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袖言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当监工的第一天

袖言长 子宁嗣音 2079 2020.01.13 16:44

  “秦世子早啊。”沈慕晚起了个大早到刑部,却看到秦夕衡已经到了。

  “郡主早。”秦夕衡在翻看着什么。

  沈慕晚也没有兴趣知道,找了个干净的位置就坐了下来,拄着下巴看着秦夕衡。

  秦夕衡感觉到被人注视的感觉,看向沈慕晚。

  “郡主有事?”

  “没事没事。”沈慕晚摇头。“你忙你的。”

  秦夕衡继续低头翻看,但却知道沈慕晚的目光并没有移开。

  秦夕衡将手中的纸张递给沈慕晚“看看?”

  沈慕晚摆摆手“你弄明白告诉我结果就好。对了,那个木雕小猫,你在哪里买的,挺可爱的。”沈慕晚本来想问是不是他亲手做的,但又担心是自己太自恋丢脸,便换了个说法问。

  “我做的。”秦夕衡收回手中的纸张放到桌子上,垂眸道。

  沈慕晚边星星眼的看着秦夕衡边鼓掌“秦世子真是无论做什么都这么优秀啊。”

  秦夕衡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直到看完,然后说了一遍大致情况。

  纸张是缇横书馆出品的,李崇安确实在入京后去缇横书馆买过。很多学子也能够证明在科考前,李崇安和杜明的交往的确很密切,而且也有学子与他们一起探讨过诗歌。从墨迹的程度也能够确认文稿完成的时间在科考当时前后。

  “所以其实和皇帝舅舅的结果并无不同?”沈慕晚歪着头问。

  秦夕衡摇摇头。“有些不对。李崇安之前的文章我找来看过,主张与此次的内容有些偏差,思路也有些不同。”

  “你为什么相信杜明?”沈慕晚突然问道。

  “感觉。”

  沈慕晚嘴角一抽,男孩子也这么凭直觉的么?还以为秦夕衡能说出一大堆道理呢。

  “光凭直觉便在琼林宴上站出来为杜明说话,秦世子真是个性情中人。”沈慕晚拱手做敬佩状道。“希望世子是正确的吧。”

  秦夕衡躲避开沈慕晚的目光。他还是头一回听别人评价他为性情中人。他说的直觉并没有欺骗沈慕晚,只是他为杜明说话却并不是感情用事。

  与他同届的考生,有几个他调查了一下。并不是说他没有信心夺得榜首,只是这些人将会是未来与他同时入仕并且同期成长的人,所以他才会关注一下。

  而这个杜明,是一个他很感兴趣的人。

  这个舞弊之事他并不知情,而发生的时候,他也是思索了很多才站了出来。从他的调查中他确定,这个杜明一定不会舞弊,他站出来不但不会出任何问题,不仅能够让圣上关注于他,还会让杜明欠他一个人情。

  只是,他也没想到圣上会将调查这件事的事情交给他。

  沈慕晚又问道“那现在我们怎么办?从哪里下手查。”

  秦夕衡惊讶地快速的眨了眨眼,沈慕晚用了我们这个词。也就是说他也相信杜明是无辜的。

  秦夕衡脸色仍是冷冷的,却提醒道“圣上只说郡主来学习便好。”

  秦夕衡本来以为沈慕晚猜到了圣上叫她来的目的。她并不需要牵涉进调查之中。而且不牵涉进来是她最好的选择。

  “学习便要认真的学啊。”沈慕晚装作听不懂言外之意的道。

  秦夕衡想要说什么却又咽下了。看着沈慕晚热情的样子,显然是没办法劝动的...他做事注意一些便好了。

  “如果我们相信杜明没有问题,那出问题的..”

  沈慕晚眼睛一亮“是李崇安!”

  “嗯。”秦夕衡看着那个那双亮闪闪的眸子点了点头。“我会让人去查李崇安最近的活动。我要去见见杜明。”

  “我也去。”沈慕晚站起来凑到秦夕衡身边。

  “不行。”秦夕衡倒是异常严厉。

  “我不乱说话。不捣乱。”沈慕晚两个手指打叉挡在嘴前道。

  “李崇安关在刑部大牢。”

  “嗯?”沈慕晚疑惑的看着他。关在哪里有什么重要的么?

  “里面脏,乱,黑。”秦夕衡特别像在讲一个恐怖故事。

  “就是没见过,所以才想去看看。”沈慕晚真诚的道。

  秦夕衡突然想起来,他们第一次见面也是沈慕晚因为好奇偷跑去鸿胪寺。宜乐郡主的好奇心还真的很强啊。估计不让她去,她也会想办法跟去的。

  “走吧。”

  沈慕晚开心的眯着眼睛笑道“好嘞。”

  刑部大牢内。

  长长的甬道,两边的烛火昏黄,越往里走越阴暗潮湿,越往里走繁杂的声音越多,有哭泣的声音,有嚎叫的声音,也有哼唧的声音。

  沈慕晚倒是不太害怕,只是甬道太昏黄看不清路,便凑得秦夕衡近了些。

  秦夕衡以为沈慕晚害怕了,没有回头,但是将自己的袖子塞到了沈慕晚手里。

  低头认真看路的沈慕晚手里突然被塞了袖子。

  沈慕晚...嗯嗯嗯???

  杜明的事情还没确定,为了方便提审,并没有再特别里面的地方,走了一会儿便到了。

  沈慕晚走了半天已经适应了黑暗的环境,到了杜明的牢门口,隐约能够看到那个人,并不落魄,应该是没有用刑。只是有些颓然的靠坐在角落。

  “杜明,小秦大人问话。”狱卒打开牢门说完后,放下了两个椅子,便与秦夕衡和沈慕晚行了个礼退了下去。

  杜明抬头,看到秦夕衡的时候才起身拱手道“多谢秦公子了。”

  秦夕衡知道,杜明是为当天替他说话的事情道谢。“不必。我这次来是问些话。”

  秦夕衡上前一步,身侧的沈慕晚便出现在了杜明的视线当中。

  杜明一怔“这位是?”

  “宜乐郡主,此案的协理者。”

  沈慕晚点点头“杜公子。”

  杜明急忙行礼“郡主。”

  秦夕衡扶起他,自己坐到了椅子上,然后拿出帕子擦了擦旁边的椅子才示意沈慕晚坐下。

  沈慕晚...帅气男神突然细心为自己擦椅子,有点心动怎么肥事..

  “两位想问什么?”

  “随便聊聊。杜公子为何错过了两年前的春闱?”秦夕衡问道。他看到调查结果里杜明早就通过了乡试,年龄也能够允许自己从关内到京城,也就是两年前便应该进京科考了。

  这也是沈慕晚很好奇的一点,没想到秦夕衡和她竟然还有点心有灵犀嘿。

  所以...沈慕晚看向杜明,为什么呢?

举报

作者感言

子宁嗣音

子宁嗣音

离甜甜的恋爱更进一步啦

2020-01-13 16:4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