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隔世情缘之恋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隔世情缘之恋尘

朱与苏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19.07.13上架
  • 15.19

    连载(字)

148位书友共同开启《隔世情缘之恋尘》的玄幻言情之旅

见习不在风口上的猪 见习Moro洛洛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初见

隔世情缘之恋尘 朱与苏 2514 2019.07.12 21:22

  这是一个充满诱惑的年代,在这个年代里,充满着无限的可能。

  每天,这个世界都在变化,你得到了什么?你失去了什么?

  这个世界好象已经变味了。

  是世界变味了吗?又或许,只是人变了,人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也变了。

  但以前呢?

  比如说前生。

  那是一个纯真的年代,虽然你已经不可能再记起。

  这是赣南的一个小山村,这里群山绵延,风景优美。

  一条马路连接着一个又一个小村庄,路的两旁是稻田,还有小河,再就是一座又一座青山。

  山上当然有着各种各样的飞禽走兽,这里的村民当然也会想各种办法去捕猎,毕竟这能大大改善生活状况。

  捕猎的工具大多是铳,这是一种较早的火药枪,大多数人家里都有,这种枪需要慢慢的往枪膛装火药,再将钢珠或截断的钢筋装在枪管里,钢珠多是用来打飞禽,而钢筋则是用来打走兽的。

  还有一种是铁夹,也就是加大版的老鼠夹,有经验的猎人都能识别出野兽常经过的路线,在野兽常出没的地方挖个小坑,将张开的铁夹放下去,再铺上一层树叶,只要野兽踩上去,夹子巨大的咬合力能将野兽的脚夹住甚至将脚骨打折,因为铁夹被铁链系在树上,野兽无法摆脱,只能等着被捕。

  但这很容易误伤到人,这里的人都是用柴火做饭的,所以经常会有人砍柴被误伤,慢慢的就没人用铁夹了。

  人们又想出另一种捕猎法,将韧性极强的树枝一端绑上绳子,打上活结,将树枝折弯,绳子在地上形成一个圆形的陷阱,野兽踩进陷阱,就触动机关,树枝弹起,就能将野兽的脚套住,树枝弹力将野兽的脚吊起来后,野兽也无法咬断绳索,无法逃走,特别是比较小的野兽,这就叫下套。

  这是一个小林场,四面环山,一条山溪沿着山脚流过,溪水清澈透明,喝一口清凉甘甜。

  这里离最近的村庄需要从山路步行一个半小时,这片山上有着丰富的竹资源,所以附近村的篾匠便来这里买竹,然后就在林场的一个大竹篷里编成各种各样的竹制品,再拿到市场去卖。

  这林场的承包者姓凌,大家都叫他老凌,老凌是一个很随和的人,所以和大家都处得不错。

  老凌的竹蓬里挂着四五把铳,这是他用来狩猎用的,大多是用来对付野猪,因为每年春天竹笋破土而出时,总有野猪会把竹笋刨开吃掉,这就影响了竹林的产量,所以那个时候他就会背着铳满山巡视,如果打到了野猪,他就会招呼众篾匠大餐一顿,再把剩下的卖给篾匠,篾匠又顺便带去市场卖,从中赚点差价。

  老凌有个孙子叫凌风,才七岁,非常聪明,深得老凌喜爱,所以老凌有空便从村里把他带到农场住一段时间。

  这天,凌风象往常一样在竹篷里看篾匠编竹椅,手上拿着竹制的宝剑玩耍,突然听到山里传来异常的叫声,接着就看到老凌拿着铳从住篷里冲了出来,嘴里叫道:“套到东西了,套到东西了!”带着门口的猎狗便往山里跑去。

