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隔世情缘之恋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那一年

隔世情缘之恋尘 朱与苏 2430 2019.07.13 23:02

  林场的篾匠砍竹都是要把竹梢那段去掉,因为那一截又小又不够韧性,留着不好做事,所以林场周围到处可见长短不一的竹梢。

  说巧不巧,就在凌风摔倒,野猪扑上来的时候,地上突然弹起一根竹梢,尖锐的竹梢突然插入野猪的咽喉,另一端插在雪地里,那情景就象一个气功师表演金枪刺喉,不同的是气功师不会让枪头刺进咽喉,而野猪却被竹梢洞穿了咽喉。

  血顺着竹梢流下,凌风却吓傻了。

  很快,两条猎狗便冲了过来,将动弹不得的野猪扑倒在地,跟着几个狩猎的村民也已赶到。

  老凌听到铳响,也向这边跑了过来。

  眼前的情景令人难以置信。

  村民扶起凌风,确认他并没受伤后就开始查看野猪。

  野猪还在抽搐,除了肚子上的那处铳伤,就是咽喉的那根竹梢了,竹梢刺得很深,以致于野猪在瞬间就完全动弹不得。

  老凌扶着凌风,问道:“你受伤没?”

  凌风惊魂未定,摇了摇头。

  老凌又上下检查了一遍,确定凌风毫发无伤才放下了心,但他却不明白这竹梢是怎么回事。

  他当然不知道,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包括凌风。

  既然人没事,那大家关心的就只有那头野猪了,这么大头野猪,大家分来过年那是一点问题也没有。

  大家计划先把野猪搬到林场,然后分成小块,各自带回家,主意已定,大家便可始动手搬。

  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野猪身上,凌风这时却看到了不远处的树下,一只脖子上系着红丝线的麂子一晃就不见了。

  每次来到林场,凌风总是第一时间去找恋尘,而且每次都能找得到。

  直到他十岁那年暑假,他在小漂边喊破了喉咙也没看到恋尘的影子,那整个假期,凌风去了一次又一次,但始终没再见到她。

  十八岁那年,凌风已是高三学生了,他也不再是那个拿把竹剑到处挥舞的小屁孩了,他已长成了一个翩翩少年。

  这些年,每次放假他都是一样会去林场,会去那小水潭,但是他还是始终没再见到过恋尘。

  也许她早已离开了这里吧,又或许,她已忘记了他,凌风想。

  很快就进入了高考倒计时,凌风也进入了紧张的备考状态。

  高考总算顺利完成,成绩还没那么快出来,凌风便先回到了老家。

  老凌已经老了很多,虽然身子还算硬朗,但白发和皱纹却掩饰不住岁月的痕迹。

  他看到凌风来了,脸上绽放出一如既往的笑容,他关掉收音机,拉了把椅子让凌风坐下,然后问道:“怎么样,这次考试难吗?有没有把握?”

  凌风道:“还好吧,也不算难。”

  老凌看着凌风,不知不觉间,他就长成了一个大小伙,而自己却老了。

  两人闲聊了一会,老凌就起身去准备做饭了。

  凌风四处逛了逛,现在也没什么篾匠了,时代的发展,竹椅早已很少人买了,两个篾匠也就是编点箩筐什么的,而且也不常来。

  不知不觉间,凌风又逛到了小水潭,他知道,恋尘已不会再出现在这里,但还是习惯性就走到这里来了。

  透过垂落的枝叶,凌风看到了一袭黄裙。

  一个少女坐在石上,脸对着溪水发呆,乌黑的长发披在背上,将脸也遮了一大半。

  她显然在想着什么,连凌风到了身后也不知道。

  “你是???……”凌风终于开口了。

  那少女吓了一跳,霍然回头,一双受惊吓的眼眸望着凌风。

  两人对视了足足有三十秒。

  “你是恋尘?”一袭黄裙,还有那双清澈得象潭水的双眼,不是恋尘是谁?

