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袖言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寿礼

袖言长 子宁嗣音 2061 2020.01.08 11:22

  沈慕晚哼哼唧唧的躺在床上,她身体是真的不是那么好,这次又大伤元气,一个月能下床都是谢天谢地了

  各处关照她的人参药材哗哗的往沈府进。

  皇帝被自家妹子哭得回手扔出来了一个太医院院使。

  整个院子一晚上人的乌泱泱的,不知道的估计以为沈慕晚要死了。

  “阿兄,我没什么大事儿了,血止住了休息就好了。你带父亲母亲回去吧。”如果二兄在家的话这种事情一定交给面对这种场面最冷静的二兄的。沈亦怀刚刚还在和丫鬟一起忙活这儿忙活那儿的,她都担心她连沈亦怀都劝不走。

  “难过不要忍着。”沈亦怀一想到沈慕晚衣裳都被血染透,被人送回来的模样,就感觉喘不上来气。

  “阿兄知道我的,委屈不着自己,这会儿真的没事儿了,父亲母亲在这里我也没法安心休息。要是母亲不放心的话让庆姑姑留下来就好了。”

  “好。”

  “这件事儿没传出去吧?”沈慕晚问道。“要是让阿姐知道可糟了。”

  “你等下乖乖喝药,不要操心这些事儿。我送父亲母亲回去再来看你。”沈亦怀知道这事儿就算他们想瞒也瞒不下,圣上那边儿还得揪着这事儿清理清理京城呢,在大昭寺都敢伤害皇亲,真以为皇亲是大白菜呢啊。

  沈府毕竟是尚书府,又是公主下嫁的尚书府,哪怕影的功夫再高也不敢靠的过近,看到的便是忙上忙下的丫鬟,愁眉苦脸的太医,尚书长子搀扶着眼中含泪的琳琅公主和一脸阴郁的尚书大人。

  秦夕衡知道了之后,理性上告诉他,他不应该去关心宜乐郡主,他们本就不熟识,贸然关心反倒有怀疑。但确实是心下有些愧疚。

  时隔多年,他竟然被这么一件小事儿给难到了。

  “三日后便是安亲王寿辰。宜乐郡主若是出席了便无事了。”青山是秦夕衡七岁之后到他身边伺候的,自从他来了之后,秦世子便是一个不需要别人操心而且颇有心计的孩子了,如今看到秦夕衡这样的样子真是少见。

  秦夕衡没有说话,他想起拎起沈慕晚那轻飘飘的重量,不觉得她三日后能下床。

  沈慕晚修养的第二日下午,便知道了刺客被捉拿的消息。

  “死了?大理寺还能让犯人自杀?”沈慕晚开始怀疑大理寺的办事能力了。

  “那贼人被抓之前便服了毒,只承认了刺杀郡主一事,原因并未言明,还没等用刑便死了。”大理寺派来的人道。

  “确定是他刺杀的我?”

  “时间,手段,行迹上都能对的上,是他无疑。”

  “人叫什么?”

  “断指,是个江湖草莽。现在大理寺在查他之前接触过的人。”

  沈慕晚示意豆子送人,思索着哪里有不对的地方。

  她其实不是个脑子很灵光的人,充其量有些小聪明。像面对五皇子的事情,是因为她了解,了解皇帝舅舅,皇后舅母,了解五皇子。但面对自己完全不熟悉的事情,她就会陷入一团乱麻。

  江湖人士,被买凶来杀她也不是不可能,毕竟她无意间得罪过谁这也没准儿的事儿。但是如果是买凶的话,那刺杀的人应该是为了钱啊,不可能自杀。而且当时有大好的机会抹了她的脖子,但是刺杀者并没有这么做。

  “啊,嘶。”沈慕晚想着便忘了还有伤的事儿,正要翻身。

  “小姐别动啊。”豆子吓了一大跳,赶紧把沈慕晚按下了。

  思路被打断,虽然她也没什么思路。只好等大理寺那边还能不能查到新的线索了。如若没有,她这刀算是白挨了,想要谋害她的人还隐藏在背后,真是哪有千日防贼的。

  安亲王生辰宴。

  沈慕晚是真的没法下床走路,昨日安亲王和安亲王妃也过来了一趟安抚她,让她安心养伤。

  沈慕晚便将屏风交给了沈亦怀代送。至于那个平安符,并没有镶上去。一是沾了血不吉利,二是如若见到那个平安符,二老便会想到她受伤的事情,徒增难过,没什么必要。

  毕竟是外祖的生辰宴,沈亦怀虽然担忧着沈慕晚,却没办法陪在她身边。姜时珏知道沈亦怀心里有事儿,便让他安心坐着,自己拽着安亲王世子妃家那边儿的表亲去迎客了。

  “沈公子。”

  沈亦怀顺着声音侧头看去,是秦夕衡。

  “是秦世子啊。”沈亦怀和秦夕衡并不熟悉,两人年纪差了四岁,读书时并没有一起过。偶尔见过的几次也是通过何诚安。何诚安是秦夕衡小舅舅之子。

  他虽然见过秦夕衡的次数不多,但是在何诚安的口中却是经常听到。是以他对秦夕衡的观感不是很好,并不是说何诚安说了什么坏话。何诚安习文习武却不习人事,从何诚安口中说出的话基本上都是事实复述。正是因为这些事实复述,才让他觉得秦夕衡这个人做事好像过于狠辣,没有人情味儿。让他觉得很危险。

  而此时他并不明白秦夕衡为何与他搭话。

  “今日何诚安临时有事,托我来与沈公子知会一声。”秦夕衡说完自然的坐在了旁边。

  沈亦怀点点头。

  而城外被秦夕衡骗去锄强扶弱的何诚安???

  “这是?”秦夕衡指向沈亦怀身边的屏风。

  “是家妹绣给外祖的寿辰礼。”

  秦夕衡猜到了但是却不愿意承认,因为这绣工实在是...难以夸赞。没成想这宜乐郡主的绣工这么差劲。不过绣完这个屏风想必花费了不少的心思。又思及宜乐郡主是为了给安亲王求平安符而被他手下捅伤,秦夕衡竟然看这个屏风觉得好看了。

  “此前听闻宜乐郡主大昭寺遇刺,不知如何了?”

  沈亦怀叹了一口气,见秦夕衡只是替何诚安传个话之后与自己闲聊,便没想那么多的抱怨出口了“晚晚自小身子骨便比不得其他人,如今这还下不了地,养回来不知还要多久。”

  沈亦怀看着秦夕衡皱眉,想到自己没有和秦夕衡那么熟悉“是我失言了。”

  秦夕衡摇摇头,想着若是宜乐郡主身体就此一直不好的话,他是不是应该负责?

举报

作者感言

子宁嗣音

子宁嗣音

大舅子“晚晚自小身子骨便比不得其他人,如今这还下不了地,养回来不知还要多久。”   夕夕:啪的一下捂住嘴不要哭出声

2020-01-08 11:2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