  凌风好奇,也挥舞着竹剑跟了上去。

  几分钟后,他们便到了声音发出的地方,只见一根树枝上,一只小麂子被绳索套住后脚,挂在树枝上,树枝下还有一只大麂子拼命的扒着树枝,想把小麂子救下来。

  老凌在十几米远的地方停下,举起铳,向大麂子瞄准,他心想竟有此事,套一只地下竟还有一只不跑,从来没遇见过此等好事。

  但这时候,猎狗已扑了上去,一般来说,麂子是很怕狗的,见了狗都是落荒而逃,可今天却怪了,那麂子竟回头对猎狗扑了过去,扭打在一起。

  老凌从旁捡起一根树枝,冲了上去,看准麂子就是一棍下去,麂子马上就瘫倒在地,老凌拿出准备好的绳索,将麂子捆住,又将小麂子取下,找了根树枝,一前一后挑在肩上,满载而归。

  回到林场,老凌将一大一小两只麂子扔进铁笼里,这时,那些篾匠都闻风而来,这个说出多少钱,那个说出多少钱,都想着买来转手赚一笔。

  麂子是一种象鹿又象小牛一样的动物,却是难得一见的美味,所以价钱自然不菲。

  大家哄吵了一阵后,又各自忙去了。

  凌风很好奇,因为他没见过这东西,便凑到铁笼前想仔细看看。

  那小家伙显然看到人害怕,紧缩在笼角瑟瑟发抖,而大的那只躺着一动不动。

  “难道死了?”凌风拿竹剑从笼缝伸进去点了点母麂,口中叫道:“喂,喂。”

  母麂突然一滚而起,惊慌的眼神一扫,便走到小麂旁,伸舌头舔了舔小麂的眼睛。

  凌风道:“它是你小孩吗?”

  “你为什么不跑啊?”

  “你又打不赢猎狗,为什么还自讨苦吃呢?”

  凌风看着一大一小两只麂子,口中自言自语。

  那母麂看着凌风,眼中突然流下了泪水,不知是受伤还是体力不支,腿一曲,竟对着凌风跪了下来。

  “爷爷,爷爷。”凌风一边叫着一边跑了出去。

  老凌正在竹篷里和大家聊天,听到凌风的叫声还以为出了什么事,赶紧起身走了过去。

  凌风拉着老凌的手,把他拉到铁笼边,指着里面说:“爷爷,你看,它们哭了。”

  “哭了?”老凌低下头看了看,确实看到母麂的眼睛有泪水流下。

  “爷爷,要不我们把它们放了吧?”

  “为什么?”

  “你看它们多可怜,一个还这么小,一个又是它妈妈,你想想,如果我被人抓了,我妈妈是不是也会哭?”

  “可是,它们确实能卖不少钱呢。”

  凌风愣了愣,马上又拉着老凌的手道:“要不这样,等我长大了,赚好多好多钱给你用好不好?”

  老凌心里已在偷笑,没想到这小子倒挺心善的,但脸上却故意迟疑道:“多少啊?”

  凌风想了想道:“赚多少都给你。”

  “那如果我不答应,你是不是就不给钱我用啊?”老凌故意逗他。

  凌风呆了一呆,但眼珠一转,抱着老凌道:“爷爷这么疼我,我怎么会不给呢,爷爷常教我,做人要善良,要有孝心,我都常记在心,所以就算你不答应,我也会听你的话,做个孝顺的人,但是……”

  “但是什么?”

  “我现在想做一个善良的人,你当然也不会不答应吧?”

  “哈哈哈,好好好!”老凌大笑道:“你小子竟然给我下套。”

  “我只是听从爷爷教诲,何况,它们真的好可怜。”

  老凌满脸笑意,他从心底感到满足。

  “爷爷,你答应我好吗?”

  “好,我答应你。”

  “真的?”凌风眼睛发出了光,他高兴得想要跳起来。

  家乡风俗,放生的东西都要绑上一条红丝线,意示辟邪,所以老凌与凌风便在两麂的脖子上各系上一根红丝线。

  老凌把铁笼搬到往山里的旁边,示意凌风打开笼门。

  凌风轻轻的把笼门打开,对着它们道:“出来吧!”

