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隔世情缘之恋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八:约会

隔世情缘之恋尘 朱与苏 2095 2019.08.06 23:33

  “铃铃铃……”这时电话响了。

  “我来!”如诗边说边趿着拖鞋跑了过去。

  “喂……”

  “喂,如诗啊?我,南寻。”话筒里传来了楚南寻的声音。

  “哦,”如诗瞟了柳佑先一眼,轻声说:“我正在吃饭呢,有什么事吗?”

  “你明天有空吗?”

  “明天?应该……有吧……”如诗转过身,背对着柳佑先,一手捂着话筒,轻轻道。

  “嗯,那我明天早上八点在你家小区门口等你。”

  “嗯……那……好吧,拜拜。”

  “拜拜。”

  如诗挂上电话回到饭桌旁,柳佑先随口问道:“是谁找你啊?”

  “哦,朋友。”如诗答。

  “来,红烧鱼,你最爱吃的,快尝尝。”柳佑先帮她夹了块鱼腩肉,那是她最喜欢吃的。

  “谢谢老爸。”

  ***

  第二天一早,如诗刻意打扮了一下,她今天换上了一身白纱长裙,配上一双黑色皮鞋,整个人显得一下子成熟了许多。

  小区门口,南寻早已等侯多时,当他看到如诗时,他的眼睛就直直的再也收不回了。

  “早啊!”如诗微笑。

  “早,早……”南寻回过神来。

  如诗看到他那样子,嫣然一笑道:“你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花吗?”

  “咳,花……有,有花。”

  “哦?什么花?”

  “笑靥如花。”南寻头总算转过弯了。

  “如花?”如诗嘴一撅,眼一瞪,“你说我是如花?”

  “不不不,有此倾城好颜色,天教晚发赛诸花。”

  如诗眼珠转了转道:“听你的意思是把我比作了牡丹花了,那你说说,牡丹花有多美?”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南寻模仿着古人吟诗时的动作,踱着方步。

  “噗嗤!”如诗看他那装模作样的表情,忍不住笑出声来,“得了吧,酸死了,真象我老爸。”

  “你老爸?”南寻皱了皱眉,“我有这么老吗?”

  “我们今天去哪里?”如诗问。

  “要不,我们去看海。”

  “看海?”

  “嗯,海鸥岛。”南寻道。

  ***

  “你说,观世音菩萨真能保佑人们吗?”如诗坐在树下的石头上,双眼定定的望着对面山上那矗立的望海观音像。

  海上,有轮船在航行,海浪击在岸边的石块上,发出清脆的拍击声。

  对面山腰上,高高矗立着一尊观世音菩萨像,太阳照在佛象上,金色的佛像折射出一道道耀眼的光晕。

  “这是我国佛教文化的一种信仰,有人笃信观世音是能救苦救难的,要不哪有那么多人去朝拜呢?但也有人不信,但不管怎么说,人主要还得靠自己,光靠菩萨,那菩萨都忙不过来了。”南寻道。

  “说的也是。”如诗还是注视着佛像,“但是她总是让人肃然起敬。”

  “救苦救难的人也一样让人肃然起敬。”南寻道,“李爷爷他一直以来都资助贫困学生,还资助残疾儿童,他又何尝不是一尊活菩萨。”

  “李爷爷是谁?”如诗收回目光,望着南寻。

  “他是一个很普通的人,他省吃俭用,但做慈善却十分积极,他有两个儿子,一个是公司老总,分公司遍布全国,但做人十分低调,每次过来看望李爷爷,都是开着一辆国产小车,有一次我无意中听到他们谈话,他说正在投资一个项目,估计资金在三亿左右,我当时就懵了,他家那么有钱,可李爷爷从来没提过,前几年出去办事还踩个单车去,他儿子给的钱他都收下,但除了正常开支,基本上全做慈善了,你说,这样的人值得尊敬吗?”

  “真没想到现实生活中还真有这样的人啊?”如诗道:“我还以为只能在电视上看到呢。”

  “他是退伍军人,每个星期学校升国旗,他都要敬一个军礼,然后默默的注视着国旗升起,他对我说:既使你不能为国家做多大贡献,也一定要热爱自己的国家,任何时候都不要损坏国家利益。”南寻眼睛有点涣散,“他真是一个真真正正让人尊敬的人。”

  “太伟大了!”如诗道,“但愿他健健康康,长命百岁。”

  “所以,有些人做事并不需要人知道,也没有人理解,”南寻接着道:“就象你的母亲。”

  “我母亲?”如诗诧异。

  “没错,她没找你,没来看你,但你有没有想过,也许她是有什么事来不了呢?”

  “……”这个如诗还真没想过。

  “没有一个母亲不在乎自己的儿女,她如果不想见你,那她为什么又要来找你呢?”

  如诗在沉吟。

  “所以,你还是该见见她,也许她真是有什么不得已,至少,你该知道原因,人生短暂,不要让误会造成伤害。”

  如诗默默的听着,半晌,她抬起头看着南寻,“你是说她可能有苦衷?”

  “这个得你亲口问她,至少你问了后心里就会坦然,要不,这个心结你永远也解不开。”

  如诗点点头,然后又定定的看着南寻。

  南寻有点发愣,“你看着我干什么?”

  “我觉得你越来越象个说教先生。”如诗道。

  如诗伸手摘了片树叶递给南寻:“我想听你吹音乐,因为我的耳朵已经被你刚才的话塞满了,需要音乐来调和调和。”

  南寻微微一笑:“你想听什么歌?”

  “白狐,我最喜欢的。”

  “好。”

  ……

  太阳渐渐西沉,映红了傍晚那最后一片云,照在海上,闪动着金色的波光。

  “天边那一朵绯云,

  象极了你脸上那抹嫣红,

  映在心海之上,

  泛起无限金粼。”

  南寻随口吟道。

  如诗笑了,“你这是什么呀?怎么那么别扭呢?”

  “怎么别扭了?”南寻擤了擤鼻子。

  “天边那一朵乌云,

  象极了你脸上那丝狰狞,

  映入我眼帘,

  惊散了我七魄三魂。”

  如诗做了个鬼脸,学着南寻的口吻吟道,接着自己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说我面目狰狞?”南寻扮了个丑脸,双手举在双肩处,学着恐怖片里阴瘆瘆的声音道:“柳如诗,我来了……”

  “啊!”柳如诗大叫一声,起身就想跑,但脚下一滑,坐倒在草地上。

  南寻还在做着丑脸,张牙舞爪的向如诗逼近,如诗双手乱挥,想把他推开。

  但人没推开,她感觉到双手已被南寻紧紧握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