  “凌风?”看着眼前这个穿着白衬衫的少年,少女的眼神由惊吓变得迷惘,再变得惊喜,双眸都发出了光。

  凌风点了点头。

  恋尘一下子从石头上跳了起来,竟整个人扑到凌风怀里,抱着他的腰。

  凌风一下子傻了。

  他的脸涨得通红。

  他闻到了她的发香,那是一种从没闻过的香味。

  “你……你……”凌风一紧张,竟然说不出话来了。

  恋尘抬头看了看他,奇怪的问道:“你怎么脸这么红?有什么不舒服吗?”

  那脸离凌风的脸是那么近,连她的呼吸都感觉到了。

  凌风只感觉心都要跳到腔外来了,一股热血直冲上头,差点就晕了过去。

  还好,恋尘总算放开了手,她拉着他在石上坐下,然后道:“我送你一样东西。”

  凌风还没从晕眩中缓过神来,低着头,都不敢再看她一眼。

  恋尘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手串,这是一串黑色的珠粒串成的手串,整串黑色的珠粒里夹着一颗深蓝色的稍大的珠粒。

  恋尘拉着他的手,帮他戴在了左手腕上。

  “这是什么?”凌风问道。

  “这是我做的,专门为你做的,好看吗?”她的眼睛就象两颗闪耀的星星。

  “嗯。”凌风点了点头,一抬头刚好碰上恋尘的眼光,赶紧又低下了头。

  “你怎么了,你不想看到我吗?”恋尘问。

  “是……哦不是不是……”凌风又是点头又是摇头。

  “噗嗤”恋尘忍不住笑了。

  凌风轻轻侧过头,偷偷的向她看了一眼。

  她那一笑,就象满树突然绽放的桃花。

  凌风又看得呆了。

  他的心就象一池秋水被荡起了春波。

  这感觉从来未有过。

  “你看,我也有一个。”

  她伸出右手,她的手指白晳修长,凝脂般的手腕上也戴着一个手串,珠粒比凌风的稍小,是整串淡黄色的配了一顆粉红色。

  “你这么久去哪里了啊?怎么找不到你?”凌风心情总算平静下来了。

  “父母带我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住了一段时间,前段时间才回来。”恋尘说。

  哦,原来是去旅游了,凌风心想。

  接下来的几天,凌风吃完饭就往山里跑,老凌问他干什么去了,他就说是要写篇作文,关于植物的,所以多看看树木,老凌也没往心里去,这么大个人已不必要再操心了。

  这天,两个人又坐在小水潭边,凌风说:“我明天要去趟学校,要好几天才回来了。”

  “嗯。”恋尘手上拿着根树枝,摘着树叶往溪里扔,但却都掉在石头上。

  “我不在,你会不会……会不会……想我啊?”凌风废了好大劲才说出口。

  “当然会啊。”恋尘笑着看了看凌风。

  “我能……能……抱,抱抱你吗?”说完凌风已不敢抬头看她。

  “当然可以啊,你又不是没抱过我,那天你都抱了我一个晚上。”

  “什么时候?”凌风抬起头,满脸疑惑。

  恋尘想起了那个雷电交加的夜晚,若不是凌风,她可能已遭了雷劫。

  恋尘没再说话,她向凌风身边挪了挪。

  凌风轻轻的伸出手,放在了她腰上。

  他的心又开始呯呯乱跳了,血又开始往脑子里冲。

  情不自禁的,他说了句:“我喜欢你。”

  恋尘转过头,眨了眨眼,“你说什么?”

  “我喜欢你!”说完忍不住对着恋尘的唇吻了下去。

  凌风抬起头,恋尘还在迷惑的望着他。

  “是不是喜欢就要亲一下?”恋尘问。

  “嗯。”凌风脸又红了。

  “我也喜欢你。”恋尘说完飞快的在他唇上吻了一下。

  这就是凌风的初恋,热烈而单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