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隔世情缘之恋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节外生枝

隔世情缘之恋尘 朱与苏 2521 2019.07.14 13:50

  高考成绩很快就出来了,凌风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被外省一名牌大学录取。

  这在当时是很轰动的事情,需要大摆宴席,宴请亲朋好友庆祝的,家里能出一个大学生简直就是光宗耀祖的大事。

  凌父凌母也是心里美滋滋的,感觉走在村里腰板都更直了。

  可令他们没料到的是,那天晚上凌风对他们说:“我不想读书了。”

  凌父凌母以为听错了,问道:“你说什么?”

  “我不想读书了。”

  “你再说一遍!”凌父坐直了身子。

  “我说我不想再去上学了。”

  凌父没说话,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烟包,撕了一张烟纸,又从烟包里抓了点自己切的烟丝,用烟纸卷好叼在嘴上,拿出火柴点上,深深吸了一口,问道:“为什么?”

  “第一,家里没钱,这负担……”

  “别拿这个说事,”凌父咆哮道,“你既然考上了,我就是砸锅卖铁也得让你读。”

  凌风沉默不语。

  “说吧,还有什么事。”凌父吸了口烟,缓缓道。

  “读书并不是唯一的出路。”凌风道。

  “那你要干什么?”凌父大声道:“你要在家种田吗?你看看村里这些人,有谁能种田种出头?到头来不就是混个日子等死?”

  凌风不敢出声,他从没见过父亲生这么大气。

  凌母在旁边不知所措,她试探着道:“孩子,我们好不容易看到了希望,你怎么就不想读了呢?我们也并不是要你大富大贵,但也希望你出人头地啊。”

  凌父在一旁大口大口的抽着烟,一支烟被他几口就抽完了。

  屋里一下子陷入沉默里。

  过了一会,凌父将烟头扔到地下,又用脚碾灭,起身一言不发回房去了。

  凌母看着凌风,叹了口气,也起身走了。

  第二天,凌父就来到林场,他找到老凌问道:“凌风说不想读书了,你知道这事吗?”

  老凌也感意外,他摇了摇头道:“没听他说过啊。”

  凌父又问道:“那他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异常?”

  老凌想了想道:“没有,我看他心情很好,就是老是往山里跑。”

  “他老是跑山里干什么?”

  “说是为了写一篇关于树木的文章。”

  凌父想了想道:“多注意他一下,搞清楚他为什么不愿读书了。”

  这天,凌风又来到小水潭。

  恋尘看着他:“你有心事吗?怎么脸色不对啊?”

  凌风道:“我跟我爸说我不想读书了,他很生气。”

  “为什么不读了啊?”恋尘奇怪的问道。

  “你知道吗,读书是在一个很远的地方。”

  “那又怎样?”恋尘问,想了想又说:“你是不是觉得太远,到时候就看不到我了?”

  凌风没说话,没说话的意思大多是默认。

  这就是少男少女的心思,恋爱是美好的,但早恋却足以改变一个人的人生轨迹。

  “其实也没什么啊,到时候我可以去看你。”恋尘道。

  “也不完全是因为这点。”凌风道。

  “那是什么?”

  “我想出去闯闯。”

  这时候正是珠三角大开发,很多人都涌向那里。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和选择,你无法说他是对或不对,在世人眼里只有结果,你成功了就是对的,你失败了就是错的。

  凌风有自己的想法,他怕再几年大学读下去,他的雄心会逐渐消磨掉。

  恋尘不明白这些,在她的世界里,什么都没那么复杂。

  凌父认为是自己家风水不好,才会发生这样的事,他请来风水先生帮忙看看问题出在哪里。

  风水先生向他推荐了一个人,这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太婆,这就是民间的神婆,她在附近一带还是有点名气的,她帮别人解决过很多问题。

  一番操作后,神婆斩钉截铁的说:“你儿子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

  这可把凌父吓坏了,他忙问:“是什么东西?”