  母麂迟疑了一下,“唰”的一声就冲了出来,跑了几步又停了下来,看着笼里的小麂,小麂看了看周围,终于也冲了出来。

  一大一小两麂撒腿往山里就跑,跑了一段距离,竟又停了下来,转身往凌风望了一眼。

  凌风挥了挥手,大叫道:“走吧,下次小心点别再被人抓到。”

  两麂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为这事,凌风整整高兴了一天。

  晚上,凌风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一对夫妻带着一个小女孩来向凌风道谢,然后化做一缕轻烟,消失不见。

  凌风已到了上学的年纪,那时候没有幼儿园,一般的小孩都是七八岁才开始上学,直接读一年级。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凌风和别的小孩子一样,上学,放学,嬉闹,这也是那个时代大多数人的童年。

  一年很快过去。

  暑假也是童年时光的一大重要部分,整整两个月的假期,是学生这一学期的期盼。

  考试成绩也出来了,双科一百分,凌风拿到成绩单第一时间就想着要告诉老凌。

  这也是大多小孩的心态,他们有什么高兴的事或值得炫耀的事都是想第一时间告诉最亲近的人。

  老凌每隔一个星期左右都会回趟村里,因为林场虽然能种菜,但米盐酱醋等还是要从村里带过去的。

  看到凌风的考试成绩,老凌当然很高兴,他带着凌风去圩镇上点了豆浆油条,还有包子,饱饱吃了一顿,那时候能舍得这样吃的人在农村还不多,毕竟那时候很多人家里的米都不够吃。

  第二天,凌风又跟老凌来到了林场。

  这里没什么变化,还是那两间竹篷,一处是住的,一处是匠人工作的地方。

  远远的就能听到篾匠的笑语声,再近点就能听到他们用刀破竹的声音,竹篷里堆放着编好的箩筐,竹椅等。

  篾匠们看到老凌和凌风远远的就打招呼,然后对凌风说:“你又来了?过来过来,我帮你做把宝剑。”然后找一条竹片,削成剑的样子,让凌风表演剑法给他们看,在一阵阵笑声中,一天很快就过去了,傍晚时,篾匠们就挑着当天做好的东西回家,因为他们第二天要拿到圩上去卖,他们很少在林场住。

  一大早凌风就起床了,他拿着竹剑在门口就耍开了,那时确实没什么玩具,有点什么都能玩几天。

  这附近凌风还是很熟悉的,他拿着竹剑,挥舞着砍着路边的杂草和树枝,不知不觉就往山里走了过去。

  通往山里的路可以通过一辆人力板车,路旁是一条小溪。

  往里走了一段,凌风有点害怕了,毕竟清晨的深山是很静的。

  他想转身往回走,就在这时,他听到前面传来一阵沙沙的声音,从溪旁树丛里走出了一只黄色的东西。

  凌风吓了一跳,那东西也呆了一下,看着凌风。

  凌风再一看,这东西他见过,就是麂子。

  那麂子看着凌风,愣了有几秒,然后走到溪旁,低头下去喝了两口水,又把头抬起看了看凌风,转身往树丛而去。

  就在它转身的时候,凌风看到了它脖子上的那一圈红丝线。

  这天傍晚,天突然一下子就黑了,隐隐有雷鸣之声,看样子是要下大雨了。

  老凌刚把菜炒好,突然间雷声大作,下起了倾盆大雨,雷雨夹着闪电,好是吓人。

  老凌把门窗关好,点上煤油灯,口里喃喃道:“这雨说来就来,还下这么大,师傅们应该都没到家,这下可有得受了。”

  他把煤油灯拿到饭桌上,对凌风说道:“小风,快点吃饭,有你喜欢的腊肉炒青椒,吃完早点睡。”

  这里基本上每天都是这样,傍晚就吃饭了,天黑就已上床睡了。

  凌风嗯了一声,一边吃着饭一边听着外面的雷雨声。

  饭已吹完了,雨却越下越大。

  老凌把凌风带到里间睡下,把手电筒放在他枕边,自己出去收拾碗筷了。

  手电筒是那种白铁皮外壳的那种,装两节大电池,电池是一次性的,用完就扔掉,这在当时也是很少用的,因为电池很贵,老凌因为住在林场,很多时候晚上要出去看看周围,有手电筒就方便很多,至少不会象油灯一样被风吹灭,他把手电留给凌风是因为凌风晚上起来小便时方便。

