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隔世情缘之恋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母亲

隔世情缘之恋尘 朱与苏 2162 2019.08.08 21:00

  如诗感到自己几乎连呼吸都僵住了,南寻的梦,自己的幻觉,还有,母亲所说的,难道这只是巧合?

  不可能,这世上绝没有这么巧的事。

  “那,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事了呢?连一点印象也没有?”如诗实在记不起这经历。

  “那时你还小,当然不会记得了,后来医生说你就是受到了刺激,可能是惊吓或者什么引起的,建议做个心理辅导,后来就真的好了。”秀琴沉浸在回忆里,“那时的你好可爱,总是要我唱歌给你听……”

  “那你现在回来是不是不再离开了?”如诗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

  “我……”秀琴眼神有点涣散,“不,我要回去问清楚,我不相信他会这样对我,我要找到他,我要亲口听他告诉我。”

  “他这七年来从来没去探望过你吗?”如诗看着她。

  “开始两年还有,后来就没有了,我想,他一定是有什么事来不了或其他苦衷。”

  如诗的心里感到一阵悲哀,为了自己的母亲,这个可怜的、痴情的女人,这个时候还在幻想着他是爱她的。

  这个世界也许就是这样,永远看不透的就是人心。

  ***

  回到家,如诗洗了个脸,然后坐在大厅沙发上,书房传来“啪啪”的健盘敲击声,父亲为了这个家,不知道一天要码多少字。

  她又想起了自己的母亲,这个可怜的女人。

  如果,父亲和母亲没有离婚,那这个家该是多么温馨,多么美好。

  她叹了口气,又想起了楚南寻,想起了他的话,还有那一吻。

  他喜欢我,但是,他会喜欢我多久呢?有多喜欢?

  是不是象所有的爱情故事一样,一个美好的开始,然后是一个悲伤的结局。

  还有,凌风,恋尘是谁?

  为什么自己会有幻觉?

  为什么南寻会有这奇怪的梦?

  自己小时候病的事,为什么自己不知道?为什么父亲没有提起过?

  她的脑子有点乱。

  这时电话响了。

  她拿起电话:“喂。”

  “如诗吗?我,王萱。”

  “哦,王阿姨好!”

  “我明天要来拜访了,准备好了没有?”王萱笑着说,她的性格就是这样,直入主题。

  “当然,包你满意。”如诗道。

  “哦?你指的是什么?”王萱的意气有点挑逗的意思。

  “只要你想的,我都包你满意。”如诗说完两个人都笑了。

  “那好,明天见,拜拜!”

  “拜拜。”

  “谁的电话啊?聊得这么开心?”柳佑先从书房走了出来。

  “我帮你找了个对象,明天要来我们家拜访。”如诗俏皮的道。

  “哦?”柳佑先的眼睛瞪得比眼镜还大,“上门?这……她也太急了吧?”

  “急?急什么?都十年了,花儿都谢了。”如诗嘟嘴。

  “什么十年?”柳佑先不懂。

  “咳,我的意思是说,如果再等十年,你就象花儿一样,谢了。”

  “不,你这个比喻不恰当,我是男人,怎么能用花儿来形容呢?”柳佑先道。

  如诗翻了翻眼睛:“对,你不是花儿,你是一棵树,一棵快枯杇的老树,你看看,毫无生机。”

  柳佑先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狐疑的道:“没有啊,我就是在家不出门也是一身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啊。”

  “我说的是你的心。”如诗白了他一眼。

  “我的心?我的心也一样是干干净净,激情澎湃啊,要不怎么写得出三观那么正的文来。”

  “我已无语了,”如诗投降,“你明天早上记得买点好菜,多买点,还有,买瓶红酒吧,我觉得红酒最有情调了。”

  “敢情你已帮我把亲事定下来了是吧?”柳佑先看着如诗,脸上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差不多吧,我认为没多大悬念。”

  “我同意了吗?”柳佑先表示不服。

  “这件事我做主。”

  “凭什么?”

  “我的地盘我做主”

  ***

  第二天一早,如诗就拉着柳佑先去市场,买了一大堆菜,然后又在商场买了几支红酒和一些零食,这才回家。

  “我怀疑你就是为了敲诈我买这些零食。”柳佑先看着一大堆零食,故意装作心疼的样子。

  “你少废话了,快点抓紧时间去码点字,我怕等下今天一天你都没空码字了,菜我洗好准备好,你负责炒,因为你的手艺好点。”如诗道。

  “也许她等下掉头就走了,这相亲不靠谱啊。”

  如诗盯着他,“对啊,你今天别写了,先出去理个发吧,这样看起来精神点。”

  “这……,有必要吗?我觉得现在挺好啊。”柳佑先摸了摸头发。

  “有,我听你的话十几年了,你今天必须听我一次。”如诗开始撒娇。

  “那……我的书怎么办?”

  “请假呗,你想,还有什么事比你的终身幸福更重要?”

  如诗硬是把他推到了门外,“没收拾利索别回来。”然后呯得把门关上。

  十一点半,电话响了。

  “喂。”如诗早已等着了。

  “喂,如诗,我到了小区门口了。”王萱的声音传了过来。

  “好,我马上出来。”她挂上电话,“老爸,菜差不多了吧?”

  “马上。”厨房传来了柳佑先的声音。

  “你先换衣服吧,她已经到了,我出去接她。”如诗边说边往门口走去。

  柳佑先把菜端上桌,准备好碗筷,然后换了身衣服,刚走出卧室,门铃就响了。

  “来了!”他一边叫着一边打开了门。

  门口,如诗一脸狡黠的笑。

  她的身后,是一个穿着淡蓝色连衣裙的短发女子。

  “你好……”柳佑先刚打完招呼,人瞬间就愣在那里了。

  王萱微笑着看着他。

  “你?你是王萱?”柳佑先把眼镜取下用手擦了擦又戴上,好象是怕镜片成象错误。

  “怎么?不欢迎吗?”王萱笑着戏谑道。

  “不不,不,当然欢迎,请……请进。”柳佑先做了个请的动作。

  如诗掩嘴偷笑。

  “王阿姨,你看,我们家还好吧?”如诗做了个请看的姿势。

  “嗯,很好!”王萱扫了一眼,点头微笑道。

  “你喜欢吗?”

  “喜欢。”王萱顺口道。

  “你喜欢就好。”如诗看着她狡黠的笑了笑,王萱马上就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有点不好意思的看了柳佑先一眼,柳佑先正手忙脚乱的搬着餐椅。

  “请坐。”柳佑先拉好餐椅,对着王萱做了个请的动作。

  “哦,没想到老爸还挺绅士呢,我怎么今天才发现呢?看来,一个男人绅不绅士,还得看面对谁。”如诗调侃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