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袖言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当监工的第五天

袖言长 子宁嗣音 2210 2020.01.21 21:47

  宅斗是不可能宅斗的,这辈子不可能宅斗的。

  秦夕衡直接粗暴的选择派人先利诱后威逼的法子去对付齐臻的外室。并且向沈慕晚表示完全不用对这件事情上心,耐心等待结果便好。

  事情截至到这里,又陷入了僵局。

  “皇帝舅舅那边有派人来问吗?”沈慕晚闲适的靠在垫子上。

  秦夕衡摇摇头。

  “郡主最近没进宫么?”按照道理,如果沈慕晚进宫了一定会被皇帝问及这件事的。

  “没有,以前经常进宫要么是去看小五,要么去看太后娘娘和皇后舅母。太后娘娘去了东山,小五也搬出了宫里,皇后舅母又忙得很,我便很久没去了。我需要主动进宫去跟皇帝舅舅报告情况么?”说真的,沈慕晚毕竟是第一次接触这种任务,而且完全不明白仕途应该怎么走,虽然她并不打算走仕途,但现在依然在这条路上,便能不犯错便不犯错吧。

  家里公主母亲完全当她是出来玩的,丝毫不在意。尚书父亲觉得她犯了什么错也都能解决,在家里除了提醒她注意安全,并没有什么提点,所以现在反倒只能问面前这个也初入仕途的青年了。

  秦夕衡想了想道,“倒不用刻意的进宫与圣上说,但如果进宫的话就说我们还在查李崇安和谢家就可以了。齐家毕竟我们还没有查到结果。”

  “那与皇帝舅舅说了,让皇帝舅舅偷偷查齐家不是比我们方便多了吗?”沈慕晚疑惑道,面对现在这种状况,她还是觉得找大人或者说强大的人帮忙更靠谱。

  “圣人身边的人不一定比我们嘴严。”秦夕衡沉声道“而且,杜明既然宁愿背下舞弊案的罪名也不愿意说出什么,那如果齐家真的与杜明有关,杜明的情况也不会好。”

  秦夕衡说的并不委婉。调查齐家的事情皇帝舅舅知道无非两种情况,一种看在齐家的面子上将事情压下来,那么杜明的案子就别想翻身了。另一种情况就是彻查齐家,那么齐家就有可能发现,将自己的罪名最小化,利益最大化。

  “行吧,那我知道了。”

  沈慕晚想要说什么,却被叩门声打断了。进来的是沈慕晚曾经见过的秦夕衡的小厮青山。

  “主子,何二公子邀请主子午后去北苑参加流觞宴。”

  “508i888m,知道了。”

  青山没有得到去不去的答复,并没有离开。

  秦夕衡最近事情颇多,尤其现在刑部的事情未解决,他手中的其他事情也搁置一旁很久了,好不容易有了午后有了空闲时间并不想去参加一个没什么意义的宴席。

  “流觞宴!你要去吗?”沈慕晚听到流觞宴倒是异常精神。

  流觞宴是他们国家非常流行的一种宴席,但说是宴席,吃食很少,主要是喝酒玄谈,有点类似魏晋时期的清谈。并不谈论时政,而是主要探讨宇宙自然和人的关系。不过像这种活动都是文学者的集会活动,而且喝完了酒却是比较放浪形骸,所以虽然沈亦怀也经常被邀请,但从未带过沈慕晚去,而沈慕晚却是向往已久了。

  看着沈慕晚闪烁的目光,秦夕衡咽下了本来要说不去的话。“好。”

  青山得到回复松了口气离开。他还挺怕秦夕衡拒绝的,因为如果他传话回去说秦夕衡拒绝的话,他一定会被扣在何二公子那里进行一顿说教才能被放回来的了。

  沈慕晚眯着眼睛笑着,不怀好意的凑到秦夕衡旁边。

  秦夕衡没料到沈慕晚突然靠的这么近,感觉呼吸都变得紧张了,不着痕迹的往后躲了躲。

  沈慕晚满脑子里都是流觞宴,自然没有注意到这些。

  “秦世子啊,流觞宴能不能带上我啊。”她大兄是真的妹控,其实有几次沈亦怀也有被沈慕晚撒娇弄得心软的时候,想要带着沈慕晚去。但一想到一大堆各种不同年纪的男人还是喝完了酒,形态确实不都那么雅致,便还是狠狠心拒绝了沈慕晚。所以沈慕晚已经对说服沈亦怀不抱希望了,那眼前的希望便是在秦夕衡身上了。

  “流觞宴...”秦夕衡想了想措辞道“很无趣。”

  对于秦夕衡来说,流觞宴上所探讨的玄学,于民生无用,于生存无用,于国家无用,无非是一群闲人用一些空洞的词汇和话语去漫无边际的想象。他并不是很感兴趣。至于说流觞宴上确实会出现一些优秀的诗赋作品,他倒是欣赏,只是他觉得事后看看便罢,但是与那些人坐在一起看着他们写就没什么必要了。

  沈慕晚倒是与他相反。沈慕晚比起一些实在的理论更喜欢一些空无的想法。也许是她本身对仕途无意,而且有些反感仕途。也许是她家里的环境,使她幸福的不需要思考实事儿,有空考虑天马行空的事情。

  “也许吧,不过我倒是很感兴趣,你要去的话,就别带青山带我呗。”

  秦夕衡觉得既然沈慕晚对流觞宴有兴趣,带去倒也无妨,倒是没有沈亦怀那么多的想法,而且他也从未在意过流觞宴上人的表现,也没考虑过为什么流觞宴上从未有女子的参与。便点头答应了。

  还不知道自己工作被撬了的青山还在去回复何二公子的路上....

  见到秦夕衡点头,沈慕晚是真的高兴。

  “秦世子要回家吗?还是在刑部等会儿直接去北苑?”

  “回去。”秦夕衡今日中午答应了和秦国公一起吃饭,当然是秦国公费了半天的劲才说服了秦夕衡。

  秦夕衡是觉得他们吃饭也是食不言的认真吃饭,一个人吃和两个人吃没有什么区别。然而在秦国公那里两人吃饭就显得很温馨,秦夕衡只能满足老父亲的想法了。

  “那我收拾好便去秦国公府找你?”沈慕晚说出这种话,就特别像小时候和同学一起约着去上学,而在秦夕衡耳中却听得惹人紧张。

  “嗯。”但他不太明白沈慕晚有什么收拾的,却没好意思问。

  直到午后,秦夕衡听到门房来说一位俊俏的小公子来找他一同去北苑的时候才明白。

  秦夕衡出门见到的便是一位清秀的小公子。

  说真的,因为最近也时常见到沈慕晚,所以他一眼便能认出是个小姑娘。不过沈慕晚的伪装比较不错了,不熟识的人见到的便是一个清秀的还未长开的小公子。

  沈慕晚也是知道他们国家十分重视美貌,男生女相什么的并不是什么特例,反倒有的男孩子就喜欢往好看了打扮,这才这么自信的有了这么一出。

  “秦世子,小乐在此有礼啦。”

举报

作者感言

子宁嗣音

子宁嗣音

秦国公:我的满腔父爱啊。

2020-01-21 21:4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