  神婆扳指算了算道:“应该是鬼狐一类的东西。”

  凌父忙问:“能解决吗?”

  神婆沉吟了一会道:“可以是可以,只是……”

  凌父会意,他回到房间,出来时把一个大红包塞到神婆口袋里。

  神婆道:“你等我消息。”

  按照神婆的指示,凌父把凌风带回了家,不再让他踏出大门半步。

  恋尘已几天没见到凌风了,一般凌风有什么事都会先告诉她,如果这几天要去忙什么他肯定会提前跟她说的。

  而且,她这几天都感到心神不宁。

  她决定去找凌风,她想他肯定有什么事情。

  她的出现引来了全村的目光。

  不要说方圆十里,就是方圆百里也没见过这么时髦美丽的女子。

  乌黑的长发披在肩上,淡黄色的长裙衬着那欺霜赛雪的肌肤,还有那漂亮的脸蛋和秋水般的双眸,这简直就是画上走下来的仙女。

  村里的人都看傻了,都在一起窃窃私语。

  恋尘向村民问路,很快就有人把她带到了凌风家门口。

  这是一栋土房,门口是院子,是用土砖砌成的一人多高的围墙围起来的,这也是这村里的标配。

  院门是两扇大木门,恋尘便上去敲了敲门。

  门开了,恋尘道:“你好,我找凌风。”

  那人没说话,示意恋尘进去。

  恋尘刚踏入院内,就听到后面关门的声音,跟着两边就有水沷了过来,还有一个人叫道:“妖孽,看你往哪跑!”

  恋尘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里面走出一个老太婆,左手端着碗,右手拿着木剑,走到她面前,抬碗含了一口水,喷在恋尘身上,木剑一晃,大叫道:“还不快快现出原形?”

  身后的几个人吓得往旁退了几步。

  恋尘用手擦了擦身上的水,看着那老太婆道:“你干什么啊?”

  神婆又拿木剑围着恋尘转了一圈,大喝道:“妖孽,还不快快现出原形?”

  恋尘还是恋尘,并没有变形。

  这时凌父从屋里跑了出来,他看了看恋尘,把神婆拉到一边,轻轻的说:“你是不是搞错了,这一点都不象什么鬼狐啊?”

  神婆轻轻的道:“这妖孽道行高深,我对付不了,看来得另找高人。”

  凌父又从头到脚看了看恋尘,他实在不相信这么漂亮一个姑娘会是妖怪。

  恋尘看了看院子里的数人,轻轻的问道:“请问凌风在家吗?”

  凌父走上前道:“我是他父亲,不知姑娘找他何事。”

  恋尘道:“原来是伯父,伯父你好,我是凌风的朋友,我叫恋尘,今天来就是来看望他的。”

  凌父心想,这样一位彬彬有礼的姑娘怎么可能是鬼狐呢?她说是凌风的朋友,可能就是凌风的同学吧,现在搞这么一出,真是失礼死了。

  当下忙道:“原来是风儿的朋友,刚才都是误会,误会。”

  恋尘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凌父道:“你稍等,我去叫他出来。”说完向里屋去了。

  恋尘看了看神婆,神婆赶紧低下了头,恋尘又看了看沷水的那几位,他们也是一脸宭态,口里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悄悄开门走了,神婆也趁这机会悄悄溜了。

  不多久,凌风出来了,他明显憔悴了好多,他看到恋尘,脸上绽开了笑意:“我真没想到你会找到这里来。”

  恋尘拉着他的手,看着他发红的双眼,轻轻问道:“你病了吗?为什么憔悴成这样?”

  凌风笑了笑:“我没事,只要看到你,我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凌父拉着凌母悄悄问:“你看,她象是妖怪吗?”

  凌母摇了摇头:“不象,”顿了顿又道:“就算是,那也是象白娘子一样的善良的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