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隔世情缘之恋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二:怪人

隔世情缘之恋尘 朱与苏 2177 2019.08.10 19:47

  是啊,这是为什么呢?

  这就是人心,永远也不会满足。

  贪欲,不满就象是一道深渊,让多少本该幸福美满的人生变得支离破碎。

  “人生,没有多少个十年,我们已经错过了最美好的十年,你还要再错过吗?”王萱道,“人的一生,可以热热烈烈,也可以波澜不惊,你呢?”

  我?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应该是一潭死水吧,柳佑先想。

  “王萱,”柳佑先握着他的手,“我觉得我配不上你。”

  “那,你就对我好点,”王萱看着他,“比如,每天给我炖汤。”

  柳佑先笑了。

  “我的要求是不是很过份?”王萱也笑着看着他。

  “不过份,一点也不过份,我从来没听过这么合理的要求。”柳佑先道。

  “噗嗤。”王萱以手掩嘴。

  ***

  如诗出了门,她登上自己qq,然后发了条信息给方芳。

  “小芳,你在干嘛呀?”

  等了很久,根本没有回应,算了,她可能没在家吧,如诗想。

  她想了想,又发了条信息给南寻。

  “你在干嘛呢?”

  过了一会,南寻就回信息了。

  “我在店里帮忙呢,你在哪里啊?”

  “哦,我好无聊啊,没地方去。”

  “你怎么啦?跟老爸闹别扭,被赶出来了吗?”

  “是啊,我心情很不好呢,怎么办啊?”如诗偷笑。

  “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过来。”

  “没事的,我开玩笑的,我就是出来走走而已。”

  “真的没事?”

  “真的。”

  “我想你了,刚一想到你你就发信息来了。”南寻回道。

  “我又不想你,好了,你忙吧,拜拜。”

  如诗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小区外,太阳热辣辣的,晒在身上有种灼伤的感觉。

  如诗沿着街道两边店铺的檐下走着,这样就能避开太阳的暴晒。

  穿过两条街,再转个弯,他前走三百米就是步行街,这里商铺林立,行人嘈杂,因为是星期天,街市人特别多。

  如诗百无聊赖的左看看,右看看,第一次感觉原来一个人逛街是这么没意思。

  前面一个街口的转弯处,有一大块空地,平时都是有人在那里发发传单或者做产品宣传,此时,那里正围着一圈人。

  如诗心想,反正都没什么事,就去凑凑热闹,看看有什么看的。

  她找了个人少的地方掂起脚望了望,但是前面人太高,并没有看到什么。

  她想,算了吧,还是不凑这热闹了,一股汗味还有香水味混合成的拥挤味太难闻了。

  她正想转身离开,被后面人一挤,一下子把她挤到最前面去了,她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这下她看到了,面前的地上盘坐着一个留着几绺长须的中年人,一身麻布长袍,看起来有点象电视上的古代人物。

  他闭着眼,盘坐在地上,就象一个修道成仙的方士一般。

  他的面前有一个锦盒,锦盒里一块绣着七彩祥云的黄绸上,躺着一条黄色珠粒串成的手串,黄色的珠粒中间镶着一粒粉红色的宝石。

  锦盒旁的一张纸上写着几行字:“寻此宝石手串主人,你将手按在锦盒前的石块上,如宝石光芒闪烁,此宝石手串即免费赠与。”

  很多人都伸手去试,但都失望摇头,旁边也有人在议论纷纷,“骗人的吧?这怎么可能的事?又不是神话。”“就是啊,玩什么花样呢?”

  “一看就是忽悠人的了。”

  “说不定你不小心碰到了,等下讹你一笔。”

  “是啊,这年头骗子花样多着呢!”

  ……

  一位小女孩坐上前,伸手在锦盒前的石块上按下,停了一会,并无异常。

  旁边哄然大笑。

  “姑娘,你这该把手充充电,说不定它就发光了。”

  “哈哈哈……”又是一阵哄笑。

  如诗摇了摇头,这年头真是,还有人这样玩,都不知道他有何目的。

  她转头,想挤出人群。

  “麻烦让让。”如诗道。

  “急什么,你都没试试。”不知道是谁说的,如诗只感觉她的肩被人推了一把,人往后一个趔趄,她本能的伸手往地上撑去。

  她的手刚好按在了锦盒前的石块上,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手串一阵金光闪耀后,粉红色的宝石发出了一道绚烂的光圈。

  盘坐着的长袍男子突然睁开了双眼。

  他看着如诗,脸上竟露出了微笑。

  这笑容好亲切,好熟悉。

  如诗恍惚了一下。

  “姑娘,这手串是你的了。”长袍男子道。

  “可是我……”如诗急了,万一他坑自己那就麻烦了。

  男子伸出手捏着黄绸一角,伸手一抖,手串竟神奇的戴在了如诗的手腕上。

  “哇……”

  “好神奇的魔术!”

  周围一阵惊叹。

  “喂……”如诗想把手串从手腕上取下,但一时间竟无法取下。

  长袍男子站起身,抖了抖长袖,然后往人群外走去。

  “凌凡欲觅三生恋,

  风过如烟一世尘。”

  长袍男子一边吟着一边大步而去,如诗起身欲追,却被人群阻隔,等她走出人群,那人早已不见踪影。

  她怔怔的四处张望,脑海里却想着他临走前的话。

  凌凡欲觅三生恋,

  风过如烟一世尘。

  什么意思?

  凌风,恋尘。

  她突然感到一阵寒意直透头顶。

  他是谁?

  为什么他的话里有凌风和恋尘?凌风和恋尘又是谁?和我有什么关系?

  她想不通。

  她看了看手腕上的手串,一粒粒黄宝石般的珠粒晶莹剔透,还有那颗粉红色的宝石,这为什么要给自己?

  她伸手想取下来,但这手串好象天生就是她的一样,不松不紧,竟取不下来。

  不管了,回家再说,如诗无奈的想。

  ***

  “要不我们出去外面走走吧?”柳佑先道。

  “我觉得这里挺好的,外面太热了,”王萱站起身,“这广州的天气热起来真是要命。”

  她走到电视柜前,拿起本书翻了翻,“你写了十几年书,灵感不会用尽吗?”

  “所以,我不仅仅只是写书,我也看书,从别人的书中求得灵感,每个人的思维都不一样,文笔也大不相同,所以每多看一本书你就会学习多一份知识。”

  “嗯,听起来有点道理,但你看书又要写书,那岂不是要花费大量时间?”

  “无论做哪一行,你不一直学习就会淘汰,你不可能停留在原处,人生就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其实我空暇时也会写写,只是写出来总感觉有点别扭,但又说不出来问题在哪里。”王萱抿嘴。

  “哦,你能给我看看吗?”

  “当然可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