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袖言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碰瓷

袖言长 子宁嗣音 2041 2020.01.30 00:03

  沈慕晚正在想事情出神,看到郗沉突然靠近了恒安县主,皱着眉头将一滴血逼出指尖,使之落于恒安县主的眉中心。

  神奇的是,那滴血就真的那么一点一点融进了恒安县主的皮肤。

  “今天晚饭吃不进去了。”郗沉撇看眼不再看恒安县主,不情愿的道。

  “神仙嘛,多喝露水活着吧。”沈慕晚打趣道。“等会儿就能醒了?”

  “嗯,不过身体估计会大不如从前了。”郗沉只是陈述道,并没有可惜的意思。“师师唤柳伯爷进来吧。”

  柳伯爷刚进屋子,床上的恒安县主便缓缓睁开了眼睛。

  柳伯爷爱女心切,直冲到床边牵起爱女的手刚想要问候如何,而刚醒的女儿的目光却透过他,直直的看向郗沉。

  “是郗大人救了我吗?”恒安县主的声音软绵绵的有气无力,却难掩激动。

  柳伯爷虽然觉得哪里不太对,但是面对郗沉这个救命恩人还是没说什么。

  “县主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吗?”沈慕晚开口问道。

  恒安县主似乎在沈慕晚出声才发现在这屋子竟然还有她的存在,厌恶的看着沈慕晚“就是你害我。”

  沈慕晚摇摇头“县主的上嘴唇下嘴唇一碰,便给人安上了罪名,这办事效率该让刑部大理寺的人来学习学习。”

  柳伯爷也呵斥恒安县主不要胡说。

  “你给我梳头时,我便不省人事了,不是你还会有谁?”恒安县主刚醒来并不明白现状,还死死的想抓住沈慕晚。“我知晓你不喜我,今日的赞者也是我强硬要求你的,只是没成想郡主竟然能对我下此毒手。”

  沈慕晚...真是位戏精。

  “郗大人,臣女自知福薄,今日遭此境遇,得幸遇上郗大人,救臣女一命,臣女无以为报,愿意以身相许。”

  沈慕晚.....卧槽,竟是这个操作?

  郗沉.....哪来的傻子?

  柳伯爷...我听到了什么?

  “我只是办我分内之事,恒安县主不必在怀,这种话还是不要乱说。”郗沉脸色严整,一副我是神仙,我远离世俗,我不贪恋红尘的模样,看得柳伯爷一阵羞臊。

  沈慕晚是打死都没想到,这流于表面的目的也太过...表面了吧。把自己霍霍成这样,闹出了这么一大堆的事儿,就为了以身相许这四个字,还不一定成不成,这恒安县主出生的时候是不是忘记了带脑子。

  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恒安县主能有一个。

  “臣女知晓配不上大人,只是郗大人的救命之恩却是臣女永生无法忘怀的,臣女只想求伴在郗大人左右,绝无其他非分之想。”

  恒安县主终于是狐狸尾巴暴露的彻彻底底,这要是还不算非分之想,沈慕晚觉得齐宣都算个正人君子了。

  恒安县主的目光就灼灼的盯在郗沉身上。郗沉或许没见过她,但是她在第一次见到郗沉的时候,便已经深深地爱上了他了。那时候是一次国师府在京都的讲经,主讲人是国师,但是郗沉的模样却是深深烙印在了恒安县主的心中。

  在恒安县主眼中,只有郗沉能够配得上自己,也只有自己站在郗沉身边才最般配。而且她觉得自己对郗沉是真爱,从到处打听来的郗沉的喜好,行踪,言语甚至用过的东西,她都能一一说明。自从见过郗沉之后,郗沉便是她唯一的追求。

  可是她接触不到国师府,更何况于郗沉呢。

  而就在前几日,有人来找她,说能够让她接触到郗沉,恒安县主自然是义无反顾。

  至于沈慕晚,自然是那人要求的,她才不想在自己的及笄礼上见到沈慕晚呢。

  她不知道那人的目的是什么,她也不在乎。她只知道,这么做,能够见到郗沉,而且那人也说,这个咒术不会伤害她,只要郗沉救她,反倒会让她和郗沉有无可磨灭的联系。而且,她及笄了,就意味着马上就能够嫁人了,她瞧不上父亲母亲给她相看的凡夫俗子,可再拖也拖不下去了。

  柳伯爷一时间不知道是气还是什么情绪。对于女儿平平安安的醒来,他自然是高兴的。只是这醒来之后的表现,他是真的无可奈何,可这话怎么能是一个闺中女子所说的呢,可是看到女儿虚弱的样子,还不忍心训斥。

  “伴我?”郗沉似乎还认真的想了想,“县主想要入玄么?”

  “什么?”恒安县主没听明白。恒安自然不是想简单的在郗沉身边,只是她对自己也有信心,觉得接触的多了,郗沉便能够喜欢上她。

  “郗某身边之人皆为玄者,如果恒安县主想要伴郗某左右的话,入玄为妙。”郗沉十分真诚的劝诫道,不过话锋又一转“不过县主恐怕是无法入玄。玄之道至诚,浊者无路。”

  沈慕晚...文化人骂人真是有水平,吹爆大佬,为大佬打call。

  恒安县主是万万没想到郗沉是这么一个油盐不进的人,她是个多漂亮的人啊,虽然家世是新兴的家族,但是前途无量。郗沉虽然为未来国师,却无权无背景无底蕴,他们合该是最般配的啊。

  可是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恒安县主哪怕听出了郗沉的讽刺之言,却仍旧选择厚着脸皮往上贴。她突然想到与她合谋那人说,郗沉救了她,就与她有了羁绊,虽然不知道那羁绊是什么,但是这个时候只能一赌了。

  “臣女无灵根,自是没资格入玄的。只是”恒安县主美人垂泪道“只是既然郗大人费了那么大的心血救了我,我自然便是郗大人的人了。”

  沈慕晚...遇到了大型碰瓷现场耶。

  “恒安!你在说什么!”柳伯爷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这是什么意思,上赶着做妾的意思么?

  “父亲,我只是想回报郗大人的救命之恩。”恒安县主委委屈屈的解释道。“可女儿有什么呢,也只有自己了。我不知郗大人如何挽救了我的生命,我只知道我这条命从此便于郗大人相连了。父亲,女儿错了吗?”

  柳伯爷不知道说什么好,女儿知恩图报是好事,只是怎么那么不对劲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