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袖言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看望

袖言长 子宁嗣音 2048 2020.02.23 21:23

  四天后,沈慕晚就见到了沈亦桐。四年了,二哥哥变得好高啊,已经完全褪去了小时候的婴儿肥,变得成熟冷峻。只是无法掩饰眼底的青黑。沈慕晚知道这四天估计沈亦桐是日夜不休的赶过来的。也就沈亦桐那经过铁打的身体能熬住。

  如果不见到亲人的话,沈慕晚还觉得自己很坚强,可见到沈亦桐那一刻,沈慕晚就觉得自己又变成了一个脆弱的孩子。

  沈亦桐风尘仆仆的推开门,见到沈慕晚靠着枕头坐在床上。直到见到沈慕晚那一刻,沈亦桐才觉得他喘过气来了。

  沈慕晚张开双臂,哽咽的喊到“二哥哥。”

  沈亦桐快步到沈慕晚面前,把沈慕晚用力的抱紧怀里,也没那个功夫顾及身上的寒气,他只想确认妹妹还好好的。

  沈慕晚感受到这个拥抱带给她的安全感,终于大哭了出来,“你怎么才来啊。”

  沈亦桐感觉心都疼死了,他生来感情淡漠,唯一能牵动他心绪的就是他的家人。这四年来,他时常做噩梦,梦到妹妹回不来了,每次从梦中惊醒,他都会发怒的摔东西,生怕噩梦成真。“对不起晚晚,对不起,二哥哥来晚了。”

  沈慕晚这一哭就哭到累了睡着。

  沈亦桐离开房间问了问莫什沈慕晚的情况。

  “非常不好。腿骨断裂过,但已经被接好了,但是并没有完全恢复。恢复不好的话会留下后遗症。内伤严重,但不知道救她的人用了什么方法暂时控制住了,但并不是长久之计。”

  沈亦桐越听身体周围气氛越冷冽。

  “对了,沈慕晨过来了吗?”莫什期待的问道。

  “大姐在路上。和你们谷主一起。”沈慕晨的身体和他比不了,他可以不眠不休的赶路,但是沈慕晨不行。本来琳琅公主也要过来,被他们劝住了。

  至于那个医谷谷主...沈亦桐恨不得杀了他。妹妹失踪的时候经过调查,就是他让妹妹去的后山。他知道医谷谷主不会对妹妹下手,可如果他不让妹妹去后山,妹妹就不会出事,说他迁怒也罢。

  “她怎么样?”

  “我大姐怎么样关你什么事?”沈亦桐突然像是看守白菜的刺猬,对眼前这只猪突然竖起了刺。

  见到沈亦桐那要杀人的目光,莫什把话咽了下去...突然发现沈慕晚的态度还算好的哟。

  “呀,伯爷,我去看看药。”莫什赶紧找个借口跑掉了。

  沈亦桐没说什么,心里却是给这个人记了一笔,敢打他大姐的主意,不想活了。

  妈的,两个来给妹妹治病的,一个打他大姐的主意,一个是造成妹妹失踪的人,一个都弄死不了,气死了。

  晚上两人一起吃饭。本来平常胡鲁和莫什是和沈慕晚一起吃饭的,但是今天沈亦桐来了,两人都跑掉了...

  “当年发生了什么,是谁害了你?”就剩两人,沈亦桐也开始问一些人多的时候不好问的事情。

  “你们查到什么了?”

  “阮戚麟让你去后山采药,然后你就失踪了。”沈亦桐边说边注意到了沈慕晚吃食上的变化。年纪长了,饭量倒是小了。小时候不爱吃的现在也都吃了。

  沈慕晚点点头,王亦翡还真是把自己摘的一干二净啊。不过这会儿沈慕晚并不打算和沈亦桐提起这个人,她觉得二哥哥估计都不认识这个人,还是等阿姐来了再说王亦翡的事儿。

  “从后山那个悬崖摔下去了,然后被师父救了。”沈慕晚简短的道。

  沈亦桐去见过那个后山的悬崖,锦门也有人下崖搜寻过,可一无所获。想起那深不见底的悬崖,沈亦桐就一阵后怕。

  “晚晚你知道谁害的你是吗?”人总不可能无缘无故摔下悬崖。

  “嗯,不过说了二哥哥你可能也不认识,等阿姐来我问问她。四年了,也不差这几天。”她可不是圣母,无论什么原因,她都没打算放过王亦翡。“你跟我说说这几年家里怎么样吧。”

  沈亦桐说了很多家里的事情,但是是挑着好事儿说的。沈亦桐话不多,说起来也没什么故事性,但沈慕晚就是乐意听。

  这会儿小医女进来送药,叮嘱沈慕晚吃完饭喝然后退了出去。

  他们俩早就吃完了,就是一直聊天没叫人进来收拾。沈慕晚端起药碗,深呼吸了一口气闭着眼睛咕咚咕咚干了进去。

  “很苦吗?”沈亦桐看着沈慕晚眉头皱的,想着要不要让莫什加糖,但是加糖会不会干扰药性呢。

  沈慕晚放下药碗,嚷沈亦桐继续说家里的事儿。

  可沈亦桐却觉得有些不对劲了,沈慕晚从来不会忽视他的话。但压下了心里的疑惑继续和沈慕晚说。

  “二哥哥先休息吧,一路赶来是不是都没歇着。”

  “我不累。”

  “我看着你累,你这张帅气的脸可得好好保养。”

  沈亦桐失效,刮了一下沈慕晚的鼻子“小色鬼。二哥哥不好看了你就不喜欢了?”

  “那可不一定哦。快去歇息吧。”沈慕晚推着沈亦桐往靠窗边的软榻上。“等会儿小医女给我针灸,你坐这也没意思,好好休息,明天带我出去透透风,莫什一直不让我出去。”

  沈亦桐后背被推着,无奈的走到了软榻边,“那我也要问问莫什才行。”虽然他讨厌莫什,但是还是妹妹的身体最重要。

  沈亦桐躺上了床,沈慕晚也准备回床上等着小医女。却被拉住了手。

  “疼吗?”不知道沈亦桐问的是针灸还是沈慕晚的身体。

  沈慕晚用手盖上了沈亦桐的眼睛“快闭上眼睛睡一觉。疼不疼的,都过去了。”

  沈慕晚拿开手,却没有离开,就坐在软榻边。

  小医女进来的时候被沈慕晚嘘了一声。看到沈亦桐睡着了,才回到自己床上。

  小医女拿出针灸针却没有着急扎针,而是问了沈慕晚一句“郡主,您的耳朵,是不是听不见?”

  “你在说什么?”沈慕晚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奴婢刚刚在门口唤了好几声郡主...郡主都没有回头。”再加上之前种种细节,小医女才敢确认宜乐郡主好像是听不见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