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隔世情缘之恋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四:感情

隔世情缘之恋尘 朱与苏 2027 2019.08.12 20:33

  江瑶为柳佑先倒了杯茶,柳佑先的到来,显然令她既意外又激动。

  她静静的听着柳佑先说完,然后点了点头,撩了撩头发,“我觉得,这需要如诗本人亲自过来一趟,我可以再为她辅导一次,每个人的心理走向都不一样,我要确认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你说,这会不会只是她潜意识里的幻觉,我的意思是说,比如她说的那手串的事,会不会是她自己买的,但却不记得,而幻想成这个离奇经历得来的?”柳佑先问。

  “这当然有可能,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肯定是有点棘手了,这已经是在精神问题上出现了预警,但如果她一直都是正常的话,这应该就是属于幻想症,经过辅导基本上就回到正常值了。”

  “但是她所说的楚南寻一事,这又如何解释?”柳佑先感到有点困惑。

  “理论上来说,目前尚没有确切证据能证明某两个人在思想上存在记忆重叠之事,也就是说所有灵异一类事件都可用科学解释,虽然很多例子说有人存在前世记忆,但却缺乏有力的证据,所以科学把这类现象列为癔想症,全是幻想出来的。”

  江瑶顿了顿又道:“我接收的心理患者中,有各种各样的,所以你无须顾虑,我当尽力帮你解决问题。”

  “那,好吧,改天我再拜访。”柳佑先起身告辞。

  “这件事越来越有意思了,难道人真的会有前世记忆?”江瑶陷入了沉思。

  ***

  “你这手串真漂亮。”南寻看着如诗搅动着杯里的椰奶。

  这是一间不大的甜饮店,但却装修得很精致,座位都被间隔开,人坐下来就看不到隔壁,这样的设计最受情侣钟爱,这样聊天或打情骂俏都不会影响到别人。

  “你永远都想不到这手串是怎么来的。”如诗吸了口椰奶汁。

  “总不会是捡来的吧?”

  “说捡有点不对,是别人送的。”

  “什么人?”

  “一个男人。”如诗看着他。

  “你老爸?”

  “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如诗还是看着他。

  果然,南寻的脸色有点难看,“你怎么能要一个不认识的人送的东西?”

  “因为我拒绝不了。”

  “为什么?”

  “因为……他长得实在太帅了。”如诗扬了扬眉。

  “我……”南寻把面前的果汁沙冰推开,“我想换杯醋。”

  “噗嗤,”如诗忍不住笑了,“看来,男人也会吃醋。”

  “不但男人会吃醋,象我这么帅的男人也会吃醋。”

  “那你是不是常吃?”如诗笑得停不下来。

  “据专家说,吃醋有益健康。”南寻装作很受伤的样子。

  “真可怜。”如诗象哄小孩一样的摸了摸他的头。

  “但是,我可不想你变得酸不可耐,所以呢,我没有醋让你吃,也绝不让你吃。”如诗看着他,她就象漫画里的公主,美丽而单纯。

  南寻竟看得痴了。

  “那人临走时还吟了两句诗不象诗词不象词的句子。”如诗接着道。

  “哦??”南寻终于把心神收了回来。

  “凌凡欲觅三生恋,风过如烟一世尘。”如诗道:“你有没有觉得有点似曾相识的味道。”

  “没感觉出来。”南寻的注意力全在她脸上。

  “这句话里含着凌风,恋尘。”如诗提醒。

  “哦?是吗?”南寻默默的吟了一遍,“好象是,这难道只是凑巧?”南寻也有点疑惑了。

  他看着她的手腕,那粉红色的宝石在灯光下,闪耀着令人眩惑的光芒。

  “也许,这只是那种烂大街的便宜货,那人只是故弄玄虚。”如诗一肘放在桌上手托着下巴,双眼一眨一眨,象那宝石一样闪耀着光芒。

  南寻赞同,也许只是某个饰品商的广告创意吧。

  反正他不愿花心思去想这些无聊的东西。

  “那你见过你母亲了吗?”

  “见了。”如诗想起她脸色马上就变得忧郁了。

  南寻看她脸色马上就后悔问这事。

  “正如你所说,她是情不得已”如诗吸了口椰奶,咬着吸管。

  “哦。”南寻不敢再问下去。

  “你说,一个人的爱到底能有多深?能有多久?”如诗突然看着他的眼睛,很认真的问。

  “这……”南寻无法回答。

  “你会一直爱我吗?”如诗又问。

  “当然,”南寻毫不犹豫,他迎着她的眼光,深深的凝视着她,“我会一直爱你,直到永远。”

  如诗低下了头,她的眼睛泛起一阵迷雾,“人们都说,初恋是没有结果的,是不成熟的,我只怕……只怕与你相遇太早。”

  “那你爱我吗?”南寻望着她。

  “当然,你不觉得你这问得很傻吗?”如诗抬起头。

  她的眼眶有点湿润。

  “那就行了,我们何必在乎别人说什么呢?我们又为什么要走别人的路呢?”南寻心疼。

  “我只是想起了我的父亲母亲,所以,我这一生,不想再要一段不完整的爱情。”

  南寻握着她的手,坚定的看着她:“放心,我这一生的爱,只给你一个人。”

  每个人的初恋,都是一生中最真最纯的爱情,不含任何杂质,只愿地老天荒。

  没有人能说清楚,自己是怎么丢失那段真爱的,也许,只是走得太急了罢,而爱情,需要细心呵护。

  很多人,在拥有真爱时,还想拥有更多,甚至宁愿放手真爱,但在某一天,他却发现,只有真爱,才是生命的永恒。

  但是,消逝的爱,谁又能挽回?

  **

  “如诗,明天我们去一趟江瑶心理咨询室。”柳佑先道。

  “去干什么?”如诗不解。

  “也没什么,就是说要做一个回访式心理测试。”柳佑先故作漫不经心。

  “哦,我不是好好的吗?”

  “就是啊,这只是一个程序上的过程,好象是要做什么统计吧。”柳佑先无奈的道。

  “那好吧,”如诗道,“我听说很多高级心理师都能催眠,还能在催眠中诱导人回忆起前世,你说这是不是真的?”

  “我看你一定是小说看多了,满脑子胡思乱想。”柳佑先看着她,心里又多了一重担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