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袖言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养了个崽

袖言长 子宁嗣音 2242 2020.01.05 13:35

  “你倒是可以赌一赌,在舅舅眼中,我重要,还是他一个都忘了长什么样子的女儿儿子重要。”她就是仗着后台硬,怎么样啊,不服咬她啊。

  “淳贵人会和圣上说是她自己不小心伤的,也不会搬进欣嫔的地方。”完昭仪咬咬牙,怒目看着沈慕晚却无能为力。

  沈慕晚鼓掌,又恢复了混不吝的样子“昭仪娘娘真是明事理。那我就不打扰啦。”

  沈慕晚回到御书房前,果然,五皇子还傻跪着呢。这不是越跪越让皇帝舅舅生气么,非要和皇帝对着干。

  沈慕晚走上前去扶姜承析,被甩开了。沈慕晚又上前“是我。”

  姜承析抬头看了看沈慕晚,像个狼崽子恶狠狠的看着御书房门,抿了抿唇“我不起。”

  “不会有人住进欣嫔娘娘的地方了。”

  姜承析恍然瞪大眼睛看向我。

  “你不信我?”

  “信。”

  “那便起来。”

  姜承析借着我的力站起来,跪的太久,还有些摇摇晃晃的。

  “你也真是的,就这么一直跪在这里,也不给皇帝舅舅些面子。你们真是父子俩,都这么倔。”

  沈慕晚扶着姜承析离开之前,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见洪公公开门与她点了点头。

  沈慕晚心里叹了口气,她就知道。

  如果不是圣上默认她做这些,又哪里会这么顺畅。姜承析死心眼,脾气倔,不愿意跟圣上低头,还跪在人来人往的御书房前面,那不是摆明了不服气圣上么。圣上也是,生儿子气却也不能因为这么点小事儿计较,但又不能因为姜承析这么一跪顺着姜承析,反倒把她卷了进来。

  “我急忙进宫,中午饭你可得管了啊。”

  姜承析没有笑,但是眉眼弯了弯“嗯。”

  沈慕晚也不在意姜承析不笑。她知晓姜承析的性子。在第一见到姜承析的时候,她才四岁,但实在是个白胖团子。那时候八岁的姜承析真的是又瘦又小,势利的太监大冬日的克扣姜承析的炭火,姜承析身边也没人出头,自己去要,却被那太监一盆水泼在了身上,讽刺了一番。

  沈慕晚当时要去御膳房要些吃食,路过的时候听到吵吵嚷嚷,便看到了这一幕。当时还并不知道姜承析是五皇子,只以为是个哪里的小太监在受欺负,还是跟着她的皇后宫里的姑姑认出了五皇子。姑姑呵斥了势利太监,姜承析才拿到炭火。

  沈慕晚回到皇后寝宫之后,姑姑也将这事说了,皇后很生气的下令查一遍后宫管事。沈慕晚顺势央求了一个靠谱的太监给姜承析送去,在那之后很久沈慕晚都没有再见过姜承析。

  再次相见是沈慕晚被送进宫里学习,姜承析虽然不受宠,但到了年纪仍旧能够到上书房读书。但皇子公主们都不太喜欢他,觉得他太过阴郁。而伴读们却是都跟着自己主子,不太搭理姜承析。而姜承析的伴读,早在入学几日后便找了个借口退学了。三皇子倒是会偶尔和姜承析说话,只不过姜承析都不太爱搭理,三皇子也不会热脸去贴冷屁股。

  沈慕晚最初都没有认出姜承析是几年前那个小孩子,还是姜承析自己主动和沈慕晚说话的,不知道他当时鼓起了多大勇气。

  “对了,小五,我听皇后娘娘说圣上要给你看门亲事,没有看上的么?”虽然沈慕晚比姜承析小,但是因为初见的时候,姜承析又瘦又小,沈慕晚就一直这么叫着。

  “我还不急。”

  沈慕晚侧过身,突然盯着姜承析看,突然想起来,其实姜承析才十四,还是个半大少年呢,都怪周围人成亲太早了,都给她拐带偏了。

  “嗯,倒是不急。不过你成亲之后就可以出去开府了,圣上应该也是这么想的吧。”沈慕晚觉得皇帝就是想让姜承析出宫,自己开府能自在些。

  “我不成亲,到了年纪也会开府的。”姜承析道,又似乎是带些试探的问“如若我开府了,你会来看我吗?”

  “那是自然。你要是开府了,我便又多了一处玩。”沈慕晚突然低声悄悄道“如果不是你们都在宫中的话,我其实是不愿进宫的。”因为进宫实在太麻烦了,沈慕晚暗道。

  “对了,今儿个中午我要吃百合酥,冬笋玉兰片,桂花鱼条和红枣雪蛤汤。”

  “好。”姜承析柔和的看着沈慕晚,这些其实都是他爱吃的。

  “中午吃完饭睡个午觉,下午一起和我出宫转转?”沈慕晚问道。说真的,她还真的蛮少看到姜承析玩的。

  “好。”

  姜承析的住所也在很偏的地方,但打理的还算干净。内侍只有一人,便是小时候沈慕晚央求皇后拨过来的那人。

  两人吃完了饭,沈慕晚让小和子给姜承析的膝盖抹了些药,硬是在床边看着姜承析睡着了才安心。又替姜承析选了件平时从来不穿的青竹色长袍。

  “小和子,你家主子今年的新衣裳又没做?”沈慕晚扫了一眼,姜承析是真的喜欢黑色,衣服大多数都是黑色的,其他的几件不同颜色的,还是上次她来的时候给他带来的。

  “尚宫局的人来了,主子不愿意量衣,说不缺衣服,赶他们走了。”

  沈慕晚看向床上睡着的姜承析。想起两年前姜承析生病的时候,烧的迷糊了,她来看他,他裹着被子缩到一角,抱着欣嫔娘娘给他绣的小时候的小被子,迷迷糊糊的流着眼泪。那是第一次,也是到现在唯一一次见他流泪。

  “那你便量个明白,然后送到我手里。”

  “喏,多谢郡主。”

  沈慕晚摆摆手,觉得真是像养了个不省心的孩子。

  姜承析睡了一个多时辰才醒来,想必是真的累坏了。

  “不知道三表哥还在不在宫里,我差人去问问他要不要一起?”沈慕晚想起贪玩的三皇子便提了一句。

  “让小和子去吧。”姜承析在沈慕晚没注意到的时候给小和子使了个颜色。

  “那我们先去宫门口等着吧。”沈慕晚应道。

  “好。”

  不多时小和子过来说三皇子不在宫里了。沈慕晚耸耸肩对姜承析说道“那我们走吧。”

  “去游船还是骑马?还是逛街?”

  “随你。”

  沈慕晚想了想,一个表面十岁的小姑娘和一个真实十四的少年,去游船不能点唱曲儿的,那就算了。

  “骑马和逛街选一个。别说随我啊,我就是不知道选哪个嘛。”

  姜承析想了想,骑马的话一定会去沈慕晚熟悉的马场,指不定又遇到谁,还不如两个人就在街上走走也好。“逛街吧。”

  “好啊。”沈慕晚笑的眯眯眼。“正好给你置办些东西。”沈慕晚的老母亲心瞬间爆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