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袖言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身世

袖言长 子宁嗣音 2075 2020.02.08 02:03

  沈慕晚再次接到秦夕衡的消息是六天后了。虽然并不知道秦夕衡花了多大的功夫得到现在的答案,不过光看这结果一定不轻松就对了。

  秦夕衡还真的去查了当年执行原吏部尚书儿子死刑的刽子手,那人竟然还神奇的记得很清楚。

  刽子手说是那小孩儿年龄不大,所以让他记忆深刻,在狱里大概是受过很多罪,丝毫看不出来能是官家的小孩儿了。当年也是看在吏部尚书主动大义灭亲上面,是让他亲自收的尸。

  这话让秦夕衡觉得蹊跷,毕竟当初的事情从发生到结果时间并不长,而且作为吏部尚书的儿子,还是个孩子,在狱中怎么会受到过分的刑讯呢。于是他更加仔细去查原吏部尚书的所有动向了。

  除了贾家案子中牵涉到的卖官鬻爵的人家,原吏部尚书的交际很简单,其中一个让秦夕衡注意到的,是一个被原吏部尚书立了碑的女人。

  虽然他现在已经死了,但是还是有人在给这个女人上坟。已经无从知晓这个女人的年龄,但是却可以知晓这个女人的姓名,在碑上刻着——谢故芫。

  秦夕衡让人在谢故芫的坟前一直看守着,终于在第四天发现了来上坟的人。询问之后得知是原吏部尚书的家仆的子嗣,这个事情本是他父亲的责任,他父亲死后便落到了他头上,他并不知道有什么需要保密的,便将自己知道的全盘托出了。

  “当年小少爷被处决之后两年,老爷从外面接了一个长得很像小少爷的小男孩回来,并没有带回府里,而是交给我父亲带到庄园生活。所有人也都觉得是老爷移情自己的儿子到这个养子身上了。他并不时常来看他,但是每次来都会带很多新鲜的东西。小少爷便在庄园长大,后来便遇到了夫人。夫人好像是和别人一起去京都,但是却和友人走散了,遇到了少爷,再后来,他们就在一起了。我们都以为老爷会大发雷霆,但是老爷并没有生气,还将想来接走夫人的人都给打发走了。少爷和夫人一直生活在庄园里,京城么,夫人想是去过的,少爷没有。两人算是成亲了吧,很简单的拜了堂,不过那天老爷没来。再后来夫人有孕了,那真是天大的喜事儿,生了个小小少爷,很是乖巧可爱。可是夫人在第二年便患病走了。转过年少爷也因为失去夫人,悲痛过度生病走了。再后来就有人将小小少爷接走了,不,不是老爷,我不知晓,总之父亲将小小少爷交给他们了,十几年前的事情了。”

  “为什么只有夫人的碑,我也不知晓。”

  沈慕晚看完秦夕衡的来信,终于将事情弄得明白了。谢家为什么会允许杜明在谢家族学读书的理由也充分起来了。也能够确定,杜明便是原吏部尚书的子嗣了。至于为什么只有谢故芫的碑,大概是合葬吧,毕竟那人的碑要落款何人姓名呢。

  沈慕晚叫人给秦夕衡传话要不要再去探一探杜明。

  秦夕衡倒是给了否定的答案。说一口气大概能够把事情查清楚了再去见他会比较好。

  沈慕晚本来见杜明的意愿就没有多强烈,自然不会反驳秦夕衡的意见。

  那现在剩下的问题便是齐大人为什么会针对杜明了。从杜明两年前错过春闱一事便能够得知,这应该不算是齐大人第一次出手了。他为何要为难杜明,或者说为什么要为难原吏部尚书的子嗣呢。杜明手中有齐大人的把柄么,但如果有的话,为什么不拿出来保命呢。另外,她也想知道些贾家案子的涉及。沈慕晚将问题写成信给秦夕衡送去。因为贾家的案子的缘故她现在还没办法去刑部当值,秦夕衡最近也忙的没有时间来与她面对面说,两人便只能通过信件交流了。

  秦夕衡对于齐大人的事情也还没有结果,没什么详细说的,更多的写了些沈慕晚想知道的贾家案子的事情,但是写的比较简约,并没有实际情况那么惨烈。他不想沈慕晚见到那么多的黑暗。

  皇帝大发雷霆,将当年涉及的人全部重新再查,只要确认的一律罢官下狱,无论现在是什么职位。

  现在的刑部大狱宛如地狱,每天的刑罚都不断,血将地染得没有干的时候,尖叫声嘶吼声不断在耳边响起。而当年的事情到今天十多年了,大部分的人都人到中年,秦夕衡回忆起那些半老沧桑的面庞,不知作何感想,说活该么,还是报应?不过这样一来,官场上是不是就被肃清了,秦夕衡不确定。

  他随着二叔刑部尚书也去狱中见过审讯几个大臣,他们并不认为自己错了,只觉得自己时运不济,还顺便咒骂这件事情怎么会被翻出来。

  秦夕衡站在一旁冷漠的看着这一幕幕,一张张嘴脸觉得有些恶心。

  沈慕晚不知道秦夕衡那边的心路历程如何,但是却了解这件事情对于京城的政局会是一次很大的变革。不过其实也到了换血的时候。毕竟那时候起来的人如今都已经半截入土了。这件事情翻起来之后,这几年科考的年轻人将有很大的升迁机会了。只是新入仕途还没有扶持帮助的人经验历练还不够,不知道能不能承受的起责任来。

  沈慕晚拄着下巴想了想,但总算是清理了一些朝廷中隐藏在暗处的伪君子,也算是好事儿吧。

  “齐大人啊。”沈慕晚不想恶意的揣测这位名声威望很高的大人。“会不会就真的只是不想杜明进京或者走上仕途与他父亲犯同样的错呢。”毕竟哪怕这次的舞弊案,也不会要了杜明的命。

  “小姐又在嘀咕什么呢?”豆子发现每次主子看秦世子的信之后都会奇奇怪怪的。

  “胡言乱语罢了。”沈慕晚敷衍道,但还是将自己的想法写了下来给秦夕衡传去。

  豆子这几日都习惯了为小姐和秦世子做信使的任务,而且也算不止她一个,秦世子那头的小厮青山每天也是忙着跑来跑去的。每日能看到青山倒让豆子很是开心,也许是有人和自己做同样事情的乐子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