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隔世情缘之恋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九:相亲

隔世情缘之恋尘 朱与苏 2309 2019.07.28 22:00

  如诗还真的对此事上了心,她自作主张在多个网站注册了征婚交友帐号,并开始帮他物色符合条件的对象。

  于是乎,柳佑先的qq和微信几乎被炸了,整天信息不断。

  “你看看你,这样我还能好好写作吗?”柳佑先道。

  每当这时,如诗就会做个鬼脸,然后说:“为了你的幸福着想,这些都不是事。”

  她甚至开始帮他安排相亲了,第一个相亲对象叫宋莹,三十六岁,是某公司高层管理,见面是约在一茶餐厅。

  “开门见山吧,我对另一半的要求也不是很高,只要作风正派,身体健康,外表过得去就行了。”宋莹一见面就表态。

  这要求确实不高,任谁也荣敢说很过分。

  “但是,有一点,他必须绝对服从我。”她又说。

  柳佑先刚喝了口水,差点喷了出来。

  这要求?有点过分吧?至少在他眼里是。

  他相信自己做不到。

  “对不起,我真的做不到这点。”他抱歉地说。

  “那就无谓浪费大家时间了,再见。”

  整个过程不超过五分钟。

  第二个是婚庆公司策划,她见面就从头到脚,象看一个古董一样仔细,然后说了句:“对不起,我看我们并不适合。”

  第三个是一超市售货员,人倒是不错,长得五官端正,身材高挑,也对他很满意,但柳佑先却并不来电,他觉得她并不适合他,连沟通都费力。

  再后来,无论如诗怎么说,他都不愿再去相亲了,他觉得这就是浪费时间。

  ***

  柳佑先刚打开电脑,就听到门铃响了。

  肯定又是如诗忘拿钥匙了,柳佑先心想。

  打开门,却并不是如诗,而是一个陌生的女子,一开门,那女子就很有礼貌的点了点头道:“你好,柳佑先先生是吗?”

  柳佑先点点头:“你是???”

  “我叫江瑶,江瑶心理咨询室的,十年前曾为你女儿柳如诗做过心理咨询,还记得吗?”江瑶微笑着道。

  “哦?”柳佑先记起来了,“记得记得,你请里面坐。”他赶紧道。

  “哦不了,我这次来主要是回访,请问柳小姐现在情况如何,有没有什么异常举止?”

  “没有,一切正常。”柳佑先道。

  江瑶拿出一个小笔记本,一边听一边在写着什么。

  “那她在学习方面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她又问。

  “这个……,好象并不理想。”柳佑先答。

  “是这样的,”江瑶合上笔记本,“很多做过心理咨询的,我们现在都要再辅导一次,目的是为了调查他们的心理是否完全回到正常轨道,因为有一部分人在经过一段时间后,会出现不同程度的心理分歧,必须重视。”

  柳佑先听不懂什么意思,但他心里还是有一定担心,“那……????”柳佑先心里开始犯嘀咕。

  “你放心,我们这次是免费检查,你无须担心。”江瑶赶紧道。

  接着她又拿出一张名片,“这是我的电话,你看什么时候方便就让柳小姐来一趟,这上面有地址,我们必须为客户负责。”她将名片递给柳佑先,告辞而去。

  ***

  “如诗,明天大家去森林公园玩,一起去吧。”方芳在电话里高兴的说。

  “哦,都有谁啊?”如诗问。

  “赵军,张伟华,还有肖晨。”

  “我去不去呢,你们都是一对一对的,我去吃狗粮吗?”如诗道。

  “说什么呢,人多热闹点嘛,你不是常说放假一定要去那里玩吗?”方芳停了一下又道:“或者,你可以找多个人一起啊。”

  “找谁啊?”

  “比如说那个谁谁谁,就是你撞的那个,他不正郁闷着吗?出来散散心也好啊。”

  “他?这怎么好啊?又不是很熟,况且我这样主动找他,是不是会被笑话啊?”如诗轻轻道。

  “这有什么啊,要不你把号码给我,我打给他。”方芳有点不依不饶的势头。

  “你疯啦?人家都不认识你,你怎么说啊?”如诗有点犹豫。

  “这你别管,把电话给我就行了。”

  在方芳的软硬兼施下,如诗还是妥协了。

  ***

  大夫山森林公园有番禺氧吧之称,占地面积9000亩,每天来这里游玩的人络绎不绝。

  楚南寻一早就坐公交车到了公园站口,当昨晚那个叫方芳的提到如诗并约他今天在森林公园门口碰面时,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他拿出手机看了看,离约定的八点还着二十分钟,时间还早。

  手机是父亲从店里拿给他用的,上学期间是不被允许用手机的,怕影响学习。

  不多久,如诗便到了,她依旧是一袭黄色长裙,在南寻的印象里,她除了校服,就是这黄色长裙了。

  和她一起的,还有两男两女,如诗还没开口,方芳就抢着道:“你就是楚南寻吧,我是方芳,昨晚电话就是我打的,喏,这个是赵军,这个是张伟华,这个是肖晨,”又指着南寻道:“他是楚南寻,是如诗的……朋友。”

  如诗偷偷瞄了南寻一眼,脸竟莫名其妙的红了。

  南寻上身穿着白色短袖T裇,下面穿着蓝色运动长裤,配着白色运动鞋,一头短发,棱角分明的脸上,配上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显得精神焕发。

  特别是方芳后面又加一句:“我就说嘛,都说不关你事还天天往医院跑,原来是位大帅哥。”如诗的脸就更红了。

  方芳建议,上午逛山顶和聚秀湖美景,下午再安排下午的节目,大家一致赞成。

  通往山顶是一条山梯路,郁郁葱葱的树木掩遮下,这里显得舒适凉爽,一丝丝山风吹来,心旷神怡,说不出的惬意。

  到了山顶,远望下去,湖光山色,绿草如茵。

  如诗轻轻的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那花草树木的芬芳清新,令她迷醉。

  南寻看着她,竟看得痴了。

  “你看,那是什么花,好漂亮啊!”方芳大声叫道。

  半山上,一树红白相间的不知名的花,映在翠绿中,显得是那样卓尔不凡。

  一阵风吹过,一朵朵花从树上飘落。

  “花开花落花无悔,缘来缘去缘如水。

  花谢为花开,花飞为花悲。

  花悲为花泪,花泪为花碎。

  花舞花落泪,花哭花瓣飞。

  花开为谁谢,花谢为谁悲。”如诗张口就吟了出来。

  方芳抱着如诗,故作一脸陶醉的靠在她肩上,道:“嗯,我的诗诗,你真是太漫了,如诗如诗,你真的象诗一样美。”

  肖晨笑着道:“我觉得吧,如诗穿上校服,就是一清纯学生妹,一穿上长裙,马上就成了一古典美女了,如果我是个男生,我一定要把你据为己有。”

  张伟华叹了口气道:“唉,被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是心动了。”

  肖晨眼睛一瞪道:“你敢!”

  大家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如诗被大家一笑,竟有点不好意思了,眼光不自禁的看了南寻一眼,却正好碰上了南寻那炽热的眼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