  老凌收拾好东西,又进来看了看凌风,然后把门带上,在外屋睡下了。

  雨还是不停的下。

  轰隆隆的雷声象一个个炸弹,震耳欲聋。

  凌风翻了个身,这么早他可睡不着。

  雨好象渐渐小了,但偶尔还夹着雷声,这时,凌风感觉床下好象有什么声音。

  为了壮胆,凌风干咳了两声,然后打开手电筒,先对房间周围照了一遍,然后慢慢的往床下照去。

  床是那种简易床,就是两张长条凳,上面铺上板那种。

  刚探头看下去,凌风吓得差点从床上滚了下去,他看到了两只发光的眼睛。

  但一惊过后他就看清了,这是一只麂子,它缩在床角落里,两只眼惊慌失措的看着他。

  他穿上鞋,蹲在地上,对着它招了招手,轻轻的说:“过来,我不会伤害你的。”

  它迟疑了一下,竟象听懂了他说的话,竟向他走了过来。

  凌风试探性的摸了摸它的头,它竟没有害怕他的意思。

  凌风这时看到了它脖子上的红丝线,原来这就是他放走的那只小麂子,但现在已长大很多了。

  凌风把它抱了过来,它很温驯,所以凌风一点也不害怕。

  门外突然一声炸雷,直震得凌风胆战心惊,那小麂更是全身一震,接着就是瑟瑟发抖。

  雨又哗哗的越下越大,雷声也是一声接一声,好象就在门口炸开。

  凌风也有点怕了,他抱着小麂一下子窜到床上,被子一拉,连头也蒙起来了。

  那一个晚上,雷雨一直没停,凌风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他醒来时,天已经亮了,他一下子坐了起来,看了看床上,又跳下床,往床下看,但是什么也没有。

  他搔了搔头,难道是做梦?

  暑假很快就要过去了,这两个月来,凌风有一半时间在村里度过,有一半时间是在林场度过,再过几天就要去学校报到了。

  这天早上老凌说:“小风,过两天就要上学了,明天我送你回家,你还有没有暑假作业没做完?”

  凌风说:“都做完了,都检查好几遍了。”

  “那就好。”老凌慈祥的笑着。

  “等下我要和师傅们去山上砍竹子,你自己在这里玩,别跑远了知道吗?”

  “知道了。”

  吃完早饭,老凌就带着师傅们上山去了。

  凌风一个人东看看西看看,觉得好无聊,于是拿着他那竹剑又到处跑了。

  走到溪水边,他竟然看到溪水里有只螃蟹,他便用竹剑捅了捅,那螃蟹一下就钻石缝里去了。

  他就顺着溪水往上走,想看看溪水里到底还有什么。

  走了一段,前面就有个小水潭,水潭周围有大块突起的石头,石头上,有个穿着黄裙的小女孩坐在那里。

  小女孩不大,也就六七岁的样子,她一看到凌风就笑了,向凌风招了招手。

  凌风爬过石堆,走到小女孩面前,上下看了看,奇怪的问道:“你是谁啊,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小女孩道:“你不是也一个人跑这里来了吗?”

  凌风挥了挥手中竹剑,说道:“我不同,我有宝剑。”

  小女孩眼睛转了转道:“这明明是竹剑啊?”

  凌风道:“等我长大了,我就要有把真正的剑。”又问道:“你家住哪里啊?”

  小女孩道:“我就住在附近。”

  凌风道:“我就住下面林场,你可以去那找我玩,”停了一下又说道:“不过我明天就要回家了,因为要开学了。”

  小女孩眨了眨眼睛,似懂非懂的说道:“哦。”

  山下传来了老凌呼唤凌风的声音,显然是老凌回来没看到凌风在找他。

  凌风道:“我也下去了,我爷爷在叫我呢。”

  小女孩点了点头。

  凌风转身走了几步,又回头:“我叫凌风,你呢?”

  “我叫恋尘”小女孩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