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袖言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犯规

袖言长 子宁嗣音 2102 2020.01.18 10:21

  “这...”琳琅公主听完都愣了,她没想到竟然是这么回事。想起昨天训斥女儿的话,竟然慢慢红了眼眶。无助的看向旁边的庆姑姑“我,我不知道。”

  庆姑姑叹了口气,当娘的怎么会真的怪自己的女儿,她知道上午琳琅公主是气急了。

  她也劝说过,她也是看着宜乐郡主从小长大的,什么性子能不知道么,虽然外面都说宜乐郡主纨绔,但是要说起宜乐郡主哪里做过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而且二姑娘向来做事不顾后果,这事儿不一定是谁的错呢。可是在气头上的琳琅公主怎么能听得进去话呢。

  “公主和郡主是母女,郡主懂事儿,会明白您是太关心她了的,不会生您的气的。”庆姑姑安慰道。

  其实这也是由于琳琅公主心眼少,看东西只看表面。所以她是真心觉得沈慕晚是个只会吃喝玩乐的小纨绔。但这不代表她不爱沈慕晚。她觉得什么样子的沈慕晚她都可以接受。

  而且她也真的认为姜云澄是个乖宝宝,因为在琳琅公主眼前,姜云澄是挺乖的,姜云澄调皮的时候都是和同龄人在一起的时候。

  所以这事儿一发生,她自然而然的就认为是沈慕晚找的事儿。

  琳琅公主赶紧追去前厅,可沈慕晚已经去刑部了。

  刑部门口。

  沈慕晚看着刑部的牌子,吐了口气。笑眯眯的走了进去,找到了秦夕衡。

  “秦世子。”

  “休息好了?”秦夕衡听到声音便知道是沈慕晚,问着把手中的东西放到一边抬起头。却看到沈慕晚与早上不一样了。“眼睛怎么肿了?”

  “睡多了呗。”沈慕晚笑嘻嘻的坐到一边“秦世子关心我?”

  秦夕衡被说的脸色一红,便信了沈慕晚睡多了的原因,没来得及多想。

  沈慕晚转移话题道“如何了?”

  秦夕衡一谈到事情上便很认真。“谢家那边还需要些时间,李崇安这边的结果出来了。”

  沈慕晚一边接过秦夕衡递过来的他亲手整理好的资料,一边听他说。

  李崇安的交际和行动路线上,有一处异常。李崇安不是京城人,所以住在客栈。

  住的客栈也不是特别豪华的,而且李崇安家境也是比较一般,并不是特别好。

  但是,他却经常出入绝风阁。

  沈慕晚翻看着资料,听到这个名字却是愣住了,秦夕衡也直直的看向沈慕晚。

  绝风阁...是她家的产业,是茶庄,但却是个十分高端的茶庄。这么说吧,绝风阁里一两普通的茶就够普通百姓几个月的生活费。

  之前她听阿姐说过自己可能也有铺子之后,回去问母亲这些事情,琳琅公主也都与她说了。而这个绝风阁,便是她家的产业之一,而且更巧合的是,这恰巧就是她名下的。

  这个李崇安的消费水平是去不起绝风阁的,而他却不止去过一次。

  沈慕晚本来在看资料,放下资料后垂眸思考,直到发现对面好半天没声音了,抬头便看到秦夕衡冷冷的直视着自己。

  沈慕晚脑子嗡的一下,秦夕衡在怀疑她?她今天是不是水逆?

  “你怀疑我?”

  秦夕衡听到下意识的摇摇头。

  “那这么看我做什么?”

  “你哭过了。”秦夕衡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沈慕晚????啥玩意儿?

  “你的眼睛肿了,不是睡多了。”秦夕衡也是在刚才边和沈慕晚将李崇安的事情,边想刚才看到沈慕晚跟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违和的表情和闪躲的眼神,推断出的这一点。

  沈慕晚....我的帅气小哥哥呀,你的脑回路是咋蹦的啊。这事儿都过去八百年了。

  “为什么哭?”

  “不是,哥啊,咱不是说李崇安的事儿呢么?”沈慕晚真的服气了。

  秦夕衡许久没听到沈慕晚叫她哥了,虽然沈慕晚此时叫的哥是无奈的语气,但秦夕衡自动忽略了语气问题。觉得关心沈慕晚更应该了。既是从前手下误伤亏欠过的人,现在又是共同办事,而刚刚又做了人家哥哥,关心关心不是很正常么。

  影和青山如果在,而且知道秦夕衡的想法的话,一定会把着秦夕衡的肩膀晃晃他....主子,你清醒一点啊。

  “嗯,等会儿再说。为什么哭?”秦夕衡家里只有他一个,堂表姐妹倒是有几个,只是一个像他家老祖宗,威严...一个沉迷书无法自拔。他长这么大了,没见过小姑娘哭,也不知道小姑娘的心思,只能直接问了。

  “没什么。咱还是说李崇安的事儿吧。”沈慕晚真不想提,家里人之间的矛盾,说给外人听就难听了。

  “不想与我说么?”秦夕衡也突然想到,他们之间好像没亲密到可以互相诉说的地步,是他越界了。只是怎么会有些不舒服呢。

  沈慕晚看到眼前的少年突然低头,长睫毛扑闪扑闪的,说完话的双唇紧紧的抿着,一副委屈的可怜巴巴的样子。

  呸,他秦夕衡怎么也看不出来可怜巴巴的样子啊,一定是自己脑补过度了。

  沈慕晚使劲闭了下眼睛又睁开,秦夕衡沉默的转过头,连李崇安的事情都不继续往下说了。

  沈慕晚....艹,犯规了啊。

  “只是和家里有些争吵。”沈慕晚开口道.....完了,我控几不住我寄几的嘴啊。

  秦夕衡突然抬头,漆黑的眸子关心的看向沈慕晚。

  沈慕晚闪避开继续道“我住在锦绣楼的事情,母亲觉得是我把二表姐带坏了。觉得有些委屈,便回去大哭了一场,眼睛便肿了。”

  说出来倒是轻松多了,她也相信秦夕衡不是个会传闲话的人。而且感觉吐槽完之后,她和秦夕衡之间的关系更近了。

  秦夕衡眼睛快速的眨了眨“对不起。”

  “嗯?”

  “是我派的人没有说明白。”

  沈慕晚摇摇头“与你无关。是你帮了我,我该感谢你才是。”

  秦夕衡不太会安慰人,僵硬的道“你不要难过了,你才不会带坏人。”你是个再好不过的人。秦夕衡心里补充道。虽然他们并没有认识太久,但接触过的点点滴滴,都能感觉到沈慕晚是个心里被阳光照耀着的人。

  沈慕晚听着秦夕衡生硬的安慰,反倒是被逗笑了。说安慰人的话的这一刻,秦夕衡特别像个孩子,属于他这个年龄的样子的孩子。

举报

作者感言

子宁嗣音

子宁嗣音

晚晚:这谁顶得住啊。

2020-01-18 10:2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