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袖言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鬼故事

袖言长 子宁嗣音 2087 2020.02.14 20:03

  “小姑娘字不错啊。”

  沈慕晚赶紧往一边躲了躲,不悦的道“说话归说话,靠这么近做什么。”

  说完话才转头看旁边的人,是个十七八岁的青年,长的....很娘。打扮的也很...符合他的长相。

  “小姑娘害羞了么。”青年不客气的就随意得坐在了沈慕晚垫子旁,距离沈慕晚很近,使得沈慕晚又往旁边移了移,还忌惮的看着他。这怪人是谁???

  “你,有事儿?”

  “没事啊,这么可爱的人小姑娘我还是头一次见,不是本地人吧?”

  沈慕晚听着这夸人的话怎么那么不舒服,但还是礼貌的道,“如果没事的话就请离开吧。”

  “还真是冷淡呢。不过这一路你估计甩不掉我了。”青年男子用手摆弄着自己的头发道。

  “嗯?”什么叫这一路,什么叫甩不掉?单个字她都听的明白,但连起来怎么就不理解呢。“什么这一路?”

  青年男子又想靠近沈慕晚说话,被沈慕晚推了回去“别靠那么近。”

  “你不是要去医谷,巧了,我也是。”

  沈慕晚目光突然变得尖锐,冷漠的看向这人,左手也按到了右手的手镯上。那是随身携带的暗器。“你怎么知道我要去哪里?”她的出行全部都是保密的。

  “我们有缘是不是?”青年男子还打算皮一皮,眼睛瞥到沈慕晚将手镯打开了便立马收起了玩闹的表情,赶紧摆摆手“我说笑呢,千万别按啊。”虽然不知道沈慕晚手镯是什么暗器,但是他是知道她的身份的,所以她带的暗器杀伤性就不用提了。“我是莫什。”

  沈慕晚思索了一下,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但怎么想不起来呢。

  那青年男子见沈慕晚迷茫的表情反应倒是强烈“沈慕晨没跟你提过我?”

  说到阿姐,沈慕晚突然想起这个名字了,阿姐是和她提过。

  沈慕晚突然看莫什的表情变得很是...同情和怜悯。

  沈慕晚隐约想起霸王花阿姐对于这个人的评价,嘴贱但是人怂,很好欺负。

  嘴贱人怂这两点已经证实了,那么好欺负嘛,嘿嘿嘿。

  “你不是医谷的人,怎么会在这里?”知道是自己人之后,沈慕晚便放松了下来。

  “我本来在离这儿不远的青禾办事情,正要回医谷,沈慕晨传信给我说她妹妹要来医谷,让我一路一起回去,顺便照顾你。我便来淳城等你了。不过昨天..”莫什有点不好意思的道,“我喝多了,幸好你没走啊。”

  “可是...我原来不应该路过淳城的啊。”沈慕晚改变行程是临时的事情啊。

  莫什突然骄傲起来,说道“我们医谷自然有自己消息来源,当然也免不了你身边的人传信给沈慕晨,然后她又告诉我的。”

  沈慕晚...所以你在骄傲什么啊..明明就是我阿姐告诉你的嘛。

  沈慕晚突然很坏心的说道“你喝多了差点错过我的事情,我会如实告知给阿姐的。”沈慕晚十分着重得在如实二字上咬字。

  莫什突然一慌,急忙求饶道,“别啊,沈慕晨一定会生我气的。”

  “你担心阿姐生气?”沈慕晚觉得好像看透了些什么。

  莫什嘿嘿一笑“我心怡你阿姐。”

  沈慕晚又上下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面前的青年,恕她直言,估计不太可能。不过这是阿姐和他之间的事情,她自然不会多嘴。“那你加油啊呵呵。不过让我封口,总得有什么好处吧。”

  莫什捂住钱袋“我可没钱啊,我剩这些还得给沈慕晨买礼物呢。”

  沈慕晚....呵呵,没在一起撒个屁的狗粮。

  “谁要你的钱,不过这一路我说什么你就得听什么。”沈慕晚倒是没打算为难莫什,就是想起阿姐的话,想欺负欺负这人。

  莫什松了口气,不要他的钱就好,至于听话,他在医谷就一直听沈慕晨的话,出来之后听她妹妹的,似乎没什么问题。

  沈慕晚进酒楼的时候是一个人,出来的时候却变成了两个。豆子只是奇怪,殊字却是把手按在了剑柄上。

  “这是莫什,医谷的人,之后会和我们一路。”沈慕晚介绍到。

  豆子好奇的打量着莫什,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除了大小姐以外医谷的人,因为大小姐她从小就见到,所以就算大小姐去了医谷学医,她的感觉也不太强烈。但是眼前这个人就不一样了,医谷简直是传说中的存在,他们并不神秘,却很传奇。豆子实在是想看出医谷的人和其他的人有什么不同,不过看来看去只能看出,眼前这个人可真不像一个大夫啊....

  殊字听到是医谷的人,手才放下。但还是有些警惕。

  听莫什说今天晚上正好十五,淳城会有夜市,沈慕晚便张罗着吃完饭等到晚上逛夜市。

  晚上的时候倒是没有买什么也没吃什么,就到处逛了逛,看到有人放河灯去凑了凑热闹,回去的时候沈慕晚还精神着,莫什提出来讲鬼故事,沈慕晚虽然害怕,但还想听,便同意了。

  听的时候一时爽,听完之后...沈慕晚怂的晚上睡不着。尤其是感觉床底十分危险。沈慕晚实在无奈去敲了豆子的门,结果弄错了左右,敲了殊字的门。

  开门后,殊字和沈慕晚都穿着里衣大眼瞪小眼。

  然后只听砰的一声,沈慕晚还是第一次体会到被关在门外的感受呢。

  刚刚害怕的那股劲儿倒是消失了。沈慕晚正往回走,殊字的门又开了,只见殊字已经板板正正的穿好了衣服。

  沈慕晚只能感叹一句牛逼,这穿衣服的速度真是令人惊叹啊。

  殊字垂着眼睛不看沈慕晚问道“主子找属下何事?”

  “啊”沈慕晚挠挠头“我,那个,莫什讲鬼故事,我,有点害怕了。本来想找豆子的,结果走反了。你接着睡吧。”

  “那属下值夜吧”殊字道。

  沈慕晚摆摆手“不用麻烦了,主要是...我是害怕床下...我去找豆子,不好意思了啊。”

  殊字也不知道说什么了,毕竟他值夜只能在屋外。

  沈慕晚赶紧快走几步去到豆子门前敲豆子的门,把豆子叫醒过去和她一起睡才算了了。但并不知晓,虽然她拒绝了,但殊字还是在沈慕晚门外值了整整一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