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袖言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皇帝舅舅

袖言长 子宁嗣音 2009 2020.01.31 02:57

  两人到宫里的时候正值圣人回到御书房,直接接见了两人。

  果然如郗沉所料,对于郗沉的整个事件的描述,皇帝并不怎么上心。圣人只有涉及到沈慕晚的时候才会有一些眉眼的变化。

  “宜乐觉得身体如何?”圣人问道。

  沈慕晚自然是笑嘻嘻的拍着胸脯保证,活蹦乱跳一点问题都没有。

  “以后做事情加些小心,不想做赞者便不做,还有人敢逼你不成!”圣人苦口婆心的道,完全看不出来是一国之主,反倒像一个溺爱孩子的老父亲。

  就算是礼部尚书老父亲,沈慕晚觉得他都不会说出这么不讲道理的话。顶多劝她做事多动些脑子。

  “知道啦,有皇帝舅舅撑腰,我怕什么呢。”沈慕晚狐假虎威的道。她知道在皇帝面前向来不用装的有多成熟,懂事儿就行。

  “既然事情涉及到了宜乐,那人无意倒罢了,若是有意为难宜乐,舅舅定惩不饶。”皇帝将一个不讲道理的宠爱子侄的形象表现得活灵活现。

  沈慕晚和郗沉也都能看出皇帝这话中的真,沈慕晚是高兴加上感激。郗沉却想的会更多一些。

  两人离开了皇宫,在宫门口分道扬镳。郗沉还有幕后黑手需要找出来,沈慕晚自然是...回家报平安。

  沈慕晚...本来昨晚就能回家的,大佬拉着我喝酒害我,回家会不会被公主娘亲骂呀。

  不过沈慕晚回到家里的时候,家里的情况还真的算...比较平静。

  琳琅公主见到沈慕晚完好无损的回来,终归是松下了口气。

  琳琅公主知道关于巫蛊之术的并不多,但是听到的流言却是危言耸听的厉害。尤其昨日听到这一堆的消息,还知道了沈慕晚被国师府接过去救治了,一股急火恨不得没昏过去。还好当时礼部尚书大人一直在旁边安慰,说了国师府的郗沉大人有多么多么厉害,一定不会让沈慕晚出事儿的,可这一宿琳琅公主也没睡好。

  “早知道便不让你去了。”琳琅公主也一直记怀着,沈慕晚本来不想参加那个什么县主的及笄礼,是她逼着她去的。

  “这不是谁都想不到的事情么。况且我也没受什么伤,不过是被牵扯进去了一些而已。”沈慕晚赶紧过去挽住琳琅公主撒娇道。“而且我刚刚进宫见了舅舅,舅舅会为我主持公道呢。”

  “嗯,多亏你舅舅护着你。”琳琅公主戳了戳沈慕晚的小脑袋“不过圣人兄长便是太宠着你了,才让你无法无天的。不过你也长长记性,下次遇到这种事情,不想就不做,既然有圣人兄长护着你,有谁敢难为你呢。”

  沈慕晚见母亲这幅毫无理由的护犊子的模样,心里暖的不行,笑嘻嘻的道“对了,我见到了马老夫人,马老夫人可真是个慈祥的人。”

  琳琅公主见到沈慕晚无事,也知道此事就这么过去了,心里的石头便也放下了。被提及到马老夫人转移了注意力。

  “马老夫人说有空便会下帖子邀请娘亲去品茶。”沈慕晚装乖道。

  “这,这么容易的吗?”琳琅公主不可置信的看着笑眯眯的沈慕晚。她听好多人提起过,马老夫人好难接触的,所以她才一直迟迟不敢去拜访接触。

  “我觉得马老夫人好像认识娘亲你耶,不过娘亲你不记得了吗?”沈慕晚回想起马老夫人提到小琳琅的样子道。

  琳琅公主努力的想了想,还是摇摇头。

  沈慕晚...行吧,我的傻白甜老娘。父亲大人真是其心可诛啊,将母亲养成这个样子。

  琳琅公主心也大,索性不再去想这个事情,而是已经开始准备去参加马老夫人的宴请之事了。

  “娘亲?你现在准备是不是太着急了。”沈慕晚惊讶的看着琳琅公主跟庆姑姑吩咐着什么。“马老夫人说有空,没说什么时候啊。”

  这不是八字还没一撇呢么,怎么就开始准备了。

  琳琅公主却不管那个,只说着要准备好,万一临时来了消息准备的不周。

  沈慕晚...行吧。“那你忙吧娘亲?”

  琳琅公主挥挥手,表示沈慕晚可以离开了。

  沈慕晚....卸磨杀驴,哎,我怎么是驴?不管了,先去补一觉再说。

  等到沈慕晚再醒来的时候,一天都已经过去了。

  沈慕晚并没有选择直接翻身起床,而是在床上思考了一下人生,时间,哲学(不是)的问题。

  沈慕晚叫了豆子进来问询家里这两日的情况,却听到沈亦怀两日没有回家了!

  “大兄,未归家两日?晚上也没回来吗?”沈慕晚不可置信的问道。“母亲父亲有说起过什么吗?”

  沈慕晚问完才发觉豆子怔愣在原地。

  沈慕晚揉了揉额角,她问的太快了,也太多了,豆子只是一个小丫鬟,哪里知道那么多呢,这不是为难人么。

  “大少爷的确是两晚都没有回来了。公主夫人和老爷那边我不知道。”豆子紧张的回答。她家主子很少用她们,而如今有用了她却帮不上忙,心里慌乱的很。

  “嗯,我知道了。”沈慕晚看向豆子“对不起,刚才是我着急了。”

  “小姐怎么能对奴婢道歉,是奴婢帮不上忙。”豆子听到沈慕晚与她道歉,都要落金豆豆了。

  “别哭,你...去给我弄些吃的吧。”沈慕晚将人打发走,越想沈亦怀越觉得不对劲。

  首先,大兄的作息从来都是两点一线,翰林院和家里,偶尔与友人相约也是持礼秉节,不会像齐宣他们去那些花月之地,而是一群人聚集在一起论事探讨学术,而且向来不会过晚。其次,以大兄对于自己的关心程度,别说这外面传出去的消息是沈慕晚也受了伤,就算没受伤的消息传出,只要和沈慕晚有关系,沈亦怀便不会无动于衷,抽出空闲一定会立马飞到沈慕晚面前检查这检查那。

  沈慕晚本以为是大兄当值,晚上回来便会来唠叨她了,但现在这个形式,大兄一定出了什么事情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