问道:“你怎么来了?”

  “哦,这祸是我闯的,我当然不能逃避。”如诗道。

  “哦……”钟晴重新打量了如诗一遍,昨晚她心思全在南寻身上,还没仔细看过她。

  明眸皓齿,一袭长裙,就象一朵正要绽放的花朵。

  她心里不禁一声赞叹,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那……他现在已花了多少钱医药费?”如诗小心翼翼的问道。

  “现在为止大概三千多吧。”

  “啊!”如诗咬了咬唇,“这么多啊?”

  她嗫嚅着:“我只有两千块,这是我慢慢攒下来的,”顿了顿又道:“我爸爸为了我,已付出了太多,我不想再让他担心。”

  她抬起手,南寻这时才发现她手上拿着一个很精致的,印着花的小钱包,她打开钱包,拿出一叠叠得整整齐齐的钞票,有一百的,有五十的,还有二十的和十块的。

  钟晴看着她,她已有点喜欢这个女孩了,说不上为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钟晴问。

  “我叫柳如诗。”如诗轻轻的答道,感觉心有点虚。

  “哦,小柳,是这样的,南寻这情况呢,我想让他多观察两天,还有,刚才我问过医生……”

  如诗听到还要再观察两天,心想,这下完了。

  “医生说,他这事和你关系不大,所以你就不用为这事操心了。”

  如诗抬头看着钟晴,满脸不敢相信的表情:“你说的是真的?”

  “是的,那既然与你无关,我当然不能讹你。”钟晴道。

  “你真是个好人。”如诗满脸感激。

  钟晴笑了笑,拿出一碗刚买回来的粥,打开盖子,端到南寻床前的柜子上。

  看着钟晴一羹羹喂着南寻,如诗又想起了自己的母亲,那个已在她记忆中模糊的母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