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隔世情缘之恋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五:老李的心

隔世情缘之恋尘 朱与苏 2050 2019.08.03 21:33

  “你不能恨她,因为她是你母亲。”

  “你不应该告诉我的,你知道我不会见她。”如诗抹了抹脸上的泪。

  “但是……”

  如诗突然起身,头也不回的往房间走去,然后呯的关上了房门。

  ***

  城市花园是一个规划较早的小区,没有地下停车库,因为楼层不高,住户并不是太多,所以车位都是规划在园区的一楼位置,还有就是几个分散的小露天停车场。

  楚天生停好车,拖着疲惫的身躯,穿过一道花径,正准备上楼,就看见老李坐在园区的石凳上,望着前面的池塘入神。

  “李叔,在想什么呢?”楚天生走了过去。

  “唉……”老李叹了口气。

  “有心事?”楚天生问。

  “我一个江苏的战友昨天过世了。”老李的话让人听来有种凄凉的感觉,“我们一起的那些战友,现在都走得差不多了。”

  生离死别是人生最无奈的事,但谁又躲得开呢?

  “……”楚天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我想,很快就到我了。”老李的身体依然坐得笔挺,他的腰好象永远都是直的,“我决定过段时间就回去上海了,国忠已准备好来接我过去了。”

  国忠是老李的长子,差不多隔个把月都会过来看老李,每次来都会说起要带老李回上海的事,毕竟一个老人单独住在这么远的地方他不放心,但老李却坚持要住在这,第一,他习惯了这里。第二,他身体尚好,不需要人照顾。第三,既使有什么事,这里还有楚天生照应。

  “为什么突决定要回上海?”楚天生问。

  “因为我感觉我可能真的是因为老了,体力已经大不如前了,万一有什么事,在那里有个照应。”

  “在这里也有我啊,再说你身体好好的,干嘛往坏处想呢?”楚天生安慰道。

  “我自己身体自己清楚,我和你认识已经十年了,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清楚,十年来,你对我就象一家人一样,我也清楚,我回上海也有我的想法,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办好交代好,要不万一哪天突然就走了……”

  “李叔……”楚天生心里有点发酸。

  “天生,”老李拍了拍他肩膀,“说,你最近遇上什么事了?”

  “什么事?没事啊……”楚天生嗫嚅道。

  “我老,但还没糊涂,我这段时间看你都是心事重重,看来是遇上什么棘手的事了是吗?说出来吧,如果你不把我当外人的话。”老李道。

  “咳,是这样的,”楚天生稍稍停了一下道:“最近生意严重下滑,开始我以为挺一段时间就过去了,但是我还是想错了,现在的网商,网店,对实体店影响太致命了,我还是忽视了时代的发展,犯了一个大错。”

  “嗯,现在到了什么地步了?”老李问。

  “开始我认为只是暂时性的,撑过一段时间就好了,所以就继续投钱,但是,情况越来越糟,后来我就去银行贷了一笔钱,但还是不够填这个坑,我现在已准备关掉所有分店,只留下市区一个,因为那里相对来说还稍微稳定一点,就算不赚,至少也亏不了太多,然后再慢慢找出路吧。”

  “时代发展太快了,跟不上就会被淘汰,现在竟争也激烈,要站稳脚跟,那就需要超前的眼光,胆量和智慧,资金也是一个问题,”老李停了停问道:“如果你资金链断了,纵使大罗神仙也无法回天了。”

  “唉……”

  “你这些年一直在资助残疾儿童,应该资助了不少钱了吧?”老李问。

  楚天生一怔,“也不是很多,我也没计算过。”

  “至少也好几十万了吧,要不你也不用这么狼狈了,”老李道,“你后悔吗?”

  “后悔?这有什么后悔的?我帮到了需要帮助的人,我只有开心,有什么后悔的?”楚天生道。

  “如果时间倒流,你还是会帮吗?”老李问。

  “当然。”楚天生毫不犹豫道。

  “好,哈哈哈,”老李重重的在楚天生肩上拍了一掌,“你果然没让我失望,哈哈。”

  “我们回去吃饭吧,你看,天都黑了。”

  “好,好!”

  “慢着,我扶你。”

  “不用,我还没到这地步。”

  ******

  “楚南寻,电话。”南玉拿着电话对着南寻晃了晃,叫道。

  “哦……”南寻从沙发上一下坐起来。

  “是个靓女哦……”南玉小声道,一双眼睛露着狡黠的笑意。

  “喂……”他接过电话。

  “喂,是楚南寻吗?我是如诗。”电话里传来了如诗的声音。

  “咳,如诗啊,你好……”南寻有点意外,但更多的是激动。

  “你明天有空吗?”

  “明天?有……有……”

  “那明天早上八点,我在星海公园等你好吗?”

  “好,好……”怎么会不好呢?求之不得呢。

  “那好,拜拜。”

  “拜拜……”

  南寻挂了电话,心里面却象是喝了三斤二锅头的酒鬼一样,热血沸腾飘飘然。

  他故作镇定,尽量表现得无所谓,南玉紧盯着他,好象要从他眼睛里看出点蛛丝马迹。

  “你这样看我,我会起鸡皮的。”南寻戏谑道。

  “我没看到你起鸡皮,只看到你已激动得头发都竖起来了。”南玉从茶几上拿了颗葡萄,塞进嘴里。

  “哦?”南寻不自禁的摸了摸头发。

  “哈!”如玉本来蜷在沙发里,一下子坐了起来,“说,是不是那天相片上的女孩?”

  “是有怎样?我们之间又没什么。”南寻也摘了颗葡萄放进嘴里。

  “现在没什么可不代表以后没什么,不过你现在可别让爸妈知道,他们可不想看到你这么快拍拖,他们还指着你复读呢。”

  “说什么呢?”

  “好了,不说就不说,一个大男人,敢做不敢当,是就是嘛,有什么怕的?”南玉翻白眼。

  “问题是本来就没有啊,至少现在没有。”

  “她都主动打电话找你了,我看有戏。”南玉道。

  “你怎么知道?也许她找我只是其他事呢?”

  “那也对啊,有事找你,至少把你当成了能谈心事的人了吧?”

  “也许吧。”南寻笑了笑,但愿如此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