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隔世情缘之恋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二人心

隔世情缘之恋尘 朱与苏 2129 2019.08.20 21:36

  在封阳县,说起顾长仁没有人不点头称赞的,他不但是这县上首屈一指的富商,还是闻名乡邻的大善人。

  他不但在经商上是一把好手,还交游甚广,封阳县知县张南就是他八拜之交的兄弟。

  张南本是一穷书生,迫于生计便来到顾长仁铺里打工谋生,顾长仁惜才,便令他安心读书,大多事情都安排给其他人完成,六年后,顾长仁又提供盘缠让张南入京考试,张南感激涕零,发誓若能出人头地,定当报答顾长仁之恩,并与顾长仁结为八拜之交。

  张南没有让顾长仁失望,第二年,他便出任了封阳知县。

  这天,顾长仁一回到家,夫人辛氏就上前拉着他的手道:“长仁,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顾长仁微笑道:“什么好消息?”

  辛氏羞涩一笑道:“喜事,你猜猜。”

  顾长仁道:“我们家都不知道多久没有过喜事了,却不知道有何喜事?”他看了看满脸晕红的辛氏,心中一动,“难道是你有了?”

  辛氏微笑着点了点头。

  顾长仁大喜过望,一把抱着辛氏,激动的道:“我们顾家三代单传,这么多年来,我还以为,以为……,没想到,老天总算没薄待我。”

  辛氏依偎在他怀里,“我都不知多久没见你笑过了,虽然你不说,我也知道你的心事,现在,我也总算对你有个交待了。”

  顾长仁紧紧抱着辛氏,高兴得眼泪都流下来了。

  顾家离张南府上不远,顾长仁第二天就来到了张府,要把这消息告诉张南,他实在是太兴奋,想找个人分享他的快乐。

  张南听完,哈哈大笑道:“真是巧了,贱内也刚刚有了,真是同喜,同喜啊!”

  顾长仁笑道:“真不亏是兄弟,连这事都能这么巧,以我看,我们不如亲上加亲。”

  张南:“哦?如何亲上加亲?”

  顾长仁道:“如果以后生下来,同是千金,就让她们结为姐妹,如果同是男儿,就结为兄弟,如果一男一女,就结为夫妻,你说可好?”

  张南大笑道:“好,好,这主意太好了,妙极!哈哈。”

  于是,两家共举宴席,此事便算定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十月怀胎,瓜熟蒂落,辛氏产下一子,顾长仁为其起名顾凌风,时隔一月,张家也诞下一女,名为张如玉,依照约定,两人便常以亲家相称了。

  顾凌风生来聪颖,又极好动,文武双修,竟都颇有进步,这更令顾长仁对他疼爱有加。

  顾凌风和张如玉自幼便常常在一起,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让大家更是羡慕顾张两家,都道他们不知几世修来的福气。

  这天,两人又跑到街上玩耍,天突然黑了下来,眼看就要下雨了。

  这时,凌风看到一个老人拿着根木棍,慢慢的走着。

  凌风看出来了,老人是瞎子,在用棍探路。

  他跑上前道:“老奶奶,就要下大雨了,你要去哪里?我扶你去吧。”

  老人说了地方,凌风便扶着老人往前而去,如玉只能跟在后面。

  回来时,雨已开始下了,两人便一路小跑,往家而去。

  也许是跑得太急,如玉一不小心,竟把一只鞋弄掉河里了,河水湍急,两人只能干瞪眼。

  “凌风,我鞋掉了,走不了了,要不,你背我回去吧?”如玉说。

  “我才不背呢,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凌风一副大男人的样子。

  “什么授受不亲?你别忘记,到时候你是要娶我为妻的。”如玉大声道。

  “可是……”

  “可是什么?你背还是不背?”如玉的大小姐脾气来了。

  没办法,凌风还是把她背了回去,如玉得意的笑了一路。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

  凌风十岁那年,一件事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

  那天,顾长仁竟在自己布庄被人活活打死。

  张南一听,这还得了,马上令人把打人者抓了。

  打人者赵东,他供诉说是因为顾家布庄以劣充好,将次等品充上等品卖给他,他找到顾家布庄要求退货,顾长仁却说他拿来退货的布匹不是顾家布庄的,两人争执起来后,赵东一怒之下便带人砸了顾家布庄,顾长仁在冲突中被他们失手打死。

  但是顾家布庄的伙计却说赵东就是故意挑衅,说他已经三番五次这样了,顾长仁实在忍无可忍才跟他们吵了起来,没想到却遭了毒手。

  张南下令彻查此事,事情真相很快就出来了。

  赵东闹事确实是故意挑衅,原因是因为同行竟争,但是,这事情最后棘手了,因为指使赵东的人叫胡志高,而胡志高却是当地知府大人的侄子,知府大人亲临张南府上,软硬兼施的表示,如果张南处理的结果他不满意,将让张南吃不了兜着走。

  张南这下犯难了,他任职多年,早已听说知府大人在朝廷的背景十分强大,他若得罪了他,不要说官职不保,如果给他一个拌子,就是这条小命可能也就交代了。

  权衡轻重,他最后还是决定保住自己,让此事不了了之。

  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辛氏竟扬言一定要讨回公道,哪怕是告到京城。

  这让张南伤透了脑筋。

  终于有一天,辛氏在外出途中,遇上劫匪,双腿也被打断,仆人将她带回家时,她已奄奄一息。

  她死的时候紧紧握着凌风的手道:“凌风,你以后要好好照顾好自己,你一定要记着,人心险恶,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

  接二连三的噩耗,让凌风那幼小的心彻底破碎了,他哭,但是,这个世上还有谁会在乎?

  顾长仁夫妇一死,顾家所有产业几乎在一夜间就被家丁和伙计哄抢一空,只剩下偌大间顾宅,还有一位在顾家几十年的老家丁。

  直到有一天,老家丁喝醉了,看着凌风,流着泪道:“小主,我在顾家几十年,但我却从来没想到,人心是这样可怕,顾家对张南恩重如山,可是,可是,他竟找人将夫人害死,这是什么天理啊?”

  原来,张南怕辛氏上告,导演了一场抢劫杀人的好戏。

  凌风呆呆的站在那里,他不知道,天理是什么。

  他只知道,他已是一个孤儿,他的一生,将再也不会见到爹娘。

  第二天,老家丁发现凌风不见了,他找遍了整个封阳县,却再也没见到凌风的身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