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袖言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医谷谷主

袖言长 子宁嗣音 2180 2020.02.17 21:35

  一路上听着沈慕晨介绍医谷的事情,虽然每次沈慕晨回家的时候都会被沈慕晚磨着说一些,但没这么详细,也没这么设身处地。沈慕晚听的很起劲,尤其是说道医谷的人,都很有意思。

  两人正走着,忽然有个青年跑过来跟沈慕晨说了什么。

  “阿姐得去前面帮个忙,你自己在这附近转转,要是累了就回去休息,别走丢了。”沈慕晨回头交代道。

  沈慕晚知道大概是有患者了,点头让沈慕晨安心道“我这么大人了,怎么会丢。”

  看着沈慕晨匆匆离去的背影,好半会儿才回过神来。

  这是沈慕晚第一次见到阿姐正经起来的样子。很漂亮呀。

  沈慕晚也不着急回去,远远地看见后面好像有个湖,便想去看看。走近了发现湖旁边的草地上正睡着一个年轻男子。

  沈慕晚怕打扰了人家,赶紧转身要离开,不过那人仿佛察觉到了,睁开眼睛起身叫住了正要离开的沈慕晚。

  “谁?”语气中还有些怒气。

  阮戚麟本来就睡眠浅,这儿是他唯一能睡着的地方,被人吵醒起床气还贼重。

  沈慕晚回身,不好意思的道“我不知道这里有人。”

  “回答我的问题。”

  “哦哦,我叫沈慕晚,是沈慕晨的妹妹。”沈慕晚猜测,这人既然是医谷的,应该认识阿姐吧。不认识就很尴尬了。

  “哦。”阮戚麟想了想,似乎听沈慕晨提到过她妹妹要来的事儿。“你和沈慕晨可真不像啊。”

  沈慕晚不想和陌生人讨论这个问题。“那您继续睡,我先离开?”

  阮戚麟这被吵醒了,一时半会儿就睡不着,更不会放过吵醒了自己的人。“过来。”

  沈慕晚倒不觉得医谷会有坏人,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做什么?我告诉了你我是谁,你还没说你是谁。”

  阮戚麟看着她这个样子笑出了声,刚刚还是打扰了人不好意思的模样,转眼就厉害起来了。不愧是世家养出来的小姐么。

  “阮戚麟。”阮戚麟自认为报上名字别人就一定知道他是谁,便没多解释。

  沈慕晚没在阿姐和莫什口中听过这个名字,无从估量这个人是谁。不过他坦然的说了名字,而且这人看起来也不像坏人。“叫我过去做什么。”

  “你扰了我的清梦,你还有理了。让你过来就过来。”

  沈慕晚毕竟是理亏的,没办法靠近了些,但还是保持着距离,她生怕这人给她按进湖里....

  阮戚麟突然拿出一个小瓶丢给沈慕晚“接着。”

  沈慕晚下意识的接了过来。

  “吃掉。”

  沈慕晚晃了晃小瓶,里面应该是一粒药丸,她突然惊恐得看着阮戚麟...她不就是不小心弄醒他了么,这是要毒死她?

  “我死在医谷会很麻烦的。”

  阮戚麟不知道这孩子脑补了些什么,他刚刚醒来的时候是很生气,不过一会儿气就过去了,他是看在沈慕晨的份上,看这小姑娘身体虚,给了一刻上好的补药,没想到被误认成了毒药。这倒是激起了他的玩闹心思。

  “你知不知道有种东西叫做化尸水,这儿只有我们两个人,你死在这儿都不会有人知道。”阮戚麟故意装出可怕的样子。

  沈慕晚从刚刚接到瓶子的惊吓中回过神来,就能想到这根本不可能是毒药,就算是毒药自己不吃不就完了,听完阮戚麟的话嘴角抽搐,用看傻子的目光看着阮戚麟“你...怕不是个傻子吧。”

  阮戚麟....你是头一个敢跟我这么说话的人,很好,你成功的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沈慕晚将小瓶子扔回去,转身就要走。刚刚的打扰人的愧疚之情已经完全消失了呢。

  接下来的日子,她跟过几次沈慕晨去给病人看病,但有一次沈慕晨给一个病人剜腐肉,她看了一眼就冲了出去....自此对于阿姐的敬佩之情更提升了一个高度。

  等到接到秦夕衡的回信的时候,她已经很适应医谷的生活了。虽然没有京城那么方便,但胜在自在。而且医谷的人都很有趣,尤其在住的地方,还有乱窜在一起偷偷打牌的,特别像高中的宿舍的感觉。

  沈慕晚看完了信,对于秦夕衡没有不信的。自然对于基金的事儿就不操心了。而看到最后秦夕衡说到自己的地方...果然是秦夕衡的风格啊,十分简约呢。本想着他是不是也能问问自己怎么样了,然后自己就能给他回信,一来二去的这不就能一直保持联系了么,可这个人呢,呵,钢铁直男。

  秦夕衡自然是不知道沈慕晚的小心思的。不过就算知道了,他估计...还是会这么回复。

  最近斯之又在不断提醒他钥匙的事情了。他头疼的厉害。琳琅公主包括沈府的防卫有多森严,他十分清楚,他之前一直推脱着有办法...其实还真没什么法子。要是之前,他可能会去主动接触沈家两位少爷,然后从那边下手。可是认识了沈慕晚...他想到要这么做的话,心里总觉得愧对沈慕晚。可他又不能不解决这件事情。

  难得的有了纠结的烦心事,秦夕衡去了母亲的牌位前,心里把这件事儿说给了母亲听。

  “母亲,再给儿子一段时间可以吗?”给他再多一点时间,他一定会想出两全其美的办法。

  秦国公今天从管家那里得知秦夕衡去见了秦夫人很讶然。知道他想必是有什么为难之处了,不过却不与他这个做父亲的说,秦国公叹了口气,也去见了秦夫人,像个孩子一个和秦夫人抱怨这件事儿。

  沈慕晚再次见到阮戚麟是几天以后了。沈慕晨一直张罗着要带她去见谷主,沈慕晚也觉得她来了应该拜访一下谷主。可这几天不是沈慕晨忙着救治病人,就是谷主有事儿,一直没有合适的时间。今天终于有了个机会。

  沈慕晚还有点紧张,她觉得自己要见的毕竟是武林中受人敬仰的人物,一定要表现的很尊重才是。

  沈慕晨倒是一直要她不用紧张“虽然说谷主有些不太好相处,但是不会故意为难人的。”

  沈慕晚点头,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

  两人进到谷主内院的时候,谷主正背对着他们将外衫披上。

  沈慕晚看着这个背影...觉得好年轻啊,身材也好,医谷谷主可真会保养啊。

  “谷主。”沈慕晨叫道。

  阮戚麟早就知道沈慕晨会带着她妹妹来拜访,转过身来打趣的看向沈慕晚。

  沈慕晚见到那张脸,惊讶的嘴都张开了“你是谷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