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隔世情缘之恋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师魂

隔世情缘之恋尘 朱与苏 2275 2019.07.19 19:38

  陕西。

  一个偏远的小山村。

  这里僻远而宁静,零零散散的座落着几十栋泥房。

  这是一栋土房,黑瓦泥墙,破烂的大门已少了一扇,墙上被屋顶渗漏的雨水冲出了一条条不规则的小沟壑,仿佛在诉说着它的沧桑。

  屋里坐着二三十个小孩,身上的衣服虽然不合身,甚至还破旧,但却很干净,因为柳老师说过,只要你干净,就没人敢笑你的衣服破旧,做人也一样,你可以穷,但要自爱,要有骨气。

  柳佑先推了推眼镜,看着眼前的学生们,大声道:“同学们,你们都听明白了吗?还有没有谁不懂的?”

  “明白了。”同学们大声道。

  “好。”柳佑先转身抹去黑板上的字道:“现在我把明天的作业写这里,你们自己抄下来,明天放假一天,但学习不能耽搁,知道吗?”

  “知道。”

  明天是月底,每到这天,柳佑先都要开着那台陪了他七八年的摩托车,去到几十里外的县城,领取那笔孩子们的学习赞助费,那是一位好心人资助的,这是孩子们一个月的伙食费,学习用品费,还要购买一些应急药品,因为小孩子总是会有一些各种各样的小问题。

  学生都是附近村的,因为偏僻又不集中,很多学生都要走一小时山路才到,刚开始,他们都是自己带中午饭过来,后来就在教室旁起了个炉灶,统一蒸饭,各自带点菜就行了,每到月底,柳佑先都会买点肉买点好吃的,让小孩们饱餐一顿。

  柳佑先买了米菜,又买了点肉,然后又开着摩托车来到胖子文具店,要买一些学生的书本文具用品等。

  胖子这具店的老板就是胖子,说胖其实也不是太胖,可能也就两百斤多点吧,他远远看到柳佑先就开始打招呼了:“柳老师,今天这么早啊?”

  “是啊,生意好吧?”

  “托福,总算还没饿死。”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看你就算饿三个月也比我胖一百斤。”柳佑先开玩笑说道。

  胖子也笑了,他和柳佑先很熟,因为他常来买学生用品,他也很尊敬他,因为据说柳老师是放弃了县立学校来这支教的,而且是义务教学。

  “柳老师,这里有你的信件。”胖子拿出两封信。

  “哦。”柳佑先接过信,推了推眼镜。

  第一封信是一个编辑部寄过来的,通知他他的作品已经采用,还有一张汇款单,第二封信他知道,那是一个读者写给他的。

  “柳老师,又有新作品要出版了吗?”胖子问。

  “嗯。”柳佑先微笑。

  “恭喜你,柳老师真了不起。”

  柳佑先买了学生用品后,又去到邮政局领了稿费,走出邮政局。

  邮局的对面是一排店铺,有一个是专卖童装的,他直接就走了进去。

  柳佑先想起上次带如诗来的时候,如诗看着那件淡黄色连衣裙的眼光。

  如诗是柳佑先的女儿,离婚后,孩子归柳佑先抚养,那天,前妻过来探望如诗,就是在这里见面的。

  那天,如诗看着童装店里的一件淡黄色连衣裙道:“爸爸,这裙子好漂亮。”

  柳佑先问道:“老板,这裙子多少钱?”

  “二十八。”老板道。

  柳佑先摸了摸口袋,对如诗道:“小诗,我们下次再买好吗?”

  “嗯,好吧。”如诗乖巧的点点头。

  那天,前妻执意要把如诗带走,她的理由不容柳佑先反驳:一,这里条件差,影响孩子成长。二,如诗该上学了,她不可能让如诗跟这里的小孩一样呆在那破房里读书。三,连小孩要件裙子都买不了,你还能给她什么?

  柳佑先无语,这都是现实,他实在问心有愧。

  “老板,帮我把那件黄色的裙子包起来。”柳佑先道。

  然后他又回到邮局,把裙子寄了出去。

  第二天中午,柳佑先正准备炒菜,这时候来了五个人。

  五个人都很年轻,两男三女,他们是踩单车来的,单车后面有大袋大袋东西。

  一个男孩问道:“请问你是这里的老师吗?”

  柳佑先道:“我就是,我姓柳”

  男孩道:“柳老师好,我们是省报实习记者,正在做一个扶贫助学的专栏,特地来这里采集资料,请多多指教。”

  “哦,我正在给同学们做饭,你们先随便看看吧。”

  于是他们就不停的拍照,这时同学们还在自习,这阵势引来学生们好奇的眼光。

  这时一个留着短发,长相清秀的女孩走过来道:“老师你好,需要帮忙吗?”

  柳佑先看了看她道:“你先帮我翻动一下菜,我去叫学生们先下课吧。”

  学生们一出来,全部好奇的对着相机,一个男孩从自行车后面拿下几个袋子,里面是一些零食和学习用品,他分给小孩后,现场马上就热闹起来了。

  女孩看着柳佑先问道:“这里都是你炒菜吗?”

  柳佑先:“因为就是中午一餐,所以都是自己炒菜。”

  女孩:“那菜在哪里买呢?”

  柳佑先:“一般都是星期天出去买,买就买一个星期的,都是比较没那么容易坏的,也有很多时候是同学们从家里带来的。”

  这时菜已经炒好,柳佑先用一个大木盆装好,端到教室门口的一个石墩上,小孩们便各自盛好饭,然后排队盛菜,有条不紊。

  “看来伙食还不错,肉还不少。”一个男记者道。

  “哦,一般情况下我们一个月也就这一天有肉。”柳佑先道,“所以每到这天我就煮很多饭,怕孩子们不够吃,你们肯定也没吃吧,来,一起吃点。”

  记者们再三推迟,说自己带了干粮,但最终还是拗不过,便一起吃了起来。

  “请问这里共有多少学生?”短发少女问。

  “三十一个,本来三十二个的,有一个因为太远,任我怎么说都不愿再来,没办法。”柳佑先道。

  “你在这里多久了?”

  “四年。”

  “有没有想过什么时候离开这里?”

  “等孩子们的上学问题解决了再说吧,不过也快了,我听说政府已经在安排了,可能下个学期就能把他们安排在镇上或县城。”

  “是什么促使你来这里的?”

  “眼光,孩子们那充满希望的眼光。”

  “那你爱人支持吗?”

  柳佑先拿着筷子的手突然颤抖了一下,他沉默了一下,然后轻轻道:“我离婚了。”

  短发少女愣了一下,不自然的道:“不好意思,我……”

  “没事。”

  然后就是一阵沉默。

  孩子们却吃得津津有味,狼吞虎咽。

  “嗯……那这些开支都是从哪里来的呢?”一个男孩叉开话题。

  “都是社会人士捐助的。”

  “哦?”男孩若有所思。

  那短发少女已不好意思再开口了。

  接下来就是各种拍照,又问了些教学的情况后,五个人离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