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袖言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变故

袖言长 子宁嗣音 2040 2020.01.26 16:53

  恒安县主意料之内的破涕为笑。趁着沈慕晚笑脸的这会儿功夫,在外人面前装出一副俩人关系好到不行的样子。

  沈慕晚也不在意,却也不愿意陪笑,跟恒安县主说了一声等会儿开宴找人来叫她,便拽着周婉婉落座到了一旁,不再搭理恒安。

  恒安倒也不在意了,反正自己让沈慕晚成为赞者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她看着沈慕晚心里也还不耐烦呢,便装出一副体谅的模样,好吃好喝的让旁边的人伺候着,去一旁孔雀开屏去了。

  “宜乐郡主。”一个长相并不多出众,但是很大气温婉的姑娘突然靠近沈慕晚叫道。

  沈慕晚弯弯眼睛笑着问道“您是?”

  “小女是昭武校尉迟恭之女迟薇。”自称是迟薇的姑娘得自我介绍实在的赢得了沈慕晚的好感,落落大方,她向来羡慕崇拜这样的人。

  至于昭武校尉,是个小到的什么官她都不清楚....

  迟薇咬咬嘴唇,皱眉说道“也许郡主当小女是挑拨离间的人也好。”迟薇深呼吸一口气继续道“小女刚刚坐在一边的时候就听到恒安县主在说郡主的坏话。刚刚小女去如厕的路上看到恒安县主在摆弄赞礼的簪子和梳子,旁边还有一个高大的男人。小女不知道恒安县主想要做些什么,但希望郡主能够提起注意。”

  迟薇说完抬头去看沈慕晚的表情,却看不出什么。虽然说宜乐郡主比她年纪小,但也许就是皇家子弟与生俱来的贵气吧,总让人觉得高人一等,无法直视。

  迟薇也很紧张,她其实可以完全不管这种事情,就算发生了什么,怎么查都查不到她的身上。可是恒安县主的恶意和宜乐郡主天真可爱的笑脸让她实在无法置身事外。

  就算,就算宜乐郡主不信她的,至少她提了醒,问心无愧了。

  沈慕晚却是用胳膊肘怼了怼周婉婉“表姐你看,武将家的姑娘也不都像你一样不懂得弯弯绕绕,以后多注意点吧。”

  迟薇听到沈慕晚说话,却没理解这话是说她好,还是不好。

  还是周婉婉自然的将迟薇拉到了一旁坐下,牵着迟薇的手,开怀的道“晚晚口中夸人真的不多见呢。”

  迟薇倒是受宠若惊了。她想过沈慕晚的反应,却没想到会被拉坐在一旁。第一次接触这么重要厉害的人物,迟薇心里还是有些慌张。

  “多谢迟姑娘告知我这些。”沈慕晚真诚的道。

  “不必不必,我也不确定,只是提醒一下郡主。”迟薇脸色微红,她注意到刚刚她被拉坐下,一堆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况且她也真的没做什么。

  “光有这份心,就很难得了。迟姑娘是京城人士么。”沈慕晚问道,这话问起来其实有些不太给人面子,但问的人是宜乐郡主便不同了。

  “是京城人的。”迟薇回答道。

  沈慕晚闻及眼睛便亮了亮“那以后迟姑娘可以多来找我呀。”这么美妙善良,心思单纯的一位人儿可是不多见的。

  不过沈慕晚也不是没有警惕,只是人嘛,重在相处,实在相处不来再不接触便是。

  迟薇是真的惶恐了。他父亲是个六品武将,放到京城就如同毫毛一般,这次恒安县主的生辰宴,其实她也来不得的,母亲花费了好大的心思才使得她能来到这里,为了让她结识些人。可她做梦都不会想着能结识到宜乐郡主。

  看到迟薇的表情,反倒把沈慕晚给逗乐了。气势汹汹的看向周婉婉“婉婉表姐,我很吓人么?”

  得到的是周婉婉一个爱的捏脸“并不。”

  沈慕晚转头看向迟薇“那你好像很怕我的样子。”

  迟薇赶紧摇头,解释的话语声音越来越小“不是的,只是我身份低微,郡主是天上的人呢。”

  沈慕晚噗嗤乐出声音。“天上的人都是喝露水的,我可不行,我俗气的很,还是吃肉比较符合我的作风。”

  迟薇哑然愣愣的看向沈慕晚,尤其看到沈慕晚还没有完全消下去得婴儿肥....郡主是真的爱吃肉吧。

  见到迟薇紧张,沈慕晚也不多说什么,就与周婉婉继续闲聊家常,聊聊又失去了踪影的阿姐,建功立业的二兄,整日只知道秀恩爱的礼部尚书大人和琳琅公主。偶尔拉上迟薇吐槽两句。

  迟薇发现宜乐郡主是个十分贴心的人呢。而且她知道了好多神奇的事情啊。那是她从未想过听到的名字和事情。

  及笄礼不多时便要开始,沈慕晚被人请去拿簪子和梳子。周婉婉自然寸步不离。无论小丫鬟说了什么,周婉婉也岿然不动。

  所幸恒安县主的计划中多一个周婉婉也并无大碍,丫鬟也就没有继续阻拦周婉婉。

  一路一直到沈慕晚端着盘子站在恒安县主身边,还算平安无事。这让沈慕晚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小心眼了,恒安并没什么恶意?

  看着及笄礼上的参与的人,除了主人,都是女性。无论是什么心态,至少在这一刻应该都算是诚心祝福恒安了,众人的目光都汇聚在恒安身上。

  沈慕晚低头看向自己端着的盘子,上面只有一个梳子和一个簪子。因为之前有迟薇的告诉,沈慕晚还用阿姐给的银针实验了一下有没有毒,结果自然也是无毒的。

  “笄礼始,全场静。天地造万物,万物兴恒,以家以国,祖光荣耀。父母传我,人生家国,贵至荣和。夫,人之因幼,少而及往,青年独立继承。家、族、国纳其人之成立,与其人之权利,其成人者受个体生存,家族责任,社会义务之命。此,特予正礼明典。”

  “请赞者为笄者梳理发髻。”赞礼者的声音传到沈慕晚耳中。

  沈慕晚一手拿起梳子,一手顺起恒安的长发。

  因为及笈宴上需要给主角换个发式,沈慕晚没做过这种事情,所以刚刚被临时教了一个最简单也最常用得一种。于是沈慕晚还是十分用心对待的。全身心的关注在如何梳头发上。

  第二下梳子刚落下,人群中便发出了惊呼声。

  “恒安县主!”

举报

作者感言

子宁嗣音

子宁嗣音

有更多的票票和收藏我就疯狂加更(疯狂暗示)

2020-01-26 16:5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