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袖言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盒子钥匙

袖言长 子宁嗣音 2122 2020.01.23 17:28

  沈慕晚这一宿算是睡得不怎么安稳,满脑子都是沈亦怀的声音。

  不担心是不可能不担心的,这辈子不可能不担心的。但是她毕竟作为家里最菜的一个人,估计就算主动去问了,大兄也只会安慰安慰她让她安心,而不会让她知道详情甚至帮忙了。

  本是想着昨晚熬个夜看书,今早睡个懒觉,而这会儿,沈慕晚看看外面刚蒙蒙亮的天叹了口气。

  沈慕晚再也睡不着,但又不愿意起床,躺在床上翻来翻去。

  “小姐醒了么?”豆子轻柔的声音传来。

  豆子向来为了照顾沈慕晚方便,便是住在侧间的。

  “吵醒你了么?”沈慕晚没注意是不是自己声音太大了。

  不一会儿豆子出现在了沈慕晚床前。“并不是小姐吵醒了豆子,只是豆子醒得早了,听到小姐翻身的声音所以问问。小姐最近累了吧。”

  豆子向来是了解沈慕晚的,沈慕晚的睡眠质量,那叫一个好。像今早这种情况着实不多见。想来想去,大概是最近刑部的事情使得沈慕晚累到了吧。豆子不知道公主和尚书大人亦或者大少爷他们如何想的,让小姐去刑部做那么麻烦的事情。她是无法理解的,她觉得小姐就应该每日开开心心的玩乐就好,等再过个两年,许了亲,成了家再像公主一样享福,这一辈子就很好了。

  沈慕晚摇摇头。“对了豆子,最近大兄在家有什么异常么?”

  “大少爷?”豆子想了想,“没有。”

  沈慕晚也只是随口一问,知道也可能问不出来什么。

  沈慕晚让豆子跟她闲聊些家里最近她不在家发生的日常,倒是听着听着又睡过去了一会儿。

  一夜睡得并不踏实,到了刑部的时候沈慕晚仍旧是迷迷糊糊的。

  秦夕衡不知道沈慕晚发生了什么,却能看出来她没有休息好,见到了面便劝说她今日回去休息。

  沈慕晚倒是大大咧咧的坐到了一旁,给自己倒了杯茶,却是囫囵的就那么一杯一口干了。“回去反倒休息的不安生,有点事情分心更好。”

  她如果在家,定然会全部思绪都被大兄的事情牵扯去。

  秦夕衡听出沈慕晚话里有话,但见她并没有继续说下去,也就没有再问。

  两人一个在梳理谢家的所有信息来查找是否有遗漏,一个在通过已知信息画树状图关系网。

  许久过去,外面突然有个沈慕晚没见过的人来找秦夕衡说话,还十分并不隐晦的看了沈慕晚一眼。沈慕晚也有眼力见的找了个借口离开。

  “何事?”

  “盒子的钥匙有线索了。”所属于秦夕衡手下情报系统的斯之道。

  秦夕衡的眉眼终于有些异常的动态,忙问什么线索。

  “琳琅公主。”斯之道,这也是刚才他为什么那么有意的看了一眼宜乐郡主。

  “与琳琅公主有何关系?”他并不记得母亲和琳琅公主有什么交集。

  “那个盒子知道的人并不多,整个查问了一圈,也只有与夫人一起嫁过来时候的姑姑知道些。可主子您也知道,当年,姑姑也没了。终于是在她儿子那里问到了一些。他说,她娘曾与他提及过,夫人拿着盒子提及过琳琅公主的名号。”

  斯之也知道,只是提及过名号,不代表什么,而且的确夫人和琳琅公主没有什么交往。但是他们真的已经走投无路了,没有任何其他的线索,所以哪怕只是这么一个可能性,他也不会放过。只是...

  他在这次来之前,就听影和青山提及过,主子似乎对宜乐郡主有些不太一样的态度。他担心,这会不会影响他的调查。

  “就算与琳琅公主有关,你想如何?”

  “宜乐郡主。”斯之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他们想要直接去接触琳琅公主未免是白日做梦。只是眼前宜乐郡主这么大好的机会摆在面前,他也无法装作看不见。尤其是,主子不是和宜乐郡主关系很好么,这样岂不是更加便利。

  秦夕衡在斯之回答之前便猜出了他的答案,可是从斯之口中说出来,他还是有些生气。

  他知道他不是一个好人,利用人达成自己目的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做过。只是如果这个人是沈慕晚,他却是怎么都无法说服自己。

  “这件事我会处理,你走吧。”

  斯之知道主子的性格,劝不动的,将自己该说的都说了,便告辞了。

  沈慕晚也估算的时间差不多,回来的时候那个没见过的人已经走了。

  沈慕晚知道好奇心害死猫的道理,所以只字不提刚刚有人来神神秘秘找秦夕衡的事情,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又整理了一番,才将自己画的关系网交给了秦夕衡。

  秦夕衡接过来看完了倒是十分惊讶。

  这张树状图绘制十分详细,各个家族之间的关系网,哪怕有一点牵扯的,沈慕晚都画出来了,旁边也都详细的标识了哪些是有令人怀疑之处。而最后也有一个总结的结论,便是这一切,或许与那年的卖官鬻爵案有关系。

  “以后,打算从仕么?”秦夕衡看着眼前这张清晰的树状图问。

  “没打算。”沈慕晚懒洋洋的回答道。“我呢,不是个能吃苦的性子。这种事情一次两次还可以,我还有得耐心耗,可是多了我必然会烦。我也没什么理想的追求,能够保证自家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便是我最大的追求了。”

  这次的事情完全是皇帝舅舅赶鸭子上架,当然也不乏沈慕晚一是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好奇心,二是这件事情的主理是让她十分感兴趣的秦夕衡。沈慕晚才会成天的往刑部跑,还那么上心。如果主理是除了秦夕衡以外的什么人的话,估计这个时间她还在家里睡懒觉呢。当然这种小心思是不能让秦夕衡知道的了。

  “况且我自然是最了解我自己的,小聪明有点,但是脑子并没有多好。更何况,人际交往什么的,你别看我与你话多,其实我并不喜欢和人打交道。”

  秦夕衡想说他看出来了。虽然沈慕晚在外面的名声大多是纨绔郡主,但是接触下来便能够发现,纨绔倒是说不上多纨绔,只是做事的时候也许有靠山有恃无恐吧,会有些过于肆意,又不懂得人情世故避免锋芒,才导致了这样的名声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