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袖言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当监工的第八天

袖言长 子宁嗣音 2023 2020.02.03 03:49

  距离上次见到杜明已经过去了挺久的时间,在狱中的杜明并没有被用刑,也并没有很颓然,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书正在看,还挺悠闲的样子。如果忽视狱中难以忍受的味道和昏暗的环境,倒真有种在修行的感觉。

  听闻有人来见他,杜明放下了手中的书卷抬起头,眼神中有些诧异。“又是你们。上次该说的不是都说完了。”

  沈慕晚能听得出来,杜明比上次的语气更加冷了,也许是在狱中待的绝望吧,想想也是。

  “没什么问的。”秦夕衡也不在乎杜明的态度如何“只是来找你说说话。”

  秦夕衡开门见山,将李崇安的行动异常先说了出来,但并未提及与齐家有关。

  杜明自知自己是无辜的,对于李崇安的动线异常自然是能猜到,也不惊讶,只是点头表示知道了。

  “最近在查办你的案子的时候,无意间翻到了十七年前贾家的卖官鬻爵案,你听说过吗?”秦夕衡在说完李崇安的事情后随口一提道。

  果然,提及贾家,连沈慕晚都能看出杜明的眼神有些游弋。

  “听说过,虽然事情已经发生过很久了,但是听说过一二。”杜明尽量保持冷静道。

  秦夕衡只是需要杜明的反应,对于杜明的回答倒是相当的不在意。

  沈慕晚在一旁突然开口问“你知道如今吏部的谢侍郎么?”

  杜明点头。

  “来了京城去拜访过么?”

  “没有。我只是在谢家族学中读过几年书,与谢家人并不亲近。”杜明解释道。

  “但毕竟受人家的庇护,到了京城竟然都未去拜访么?”沈慕晚觉得这不合常理。

  “我并不想给谢家人添麻烦。”杜明倒是很真诚的道。

  秦夕衡适时的突然开口问道“贾大老爷据说当年很是关照谢侍郎啊。如今谢侍郎能达到这个位置,也算是有贾大老爷的照顾吧。”这话自然是秦夕衡胡说的,就算当年贾大老爷扶持了谢侍郎,可那个时候谢侍郎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官吏呢,与谢侍郎今天的位置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他就是要通过这个确认一下。

  果然只见杜明快速的辩解道“哪有这回事!”

  “只是随口一说,杜公子何必紧张。”

  杜明看着眼前的两人,紧张的吞咽了口水,刚刚他的反应是不是太大了?只是...只是他没能想到,这两人怎么会将贾家和谢家这两个毫无关系的联系起来,让他实在是紧张了。

  “你们究竟想要如何呢?”杜明无力的靠在墙上看着两人问道。

  “你便这么甘心被冤枉舞弊?如果这件事情就此确认,你未来便没有走上仕途的机会了,更甚至永远都不能再靠近京城。”

  “命数啊。”杜明放空的看着牢房外。他不是没挣扎过,两年前,他尝试过了,他失败了还失去了对他很重要的东西,但是他仍旧选择今年来到京城,可到了京城发生了什么呢,便是如今这种境况。他不敢再赌了,他不想再牵连其他人了。

  “年纪轻轻这么消极做什么。”沈慕晚嘟着嘴小声的吐槽道。

  杜明没有听到,但是离得近的秦夕衡倒是听见了,实在是想笑,毕竟一个十一岁的小姑娘说一个近二十岁的人年纪轻轻,实在是有些装大人的意思。

  “咳。如果还需要别的书的话,可以让狱卒去寻我。”秦夕衡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便也不在此多留,走之前嘱咐杜明道。

  杜明看着两人的背影远去,在差一点消失的时候,杜明突然高喊道“无论如何,杜明在此谢过秦世子了。”

  秦夕衡和沈慕晚隐约的听到了,秦夕衡没什么反应,脚步都没有顿,倒是沈慕晚有些小气,明明她也是来帮忙的,竟然都没有得到感谢,好气哦。

  秦夕衡没有注意到沈慕晚的情绪,直到回到两人的办公小屋子的时候才发现沈慕晚竟然是气鼓鼓的。

  “嗯?”秦夕衡一脸懵。“你生气了?”

  沈慕晚摆摆手“倒是没有,就是好心没被接收到,有点小不甘心。”

  秦夕衡回想了一下,便知道了是怎么回事,然后竟然笑出了声。

  沈慕晚....秦夕衡是怎么肥事?嘲笑我?

  “你笑什么?”

  秦夕衡是笑,这个时候沈慕晚才像个小孩子,开口安慰道“杜明心里自然是明白的,对郡主也一定是感谢的,不过没有表达出来罢了。”

  “感谢什么的,就是表达出来让别人知道才好啊。”沈慕晚觉得这就跟喜欢一样,虽然表达不表达出来结果是一样的,但是无论如何知道被表达的那个人有成就感和能够提高自我欣赏啊。自己多说一句谢谢又不会少块肉,可是对于被谢谢的人一定很温暖呀。

  秦夕衡倒是被这句话震慑住了。感谢什么的,是需要表达出来的么?“为什么?”

  “因为要尽量避免狗血的出现,感谢就很必要了。”沈慕晚看着秦夕衡少有的带着疑惑的目光看着她回答道。

  “狗血?”秦夕衡觉得有点听不懂沈慕晚说什么。

  “就是。”沈慕晚组织了一下语言,“就比如说父母吧,明明你很感激他们,很爱慕他们,但是如果从来不表达的话,他们感受不到这份来自你的情感。他们会伤心的对吧。而明明互相都关心,却以为互相不关心,这就是狗血。”

  秦夕衡被沈慕晚说的想起自己的老父亲。那是一个坚如磐石的人,却将所有的温暖都给予了他。

  他是如何想自己与他的关系呢,秦夕衡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

  他是否知道其实他是自己最敬佩的人呢。他应当是不知道的,秦夕衡从来没有说过类似的话。

  他是否知道他从未将母亲的死归结到他的身上呢。虽然小的时候,秦夕衡也会像其他孩童一样想要了解自己的母亲,追寻自己的母亲,秦夕衡知道对于自己自小失去母亲的事情,秦国公一直很在意。但如今的他知道,母亲的离开最痛苦的人其实是他的父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