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袖言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淳城

袖言长 子宁嗣音 2051 2020.02.12 18:41

  已经是出来的第七天了,殊字果然听话的改动了行程计划,所以虽然是第七天,但他们才走了四分之一左右的路程。

  刚开始沈慕晚还是兴致勃勃的,见到山要爬,见到水要下,见到出名的城镇要逛。然而今天已经赖在客栈的床上不起了。

  “小姐,上马车上再睡吧。”豆子劝道。

  沈慕晚把自己裹在被子里不出去“在马车上睡不解乏嘛。明天再接着走吧,今天在这儿在多待一天。”

  主子发话豆子自然没有不肯的,出门去告诉殊字这个消息。沈慕晚便翻了个身继续睡。这一觉便睡到了午时。

  “小姐,该起来吃饭了。”豆子担心沈慕晚这么睡下去对身体不好,到了午时便过来叫她起床了。

  沈慕晚也觉得睡到中午就差不多了,再睡下去估计会头疼了,便磨磨蹭蹭的起床了。

  “小姐,是把吃食拿上来还是小姐下去吃?”豆子给沈慕晚穿完衣服问道。

  “唔,下去和你和殊字一起吃吧。”沈慕晚擦完脸道。

  “那我去安排。”豆子知道自家主子除了穿衣服弄头发需要她之外,没什么用得着她的地方,便去忙活别的了。

  沈慕晚下楼便见到殊字一身劲装坐在靠窗,豆子坐在旁边。这还是沈慕晚第一次见到殊字这身装扮,还挺有侠客的感觉的。平常为了做马夫只穿很宽松的布衣,完全凸显不出来他的身材。

  他们现在所在的是淳城,昨天上午到的,到淳城最出名的酒楼吃了饭,下午去赏了淳城最有名的花,晚上去玩了游船。今天没什么要去的地方,整个人也没那么紧张匆忙。

  沈慕晚边吃饭边看着窗外,淳城的景象其实和京城还挺像的,毕竟淳城算是在他们出关之前最繁华的城镇了。

  豆子和殊字这一路也很是开心,他们本以为一路都会赶路的,没想到还能有这么多游玩的地方。对于主子来说,这可能只是一次平常的游玩,但对于他们来说,这可能是这一生中唯一一次离开京城见见其他地方的机会。

  吃完饭三人便出门打算随意的逛逛,不冲着特色,就是见见风土人情什么的。

  刚刚离开客栈没多远,便见到了卖身葬父的场景。沈慕晚倒是没有靠近,在看一个面具摊子的时候顺道瞥着那边的局势发展。路过的行人有同情的看看但没有出手相助的,不多时,还真有一个姑娘给了那卖身葬父的女子银子。那姑娘身边的丫鬟便要带那女子走,那女子却不肯动。

  “你这不是卖身葬父吗,我家姑娘给了你银子,你怎的不跟我们走?”那小丫鬟掐着腰很生气的看着那女子说道。

  “姑娘大恩大德小女子无以为报,只是小女子还得安葬父亲。姑娘不妨将住处告知于我,小女子安葬了父亲之后便去。”

  那丫鬟不太信得着这女子说的话,想拉着女子走。但被她家姑娘拦下了。那姑娘被女子的话所打动,告知自己住在城北李府便带着小丫鬟走了。

  两人之间的对话声音并不很大,沈慕晚听不见,但是殊字却是能听得个一清二楚,见沈慕晚感兴趣,便说与了沈慕晚听。

  沈慕晚选了一个红色的面具,说实话,做工很是粗糙,但是面具的图案还算有些新意。沈慕晚往前走的时候路过那卖身葬父的女子,那女子还在原地跪着,就在沈慕晚路过的时候,突然扑到了沈慕晚脚下,沈慕晚眉头微皱,往后退了一步。就在那人扑过来的时候,殊字迅速的挡在了沈慕晚前面。

  “放肆!”殊字拔剑横在了那女子前面,以防她再向前。

  “求求这位姑娘救救我吧。”那女子可怜巴巴的跪在了沈慕晚面前。

  “刚刚不是有人给了你银两?”殊字面色冷冷的道。其实殊字的长相,就算面色冷冷的倒也不吓人,但是有了那把剑的加持,另外加上殊字的眼神和周身的气质,倒真让那女子往后缩了缩。

  那女子不知眼前拿剑这人如何得知刚刚发生的事情的,她知道刚刚那个姑娘是李家的姑娘,案马车上有李家的标识。只不过李家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富商之家,她卖身葬父可不是想卖到这样的人家中的。刚刚见到沈慕晚经过的时候,她便一眼看出了这人一身的装扮价值不菲,而且身边还有丫鬟和侍卫,绝对不是一般人家,她才动了心思。

  那女子哭得更惨了,哽咽着道“那人想带我回去给她兄长做妾,我不愿。求求姑娘救救我。”

  而听过两人对话的殊字一下子便得知这女子在说谎。便看向沈慕晚,示意如何解决。

  “你既然不愿,为何不把银两还给刚才那位姑娘?”沈慕晚问道。

  “我...我”那女子实在没料到眼前这人竟然清楚的知道刚刚发生的事情。

  “报官吧。”沈慕晚淡淡的道,随后也不管那女子是何反应继续往前走。殊字打了个手势便安排了人看着女子然后报官。自己则继续跟着沈慕晚。

  沈慕晚走了一会儿发现殊字和豆子都气哄哄的。沈慕晚疑惑的问“怎么了?”

  “刚才那女子太过分了。”豆子瞪着眼睛道。“那姑娘好心好意的帮她,她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

  豆子常年只在沈府里,殊字更别提了,除了出任务就在暗卫营里,要么就跟着她也不出现,像这种事情见得少。沈慕晚倒是见怪不怪了,生活有的时候真的是比小说狗血,小说还要符合逻辑,而生活完全不需要。

  “见到这便生气啦?那以后我们豆子可要成小气包啦。”沈慕晚调笑道。“这世间呢,不是说所有人都会有恩必报的,更何况,你听没听说过升米恩斗米仇?所以呢,这的确是分人的,有的人,你越帮他,他就越恨你,你说是不是没有道理。”

  豆子不解“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殊字却是在一旁立誓“属下是公主捡回来了,誓死效忠主子。”

  沈慕晚笑笑“我知道你们的忠心的。不过,你是我娘捡回来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