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隔世情缘之恋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八:肇事者

隔世情缘之恋尘 朱与苏 2040 2019.07.27 23:19

  五天后,南寻决定出院。

  虽然头还有点晕,但基本上没多大影响,再住下去,他感觉自己会疯掉。

  几天的住院,却让他完美的错过了高考。

  他的心情很沉重,也感到徬徨。

  大家都安慰他,让他复读一年,他没说话,这一意外完全打乱了他对人生的规划。

  他又想起了如诗,这个“肇事者”,住院的几天,她看望过他四次,虽然每次时间都不久,但还是让他很感动。

  他又想起了那个梦,但那梦好象被这一撞就彻底消失了,再也没出现过。

  他甚至会想,难道那恋尘真的就是如诗?

  但很快他就会自我否定,这怎么可能,梦只是梦,如诗却是现实中实实在在一女孩,一个讨人喜欢的女孩。

  她话不是很多,但那双眼睛却好象有神力,就象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每次看到这双眼睛,他就感觉自己陷入了深潭。

  他的心象被春风撩动的湖面,荡起阵阵涟漪。

  哪个少男不钟情?

  ***

  “铃……”电话突然响起。

  柳佑先推开健盘,起身往客厅走去。

  家里的电话除了老师回访,就只有如诗会打。

  “喂,你好,我找柳如诗。”

  对面是一个陌生的男孩声音。

  “如诗没在家,要不等下我叫她回给你,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柳佑先道。

  “嗯,谢谢,我叫楚南寻。”

  挂了电话,柳佑先又回到电脑前,但思路被打断,他已无法再写作下去。

  他回到客厅,沏了壶茶,一边喝着茶,一边寻找灵感。

  外面传来了开锁的声音,接着就如诗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哟,大作家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收工了啊?灵感用尽了吗?”

  “本来是灵感迸发的,但是被人给封印了。”柳佑先道。

  “哦,不知何方神圣竟能封印柳大神的法力?”如诗放下手中的书本,做了个鬼脸,笑望着柳佑先。

  “我也想知道他是何方神圣呢,他姓楚,叫楚南寻。”

  “楚南寻?”如诗有点意外。

  “正是,他可是指名道姓找柳小仙呢,小仙可否告知,此乃何方神圣?”柳佑先一本正经道。

  如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啊?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

  “哦?”柳佑先推了推眼镜,“来自何处?”

  如诗更是笑弯了腰,她道:“好了,别闹了,我都饿了,他呀,就是一倒霉蛋,你说吧,高考前住院,连考试也耽误了,你说倒霉不?”

  “这倒是够倒霉的,那他是什么病啊?”

  “什么病都没,可能是没求神拜佛吧。”如诗轻描淡写道。

  “那你回个电话吧,说不定有什么事找你。”柳佑先说完,起身进了厨房。

  如诗打开来电显示,回拔了过去,对面很快就接了:“喂。”

  “你好,我找楚南寻。”如诗道。

  “哦,我就是……”电话传来了楚南寻略有点激动的声音。

  “你现在还好吗,都恢复了吧?”如诗问。

  “嗯,没事了。”

  “你找我有事吗?”

  “哦,没,没有,我就是……就是……想说,谢谢你。”对方有点不知所措。

  接下来是一阵沉默。

  “还有,我想听听你的声音。”南寻终于鼓起勇气,轻轻的说道。

  “……”如诗心颤动了一下。

  接下来又是一阵沉默。

  “我……我要帮忙洗菜了,就这样吧。”如诗挂了电话,心里呯呯乱跳,这算什么?表白吗?

  她承认,她自第一眼看见他,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而且还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她当然不知道,这感觉是来自灵魂深处,是那种前世烙印的释放。

  她又发了会呆,终于整理了一下情绪,往厨房走去。

  ***

  楚天生回到家时,所有人都已睡了。

  他走到阳台,倚在栏杆上,又点上一支烟,一边抽一边望着夜色下的街灯,那忽明忽暗的烟火照在他脸上,就象一尊凝立的雕像。

  他皱着眉,显得心事重重。

  一支烟烧完,他又点上了一支。

  “你最近抽好多烟,这对身体不好。”不知道什么时候,钟晴已站在身后,她穿着一袭睡衣,虽然已过四十,但身材依然很好。

  “你还没睡啊?”楚天生掐灭了烟头,轻轻的道。

  “你最近老是心事重重,虽然你不说,但却瞒不过我,你有什么事?能跟我说说吗?”钟晴温柔的道。

  “没什么,就是生意上的事,我会处理的,你不用担心。”楚天生故作轻松道。

  “那你要注意身体,你看看你,早出晚归,还抽这么多烟,这怎么可以?”她不是个多管闲事的人,他不说她都不会追问。

  “知道了,南寻现在怎么样了?”

  “没什么事了,只是身体虚弱了点,补补就好了。”钟晴道。

  “嗯,早点睡吧,为了南寻,你也累了这几天。”楚天生上前搂着她的肩,往卧室走去。

  ***

  广州的夏天是出了名的热,而这个夏天,却好象要再创纪录。

  “大神,我现在觉得我们家是越来越乱了,你看,每次我整理好这些东西,不一会就又乱七八糟了。”如诗坐在沙发上,看着低头在书中查找着什么的柳佑先。

  “哦,是吗?”他漫不经心的回答着。

  “我现在跟你谈件严肃的事情。”如诗又道。

  “什么事?”他的眼光依然在书上扫描。

  “我想帮你找个伴。”

  “什么?”他终于抬起头,满脸惊容。

  “我是说你应该再找一个伴侣。”

  “你有什么阴谋?说!”柳佑先看着如诗。

  “你才四十二岁呢,难不成你就这样孤独终老吗?”

  “我觉得这也未尝不可,你看,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多好,况且,我不是还有个宝贝女儿吗?”

  “但人都是这样,岁数越大就越觉得孤独,你现在不觉得,但你想过以后吗?”如诗又道。

  柳佑先看着如诗,她的确长大了,她已经想得更长远了。

  他想起了秀琴,那短暂的婚姻为他留下唯一的慰籍就是如诗。

  他又想起了王萱,那个热情大方的女孩,她现在一定沉浸在幸福快乐里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