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袖言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梳子

袖言长 子宁嗣音 2043 2020.01.27 03:01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沈慕晚手一抖,恒安县主的头发很顺,梳子没有卡住,掉落在了地上,摔成了两半。

  沈慕晚也看向恒安县主。只见恒安县主嘴角缓缓有血流出,眼睛也闭上了。

  沈慕晚....卧槽,这是什么搞法??同归于尽??

  柳伯爷和伯爷夫人见到女儿这个模样,心中大骇,而目光也就直直的瞪向了刚刚离恒安县主最近的沈慕晚。

  柳伯爷还算理智,柳夫人却已经是冲上前将沈慕晚推开。

  还好周婉婉就在离得不远的地方,飞身过去扶住了沈慕晚,使得沈慕晚没摔下台子。

  “你无事吧?”周婉婉赶紧上下打量沈慕晚。

  沈慕晚拍拍周婉婉的手表示安慰。“我没事。刚刚发生了什么?”

  对于她来说是一瞬间的事儿,她只梳了一下头,下面便发出了惊叫,她在恒安身后,不知道那一刻的情况。

  “就你梳头的时候,突然恒安嘴角开始出血。什么都没发生啊。”周婉婉也是懵的,她一心在沈慕晚身上,现在出事儿的却是恒安县主。“怎么办?”

  虽然周婉婉比沈慕晚年纪大,但是拿主意却还需要沈慕晚。

  “你对我乖乖做了什么啊。”柳夫人被人拦着,却还是不断的嘶吼扑抓向沈慕晚。

  柳伯爷赶紧叫人叫了大夫,也不敢挪动恒安,旁边人赶紧搬来了好几个垫子将人放平。

  “我的乖乖啊,好心的将你叫来做赞者赔礼道歉,你却是这么恶毒的心啊。”柳夫人完全展示了一个母亲见到孩子受伤的完美表现。

  沈慕晚想,这事情是恒安一个人计划的?柳伯爷的样子也不像事先知道。

  柳伯爷放好了恒安县主,让人稳定住柳夫人,对着沈慕晚道“郡主,臣唐突了。”

  周婉婉挡在沈慕晚面前,“伯爷想要做什么!”

  “臣只想要小女平安,要个清楚明白。还望郡主配合。”

  沈慕晚轻轻拉开周婉婉。

  “配合,自然是要配合的。只是伯爷想要什么样的配合?是刑讯逼供?还是严刑拷打?”

  “臣不敢。”

  “是不敢,不是不想啊。”沈慕晚顿了一顿“柳伯爷,我宜乐对天发誓这件事情与我无关,当赞者是我来时候您女儿主动邀请我的,我拒绝了,周围人也有很多人见到。是您女儿缠着我不放,我才会应承下来这件事情,所以我根本没有准备伤害她的时间,这是其一。其二,我不觉得伤害了您女儿,对我有什么利益。其三,大庭广众之下,就在我接触恒安县主这一刻她出事儿,那我是不是太蠢了。其他的问题我也没什么好回答的,该配合的我就配合到这里了。伯爷自便吧。”

  柳伯爷对于沈慕晚的名号是有些深刻的,尤其是女儿经常与他说沈慕晚的糟糕表现,他潜意识里对沈慕晚的印象就不好。可是刚刚沈慕晚这番说辞,确实是有道理的。

  “你一碰我家乖女,我家乖女的吐血了。不是你还有谁!”柳夫人在一旁不消停的道。“仗着自己郡主的身份,就能够草菅人命了吗!”

  沈慕晚揉揉脑袋,觉得好吵。“喊个屁,该去报刑部报刑部,该去报大理寺报大理寺吧。”

  众人有那么一瞬间的安静,不知道是被郡主大人的粗话之言所惊讶还是就这么决定报了官所惊讶。

  沈慕晚虽然说是不愿意配合了,但到底没有离开。别人也不敢拿她如何,还得好吃好喝的伺候着。

  柳夫人早在刚才又要扑过来打沈慕晚的时候,差点被周婉婉踢出去,被扶回房间关起来了。

  沈慕晚看向躺在垫子上嘴角还在不停渗血的恒安县主,多大仇多大怨啊...

  不一会儿大夫先被带到了。只是个在外面抓的大夫。虽然柳伯爷家是武将之家,但却没有养府医。

  大夫胡子飘飘,柳伯爷的心也跟着飘。

  “如何了?为何一直在吐血?”柳伯爷见大夫不说话,急切的不行。

  大夫又把脉,又掀开眼皮看看的,仍是一言不发。

  “大夫?”柳伯爷此时斗恨不得把这个大夫打出话来。

  “没有外伤,也没有中毒的迹象,奇怪啊奇怪。”大夫缓缓道。“除了一直在吐血也没有其他的症状。”

  “那现在能不让我女儿吐血了吗?”柳伯爷可不管奇怪不奇怪,现在最重要的是保住他的心肝儿。

  “这...”那大夫犹豫了一下“不知道原因,所以也没有办法止血。”

  柳伯爷听到话身体力量一卸,堂堂伯爷竟然差点当场倒下。还好旁边的官家及时扶住了。“可还有办法?”

  “伯爷请太医吧。”太医都是这世间最优秀的人,也许会看出什么。

  柳伯爷听言,立马就要冲出去驾马冲向宫城要太医。被沈慕晚叫人拦下来。

  “已经派人去请了。伯爷等着吧。”沈慕晚语气并不好,但却是让柳伯爷松了口气。

  宫里太医还没出来,刑部的人已经到了。

  秦夕衡毕竟不是刑部的正式人员,并不在列,刑部尚书大人自然也没来。来的是刑部侍郎,也是沈慕晚经常能遇到打招呼的一位。

  不过这位刑部侍郎见到了沈慕晚后,尤其知道这件事情还和沈慕晚扯上了关系之后,就后悔自己主动要求跑这么一趟了。

  向来刑部新接的案子都是让人抢着去的,毕竟谁都不太愿意一直待在阴森的刑部。这回他抢到来可是乐坏了。

  但他们接到消息是说柳伯爷家的恒安县主受伤,并没有人提及这里头还有宜乐郡主的事儿啊。

  刑部人办案毕竟是老手了,首先将人员都调查了一遍,也检查了梳子和簪子。

  梳子无毒自然还是无毒的。却有个眼见的,在碎掉成两半的梳子中发现了字迹。

  “便是宜乐郡主用梳子的时候,恒安县主吐血了?”刑部侍郎问道。

  “正是。”柳伯爷恨不得抢来那个梳子看看写了什么。不过就算他看了也看不清,那字刻的太小了,若不是刑部真的有能人善于此道,估计也会忽视过去了。

  “那字是什么?”刑部侍郎也好奇问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