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隔世情缘之恋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七:事端

隔世情缘之恋尘 朱与苏 2015 2019.08.15 19:36

  江瑶心中一阵激动。

  凌父又点了支烟,凌母还在流着泪。

  都说时间能抚平伤痛,但有些东西,时间再久也无法抹去。

  江瑶想告诉他们,你们本不必难过的,因为凌风在另一个世界好好的生活着。

  但是,她不能说。

  这事实在太匪夷所思,太骇人听闻,也实在太过诡异。

  原来,人真的能重生。

  这客厅很简陋,饭桌的内侧是一个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电视柜,电视柜上面躺着台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式电视。

  电视上积满了灰尘,裸露着的电视线上还有蜘蛛网。

  江瑶心里发酸。

  一个对生活没有了激情的家庭原来是如此颓废。

  她本来还想问问其他事情,但她已不忍再问下去。

  她并不是个不顾别人感受的人。

  “叔叔阿姨,我想,我该告辞了。”江瑶站起身。

  凌父凌母并没有挽留的意思,他们也不想别人沉浸在他们的痛苦里。

  江瑶拉开背包,从包里拿出一沓钱,放在桌上,却不小心带出了几张照片。

  这是江瑶本来准备用来打听恋尘事情的照片。

  照片掉在地上,江瑶刚想捡起来,凌父也弯下了腰。

  他拿着相片,眼睛瞬也不瞬的看着,但手却在发抖。

  照片上,是一个黄裙少女。

  “恋尘。”凌父喃喃道。

  江瑶的心猛的跳了一下,然后她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多好的一个女孩,可惜,我们家没这福气。”凌父看着照片,“她现在好吗?”

  “哦,她……她很好。”江瑶回过神来。

  “那就好,那就好。”凌父不停的点着头,眼泪又流了下来。

  江瑶只感觉自己的眼眶也可始湿润。

  她把钱推到凌父面前,“大叔,这个你拿着。”

  凌父看着这沓钱,他摇了摇头。

  他不需要别人怜悯,他的痛并不是钱能解决的。

  “这,这是恋尘托我带给你们的,所以,你们无论如何得拿着。”江瑶道。

  凌母已哭出了声。

  ***

  江瑶心理咨询室。

  宋明坐在电脑前,百无聊赖的浏览着网页。

  宋明是江瑶的男友,江瑶没离婚前他就一直暗恋着她,江瑶离婚后他就毫无顾忌的追求她,现在两人已是恋爱关系。

  江瑶跟他说她有事要外出几天,反正他有空,就帮她照看一下她的咨询室,他想着反正这两天有空,就答应了下来。

  他伸了个懒腰,鬼使神差的打开了江瑶的文件夹。

  他翻看着,当看到一个标题为“本世纪最重大发现”的文件夹时,他停了下来。

  “本世纪最重大发现?”他笑了,有什么发现这么重大?

  他点开,里面是两段段视频。

  他打开播放,第一段是一个小女孩,叫诗诗,是江瑶做的心理咨询视频纪录。

  他仔细的看完,心想,竟然还有这么离奇的事情?

  他又点开了第二段视频,视频里的女孩显然是长大后的那个小女孩,而且催眠后说的话也十分相似。

  “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啊?”他心里想,如果是真的,那这事确实是让人震惊,但这世上不可能有这种事。

  如是说是假的,那看当时的情形和她们的表情,应该不是摆拍的啊。

  他实在是想不通,但好奇心却让他停不下来。

  “徐海应该能分辩出来。”他想,徐海原来是某电视台的记者,后来离职自己开了个工作室,他对各种新闻视频的真实度有着极高的分析能力。

  他发了条信息过去:徐海,你帮我看看这视频是真是假,我实在太好奇了。

  接着,他把两段视频全发了过去。

  过了一会,徐海的信息回了过来:你这两段视频是哪里来的?

  宋明:我女朋友江瑶的,这是她工作室的工作纪录视频。

  徐海:这事太神奇了,我再仔细分析一下看看。

  然后,宋明接了个电话,就把这事忘在脑后了。

  ****

  凌家村小卖店。

  一辆白色的越野车停在门口,车上走下两个大约三十一二岁的男子。

  两个人都穿得很整齐,也很有礼貌,两人买了一条烟,几支水。

  “你好,我想请问下去长坑林场要怎么去?”带头的那个男子戴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

  “长坑林场啊?车去不了。”店主很热情。

  “那要怎么去?”

  “得走一个多小时山路才行。”店主看了看他们两个,后面的是个长发男子,背着个大背包。

  “长坑林场是不是有什么宝贝啊,怎么这两天老是有人问的。”店主开玩笑的问道。

  “哦?还有人来问过吗?”眼镜男子问。

  “是啊,前两天有个女的来问过,也是开着车来的。”

  两男子对望了一眼,眼镜男又问:“你记得车牌号码吗?”

  “这倒不记得,但车是广州牌,我特意看了一下。”

  “哦?”眼镜男若有所思。

  “那我想问问,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恋尘的人?”眼镜男又问。

  “恋尘?有,但这是十几二十年前的事了。”店主答。

  “她是哪里人?”男子来了精神。

  “我对她印象深那是因为这女孩太痴情了,我可没见过这么痴情的女人。”

  两人静静的听着,没有出声。

  “她是哪里人我不知道,但她那时候喜欢上我们村的一个小伙子,后来小伙出意外死了,那女孩连续一年风雨无阻的来小伙坟地祭拜,太感人了。”

  “那小伙叫什么名字?”眼镜男又问。

  “凌风。”

  “凌风?!!!”眼镜男差点激动到眼镜都掉了下来。

  “不错,再后来,就再也没见过那女孩了。”

  “那,如果你再见到她你认识吗?”男子问。

  “当然认识,说实话,很少能见到这么漂亮的女孩,那模样,简直比电影明星还漂亮。”店主道。

  眼镜男向身后男子点了点头,长发男子伸手从背包的侧袋里掏出一叠照片,眼镜男接过,然后递给店主。

  “你帮我看看,这个是不是恋尘。”眼镜男道。

  店主接过,然后随便看了两张。

  “不错,她就是恋尘。”

  “你确定?”

  “我确定。”店主肯定的回答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